半岛博客 > 肥小皂的青红皂白屋 > 日志 > 皂眼天下~极致南极 > 极致南极~总有一款极地生灵会把你萌翻

极致南极~总有一款极地生灵会把你萌翻 发表于 2017-1-16 18:50:10

  • 初夏的南极,对于冰雪中的生命,俨然是一片乐土!

    一边观赏冰雪绵延的静谧峡湾和幽蓝鬼魅的万年冰山,一边享受着四周海鸟、企鹅、海豹和鲸鱼等南极主人翁的陪伴。


    憨态可掬、仪态万千的企鹅,身肥脸萌、慵懒可人的海豹,实际上却是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中面临生存的艰难与危险,正是这种明显存在的危机感,激发着探险者记录它们的生活,以独特视野捕捉一个个的美好瞬间。

    帽带企鹅(Chinstrap)貌如其名,从头顶有一条细线一直延伸到下颚,像是一条帽带。当它们昂首挺胸漫步于海滩之上时,俨然是一名气质冷峻的海军军官!

    此刻正是它们求偶、筑巢、孵蛋及孕育下一代的季节。雌雄企鹅是轮流承担孵蛋任务的,往往夫妻一方去大海觅食,而另一方便安心孵蛋,等待配偶返回替班,所以很难辨认它们的雌雄。据探险队员说,在交配期会比较容易分辨,看企鹅的背部是否比较脏,脏的就是雌性。为什么呢?因为雄企鹅是踩在雌企鹅背上进行交配的,好像,禽类都是如此吧?哈哈

    这个季节,企鹅栖息地每天都在上演温馨动人的爱情故事。若两情相悦只要对唱心灵之歌即可,一唱一和。除了歌声,还有一些滑稽有趣的形体动作,比如相互煽动翅膀,相互鞠躬,或把细长扁平的长嘴一齐指向天空。

    金图企鹅(Gentoo)又名巴布亚企鹅或白眉企鹅,是企鹅家族中体形较大的一种,眼睛上方有一个明显的白斑,细长红色的喙,眼角处还有一个红色三角形,眉清目秀,十分可爱,也俗称“绅士企鹅”。金图企鹅的原意是刷式尾巴,意思是它拖着长尾巴走起路来左边刷一下,右边刷一下,这是它区别于其他企鹅的明显之处。

    眼前,绅士般的金图企鹅,在陡坡上蹒跚上下,往返于大海和山顶岩石间的“家”,有点像鸭子,脚掌轮流着地,依靠尾巴和翅膀维持平衡,像小孩子般晃啊晃地在冰天雪地里笨拙而又努力地行走,在雪地上留下一串可爱的小脚印。



    有的走着走着“吧唧”就摔倒在地,索性用肚皮贴在雪上匍匐前进,然后再爬起来继续前行,让人忍俊不住;有的则步伐沉稳,颇有威仪;还有的悠哉游哉地梳理羽毛,引吭高歌,旁若无人。

    观察企鹅的行为是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这些小家伙样子笨笨的,没有可以用来攀爬的前臂,也没有可以飞翔的翅膀,如何上岸呢?很快便有了答案,不一会儿,只见一只企鹅从水中出来,跳到岸上,摇摇摆摆地走到比它还要高的岩石面前,这可不是一跳就可以上去的,只见聪明的小企鹅用坚硬的喙做支撑,后爪踩住岩石,用力一蹬,竟然爬了上去,令人叫绝。

    阿黛丽企鹅(Adele)身上纯黑白两色,还有一对白眼圈,一位早期的法国探险家用妻子的名字命名了它。

    企鹅,天生拥有游水的好天赋,更能潜入四百公尺深的海中,茫茫的大海里有享用不尽的美食。阿黛丽企鹅通过在水下加速,让自己的身体穿过冰冷的海水,跳跃至冰面上。但一旦上了岸,这群善泳的小家伙便成了学步的娃娃,踉踉跄跄,东倒西歪。

    企鹅对爱情很忠贞,一夫一妻制,每年只生一次蛋。 在南极短暂的温暖天气里,企鹅们完成了“鹅生大事”,从此后相伴终生,在寒极共同走完二十年的漫长道路,纯净之地的爱情,人类所追求的永恒的情感,在这里却是那样普通和普遍。

    风景如诗如画,企鹅夫妇肩并肩,手牵手,鼓起胸膛,面朝大海,一起迎接极地大自然的严酷考验和生儿育女的艰辛,阳光洒在它们闪亮的胸腹上,泛着一层银光。

    冰天雪地中,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温情画面,足以融化最冰冷的心,爱,就在世界尽头!


    浪漫归浪漫,千百年来,企鹅的生存环境并没有太大的改变,仍然要一颗一颗石头地筑巢。于是这些“南极绅士”的必修课程就是找到筑巢的石头!这个忙忙碌碌的季节,企鹅除了下海捕食,便是在做一件事:捡石头!

    然而,企鹅世界也有偷奸耍滑的,由于企鹅与企鹅的窝距离很近,有些偷懒的企鹅就开始打邻居的主意了。眼见两只企鹅,围在一只孵蛋企鹅的巢周边,伺机下嘴偷石头,孵蛋企鹅无法起身护巢,只好伸长脖子左右拒之,可是一嘴难敌二嘴,最终“家业”还是被“明抢”了,乱哄哄的场面让人忍俊不住。

    茫茫雪原,白色大地,那一条条黄线便是“企鹅高速路”,没有限速标示,那是企鹅从山上下到海里的“公路”,企鹅是遵纪守法的“良好公民”,因此不要挡在“企鹅高速路”中间,因为企鹅不会绕道,它们只能停下,等着你让开,这样容易发生“交通事故”。

    成群的企鹅不是几十只,也不是几百只,而是成千上万只,当你在山坡下仰望,山上一片雪白,那不仅是冬天的积雪,还有企鹅肚皮的白色遮住了黑褐色的岩石,这种壮观的场景,不用人为导演,随便按动快门,都是动物世界里一幅精彩绝伦的大片。


    我愿意坐在雪地里,静静地看着它们从面前走过,它们对我视而不见,或许当做了一块大石头什么的吧,总之,没有任何的畏惧与惊慌,于是我可以放心地从镜头中打量它们。这些极地精灵像从另一个世界而来,只把贼鸥和海豹当做敌人,却不知最大的威胁或许正来自我们这些“闯入者”。


    海豹、海狮和海狗是南极动物三剑客,没来南极之前,感觉它们没有太大的区别,在游轮上听了动物专家的讲座,才知道它们是三种不同的南极动物,外在就有很大的区别,简单归纳主要从以下几方面特征加以分辨,在此也做一下科普:一是海狮和海狗靠鳍状后肢能够在陆地上行走,海豹由于退化严重,在陆地上不能行走,只能像虫子一样蠕动着前进;二是海狮、海狗有小耳朵,雄性海狮颈部密生漂亮的鬃毛,而海豹没有耳朵;三是海狮和海狗有点像,不过海狗头比较圆,而且难驯,一般登台表演顶球的都是海狮。

    海豹是南极之行看到次数比较多的动物之一。每当冲锋舟在海湾上巡游,各种造型的冰山在阳光的折射下显露出千奇百怪的蓝色,一块块浮冰随洋流飘动,探险队员边开舟边用望远镜搜索着动物,发现海豹后,冲锋舟马上靠近浮冰。有的小块浮冰上趴着一只,有的大块浮冰上躺着一群,当我们在几米之外近距离看着海豹,多只镜头对着它拍摄,海豹视而不见,旁若无人的照样睡大觉。有时海豹从浮冰上跃入水里,围着浮冰游动,一会潜在海水中,一会露出头换气,水中的灵活矫健与上岸的慵慵懒懒判若两样。

    胖胖的威德尔海豹,似乎很享受此刻的阳光,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只偶尔抬一下眼皮,十分的惬意。在南极的海豹家族中,威德尔海豹是性格最温顺,也是数量最多的海豹之一。此时刚过繁殖季节(每年9-10月份在沿海冰滩上繁殖),小海豹成长很快,2-3周就能长到90-100公斤左右,两个多月后就可以随妈妈下水学戏泳捕食了。




    这是可以用鳍直立爬行的小海狮,对一群海上漂来的色彩艳丽的“不明生物”充满好奇!

    海边,不时飞过漂亮的蓝眼鸬鹚,它们把巢穴筑在礁石或者陡峭的海岸岩坡上。

    恩爱的蓝眼鸬鹚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鸟儿之一!其眼睛是如此的深蓝!其鼻子上的黄粉色肉冠,是为了求爱而长出来的,当它求爱成功以后,这肉冠就消失了,奇妙!爱情的伪装总是在得到之后丧失殆尽,和人类一样,聪慧如我,怎会不知道?!

    除了恩爱的企鹅们,还有另一类佳偶——南极特有的鞘嘴鸥(Snowysheath Bill),这种产于亚南极地区海岛的白鸟,介于鸻和鸥之间,嘴似鹑鸡类,两眼具绯红色边,腿短粗,脚不具蹼,呈蓝灰色,能在地面快跑,是南极唯一的陆生鸟类。

    漫游信天翁是南极地区最大的飞鸟,也是世界飞鸟之王。它身披洁白羽毛,尾端和翼尖带有黑色斑纹,对日行千里,习以为常,连飞数日,毫不倦怠,甚至绕极飞行,也锐气不减。被航海家誉为吉祥之鸟和导航之鸟。

    鲸鱼,是来南极最想看到、也是最难看到的动物。到南极探游,无法苛求某时某地一定见到某些风景或动物,当它真切地在你眼前的时候,反而会让你感觉美得像做梦般不真实,我第一次见到鲸鱼就有这样的感受。

    广播通知在船的周围发现了多条鲸鱼。我立即穿上防风防寒服,拿起相机冲向甲板。从出现鲸鱼开始,船放慢了速度,最后竟然停了下来,让大家尽情地欣赏。每个人都专心地盯着海面,只见座头鲸或单只,或两只,在海面上时而露头,时而露出脊背,露出水面的那一刻,一串水花如同喷泉一般蹿起。最漂亮的是座头鲸“丫”字型的巨大尾巴划开海面,带起一片淌着串串珍珠般的水帘,之后,又徐徐地隐入海中。


    最凶悍的杀人鲸(虎鲸)却拥有最美丽的外表


    在甲板上手持相机用长焦拍摄远处的鲸鱼实在是难为皂姐,所以几乎都是录像,抱歉无法在此展示了,全凭想象吧!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