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肥小皂的青红皂白屋 > 日志 > 皂眼天下~极致南极 > 极致南极~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极致南极~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发表于 2017-1-12 15:08:46

  • 再一次,用所热爱的村上春树小说《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做了标题。

    上一次,藏在兴安岭深处的大海林雪乡,让我相信便是书中主人公所在的那个叫作“世界尽头”的小镇;而这一次,眼前的南极洲,却是真真正正如假包换的世界尽头、冷酷仙境!

    人类自远古开始,从东非大裂谷出发不断地迁移扩散到各个大陆,其中走得最远的一支越过了白令海峡又沿着科迪勒拉山系一路南行,最终渡过曲折破碎的麦哲伦水道到达火地岛。不过这群无畏的人类远行者却被一片充满浮冰和漩流的广阔海洋拦住了去路,不得不停下脚步。南极也因此成为了惟一一片没有原著民、没有任何人类文明的大陆。对人类世界而言,那里是最纯真的自然,是白色的蛮荒。

    南极洲,第七大陆。它,至纯至净,空灵洒脱,与世无争;它,拥有这个星球上最令人惊异的绝美景色,也生存着最不可思议的神奇精灵。

    千百年来,南极这个亘古长眠的世界,一面向世人裸呈着自己冰肌玉骨、绝世无双的美丽,一面以其层层冰嶂、酷冷奇寒的肃杀之气,凛然回绝了人类无数次好奇的拜访,然而经过了阿蒙森和斯科特的探险时代后,南极那层神秘的面纱已经被慢慢掀开。

    1914年初,英国探险家沙克尔顿在《泰晤士报》上刊登了一则招聘启事:“赴南极探险,薪酬微薄,需在极度苦寒、危机四伏且数月不见天日的地段工作。不保证安全返航,如若申请成功,唯一可获得的只有荣誉。” 沙克尔顿肯定不会料到,一百年后,南极已不再是探险家和冒险者的专属,更多幸运的普通人踏上了这片净土。

    如果你要问我在这个叫“春”的季节到南极,最美的是什么,我会毫不犹豫地说,是融冰。正如眼前所见,晶莹的冰山散落在水面,大海犹如一面硕大的镜子对着风云变幻的天空,眼前犹如一块环幕立体电影,难以置信的美。

    在我并不高明的镜头下,巨大的南极冰山展现出婀娜多姿、绚烂多彩的一面,与亘古不化的积雪和绿松石色的海水,为大自然勾勒出一幅冷峻、纯美的别样景象,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

    只有面对这样的空间,才真正感觉到自己来到了世界的尽头,什么山穷水尽、海角天涯、地老天荒,都显得庸俗而笨拙,此时无声胜有声。

    南极是一个缺乏颜色的世界,却又是颜色极其丰富的世界。蓝色和白色作为了基础色料,但是蓝又划分了无数种的蓝,白又衍生了无数种的白。所有的颜色都需要自己去寻找,去探索,去体会。



    乘坐橡皮艇冰海巡游,水面下隐隐可见冰层,从冲锋舟通过时发出的巨大声响便可知冰体的坚硬。探险队员告诉我,海面上的浮冰大约只有其总体积的十分之一。




    浮冰,这些飘浮在极地海域的白色精灵,不止一次地出现在探险家的笔端,然而,当我置身其中,却感觉像一场梦,晶莹剔透,伸手可及,四周犹如一个巨大的水晶宫。对于大自然恩赐的美景,我再一次心怀感激之情。


    海面上大量浮冰,许多是近乎纯蓝的颜色,表明它们经历过长时间的巨大压力,其中的气泡几乎都被挤出来了,只剩下了纯净的冰晶体。那冰蓝的旋律,悠然起舞,直撼心扉。在冰冷沉静的南极,弥散着让人感动的幽光。

    蓝冰,是这个冰冻星球的宝石,每一颗都封闭着10万年以前的气体,我们就在这些承装时间气体的巨大宝石间穿梭,享受世界尽头的礼遇。时空位移交错,我和万年前的物质居然只相隔一块冰的距离,不可思议!

    在辽阔的冰海上醒来,天色早已澄明,海水却还将醒未醒、微波不兴。深呼吸,空气里都是冰凉清澈的味道。看那北边的天空,浓浓的云正堆积、游走,天空一点点火红着......

    当霞光在某一分钟后突然降临南极洲的天际,海面和雪山的壮丽生平罕见。我瞬间安静了,又瞬间后疯狂。原来人生所有的骄傲,都来自于一场惊心动魄的绚烂。它在一分钟内已经变幻万千,它覆满整个天际,也让整个南极海的洋面为之变化颜色,但它又不是那种盛气凌人想要吞没人间的霸道,就像一个真正的诗人,举手投足之间深情万丈。此刻眼前的瑰丽与壮美,让我知道了地球本来的样子......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2539855
  • 文章总数: 357 篇
  • 评论总数: 2246 个
  • 今日访问量: 1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