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高都”拉巴斯 发表于 2016-5-16 16:34:47

  • 渡过的的喀喀湖,此后一路风光迤逦。车子开过山口,出现一座巨大的山谷,一个密布在山谷里的城市一下子跳入了眼帘——眼前就是世界上最高的首都——拉巴斯。远处的地表塌陷成巨大的碗状,所有的房子都从碗的边缘一直延伸到碗底。我去过的高原城市,都是从低海拔渐渐上升到高海拔,而拉巴斯与众不同,从的的喀喀湖周边的4000米海拔一路下降,进入拉巴斯城市往往都是超过45度斜角的下坡路,我就像坐在滑梯上,一路滑一路看一排排蒙着厚厚灰尘的房屋向后闪去,恍惚是在看一部陈旧的影片。3660米,是拉巴斯的书面海拔,滑落到碗底,海拔只有3300米,随着海拔降低,一切都美好起来,有着绿化带漂亮的街道,高楼大厦也拔地而起,拉巴斯的贫富差距就在海拔上显示,不过是把半山豪宅的概念转换成高山贫民窟而已。



    让我们看看拉巴斯的历史吧,拉巴斯是西班牙人在一个印加村落的基础上于1548年建立的,当时是为从波多西银矿到秘鲁利马的车队提供歇脚之处,西班牙语意为“和平之城”。因为地处山谷内,人们选择这里来暂时躲避高原严酷的气候。村庄被亲切地称为“我们的拉巴斯夫人”,以此来赞美这个地区宜人的气候。1898年,玻利维亚大部分政府机构从苏克雷迁往拉巴斯,从此拉巴斯成了事实上的首都,全国的政治和经济中心,全国第一大城市,而苏克雷只是保留了法定首都的名义。玻利维亚独立后的100多年里,拉巴斯并不和平,经历了190次政变,更换了近70名总统。玻利维亚至今还如此落后,很大原因就是政局不稳,遏制了经济发展。

    拉巴斯,海拔较拉萨还高出约二百米,是世界最高的首都;拉巴斯机场的海拔更比拉萨贡嘎机场高出约八百米,是世界上最高的国际机场。

    走在大街上,La Paz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脏乱,虽然作为一国之都,经济发展的水平其实就相当于国内的一个三线城市吧。摆地摊的到处都是,路上停着拉客的面包车,随地吐痰的,乱丢垃圾的,小孩子在马路小便的,连杂货店卖的东西内容都差不多。


    莫里洛广场Plaza Murillo。这里是整个玻利维亚的政治中心,广场的四周有总统府、国会和大教堂,所以戒备森严,附近的街道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大群的警察在路口值班。广场还有代表春夏秋冬四季的女性雕像,同时也代表艺术的四个领域:绘画、建筑、音乐和雕塑。广场上有很多和平鸽,可以在小贩那买东西喂它们。

    圣弗朗西斯科教堂是座石头修砌成的教堂,与门前的同名广场,反映了16世纪西班牙文化和原住民文化融合的趋势,也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性建筑。


    女巫市场坐落在圣弗朗西斯科教堂附近,是这座城市最不寻常的地方,连三毛也特意为此地写过一个章节:“石板砌的街道斜斜的往城中心滑下去,那份欧式老城的情怀,却因当年西班牙人的进占南美远远地将这欧风一路建到另一个大洲来。便在那些美丽的老建筑下面,放着一摊一摊的街头店铺,守摊子的嬷嬷们,披着丝制绣本色花拖着长流苏的披肩,穿着齐膝而多褶的大裙子,梳着双条粗辫子,一个个胖墩墩的在卖她们深信的巫术道具。”

    市集里卖的东西千奇百怪,大多是Aymara民族的宗教用品,最猎奇的莫过于晒干的Llama胎儿,当地人把还没出生的小草泥马从子宫里取出来晒干出售,用来埋在新房子的地基下祈求好运。

    这是一个热爱音乐的国度,很多乐器商店,就地取材的民族乐器众多。巨嘴鸟喙也就是鸟嘴上最硬的部分,被作为打击节奏的乐器出售。


    在南美,切·格瓦拉无处不在,在玻利维亚,更加特别。1967年他在玻利维亚被捕,继而被杀。切·格瓦拉死后,他的肖像已成为反主流文化的普遍象征,同时也是第三世界革命运动中的英雄和西方左翼运动的象征。今天,大批人群聚集在圣弗朗西斯科教堂前的广场,拉起格瓦拉的横幅静坐示威,目的是争取平民的退休福利……


    在拉巴斯,花上几个小时,去逛逛古典的建筑,喧闹的市场,工艺品小摊,蜿蜒的小巷,绝对不虚此行。

    我漫无目的地欣赏着街上的一切,相机的取景框里,定格着这座城市的呼吸,它的市井百态,它的繁荣凋败,在这个轻轻的日子里,都化成了历史的瞬间。这让我想起了切·格瓦拉的一段话:诗人、画家、音乐家、舞者、神秘主义者们的语言都无法描述或者表达他们的情感与感觉。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把它们铭记于心,而无需作出任何回应,就像动物那样,它们会用沉思与专注的眼神记住一切......


    拉巴斯整个城市的最高端和最低端的海拔落差高达500米之多,很多人都希望能够拍摄到城市的全景。最佳的拍摄位置第一个就是我们从科帕卡巴纳或者机场进城,过了高速收费口,就可以靠路边找个安全的地方停车,路边有个高高的土堆,上去就可以看到拉巴斯全景,位置很是不错的。这个位置很好找,就在红线缆车山顶站的下面,但是从缆车站无法跨越高速到达这里。


    在城市的一侧,距离拉巴斯东南40公里处,海拔6438米的伊伊马尼山(Illimani)高耸入云,峰顶终年积雪,仿佛整座城市的守护天使。


    La Paz的夜晚比白天迷人,四面环山的城市山坡上尽是贫民窟,入夜了全部亮起灯变成漫山遍野的星光,贫困和混乱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甚至有点梦幻。夜色让高楼大厦也一下子温柔起来,万家灯火,夜从此不再黑暗、不再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