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肥小皂的青红皂白屋 > 日志 > 皂眼天下~天空之城 > 的的喀喀,安第斯高原的泪

的的喀喀,安第斯高原的泪 发表于 2016-4-22 18:22:05

  • 离开库斯科,向普诺(Puno)进发,一路行驶在广袤荒凉的安第斯高原,高山草甸,远处的雪山,邃蓝的湖泊,假如配上歌曲《回到拉萨》毫无违和感。也难怪说安第斯是南美的青藏高原。


    一路和铁轨并行。青藏铁路通车前,秘鲁保持了100多年海拔最高铁路的世界纪录。1851年就成为南美最早修建铁路的国家,发展却缓慢,目前只有区区数条。

    孤独的教堂,信仰的力量。

    这地方原本是一个印加神庙,1631年西班牙人征服这里后,把神庙推掉改成了教堂。听说这是西班人第一次这么干,就是试看印加人的反应,显然这个小镇是强迫印加人换宗教的试验点。

    改成教堂后不久当地发生了一场地震,精明的传教士把耶稣涂成印加人的肤色搬到广场念经祈祷,三天后大地停止了震颤,从此印加人开始被天主教洗脑……其实,不把耶稣搬出去三天也就不震了。

    大巴车在RQACHI小镇的石头教堂前停了下来。在这里,教堂和集市只是配角,重头戏是印加人侍奉万物之神维拉科嘉的神庙!

    这个位于一片梦幻沼泽当中的断壁残垣就是整个穿越秘鲁南部行程中我最期待的地方。水泽,倒影,白云,水草,废墟,烈日,像诗一样凝固在这个时刻……

    从来不留存景点的门票,却必须保留这一张!因为,它是我此生遇到的第一张厕所门票!厕所门票啊哈哈,估计到哪儿也找不到第二份了!


    巴士爬过最后一个山坳,波光粼粼的的的喀喀湖凸现于黄土地,盘山而下就是普诺。路牌标明着海拔3820米,比拉萨还高170米。

    【最美景观酒店——波萨达印加酒店】位于普诺市的这家酒店就坐落于的的喀喀湖畔,拥有一个270度景观的私家大庭院,无论是在房间还是在餐厅或Cafe Bar,都可以随时欣赏到的的喀喀湖水域和山脉的美景。坐在庭院的凉亭观景,野生水鸟在近在咫尺的地方悠闲踱步,还有在草窠里做窝的小豚鼠在脚下窜来窜去……


    【的的喀喀湖】

    在海拔3800多米的安第斯高原上,的的喀喀湖8400平方公里的庞大身躯横跨秘鲁和玻利维亚两个国家。它是南美最大的淡水湖,其中3/5属于秘鲁,2/5属于玻利维亚,湖中央分界线就是两国的国界线,轮船穿梭两国,是世界海拔最高的可通航湖泊。


    游船在茂密的芦苇丛中开辟出一条水道,独一无二的“乌鲁斯岛”如同世外桃源般浮现了。


    脚踩芦苇浮岛,软绵绵的,带些弹性,走一步,草地下陷一点。生活在这里的乌鲁族人有独特的语言和生活习惯,他们是实至名归的“湖人”,生活离不开芦苇——建浮岛,修房屋,编船只,做燃料,当食物,一切自给自足,相互之间以物易物。岛上依靠柴油发电机供电,看电视听广播,手机信号畅通,不再与世隔绝。

    “托托拉”草船,用成捆的干芦苇香蒲编织而成,两头尖翘,犹如古埃及墓碑上画出的新月形草船,也像旧时的草鞋。


    世上湖泊千千万,如果没有芦苇岛和乌鲁斯“湖人”,的的喀喀注定只是默默无闻的高原湖泊。Titicaca,实际读音是“踢踢咔咔”,高跟鞋敲打石板路的声音,于我而言,极富画面感。如同藏族同胞把青藏高原上的诸多湖泊视为圣湖一样,印加人亦将的的喀喀湖视作圣湖,流传着许多神话。

    南美人对足球的热爱,真是深入骨髓的,无论多么贫穷的地区,都一定有一块整洁的足球场。无论什么事,都会渗入足球元素,比如选举,为了吸引人的注意,LOGO也要画成足球的图案。在乌鲁斯浮岛仅有的一片陆地上,一群孩子在进行着足球比赛,蓝天,白云,绿草,加上黑白相间的足球和孩子们五颜六色的球服,这画面让我目光久留不忍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