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之城”马丘比丘 发表于 2016-4-12 16:54:11

  • 马丘比丘是秘鲁之行的原动力。它不单是秘鲁,也是南美旅游的象征。


    一早来到欧雁台小镇的火车站,从这里,搭乘开往马丘比丘的旅游专列。因为前方再无公路,顺着乌鲁班巴河往下,只有火车才能抵达马丘比丘脚下的热水镇。铁路全长123公里,车厢专为观光而设计,特制的玻璃车顶,方便乘客180度观景。





    从库斯科到马丘比丘,安第斯山向亚马逊平原的过渡地带,落差2000米,植物的垂直分布明显,十里不同天,冰川、荒漠、高山草甸、针叶林、阔叶林,再到亚热带雨林。湍急的乌鲁班巴河和火车并行,三毛在《万水千山走遍》中描写的洪水淹没铁轨,每年雨季经常重现。

    让我们首先了解一下“天空之城”马丘比丘的前世今生,话说印加帝国最终的失落。

    马丘比丘建于1450年左右,第九代印加王进行扩张,帝国强盛,修建标志性的建筑理所当然。至于其用途存在争议——城市?圣殿?王室度假地?反正,它仅仅使用了80年,西班牙军队迅速占领库斯科,灭了印加国,城堡被遗弃。为何此城没有被征服者发现并闯入?缘由是西班牙人并未遇到印加人像样的抵抗,一路顺风顺水,殖民者将主要精力花在了分赃不均的内斗以及库斯科神庙璀璨夺目的黄金上。

    民间流传,茫茫安第斯山脉中隐藏着神秘的“失落之城”,印加帝国在灭亡后将大量黄金藏匿于此。300年间,众多探险家徒劳无功,翱翔的神鹰目睹它的衰败,消失丛林中......直到1911年,美国人耶鲁大学教授宾厄姆来到库斯科考古,在神圣谷里的旅馆主人口中得知附近山顶有处石头废墟,在向导的带领下,来到一片被白云和蔓藤覆盖的断墙残壁,误打误撞的美国人目瞪口呆......《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用了1913年4月的整整一期做了马丘比丘的专辑,宾厄姆出版了畅销书《失落的印加古城》,通过文字和图片将马丘比丘公之于世,让人们认识了美洲的建筑奇迹。

    重新发现“天空之城”马丘比丘,不仅是宾厄姆,也是我们这些后人。


    古代印加人放着肥沃的河谷不住,偏偏利用半山腰来修梯田、建房屋,目的就是离太阳近一点、再近一点。印加梯田和中国梯田的区别在于石砌护墙,规模大,山势陡,结结实实,每级很高,两侧是群山和梯田组成的山谷。印加堡垒高高在上,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皆具,也没能挽救亡国的宿命。

    马丘比丘遗迹共有170座建筑物,由诸多石阶连接起来,街道狭窄,规划井然,有三个部分组成部分:神圣区、农业区、祭司和贵族居住区,包括庙宇、王宫、避难所、梯田、公园、住宅和监狱。


    走上台阶,爬山小山丘,栓日石在此。远古年代,每天晨曦初现,印加人顶礼膜拜,黄昏时分依依惜别,目送夕阳西下。他们渴望太阳永远照耀大地,害怕一去不返,希望牢牢拴住它。朴素的情感凝聚着古人的精神追求,没有太阳,世间万物将化为乌有。岩石的四角分别对准东西南北的四座山峰,顶部高高凸起直指天空。拴日石也是特殊的天文日历,通过阳光的投影变化来确定季节,编制日历,据以农作。


    三窗神殿,因三扇巨石叠成的窗户而得名,印加人相信此窗投射来生,他们把石头和太阳琢磨得炉火纯青。

    马丘比丘获得“世界文化和自然双重遗产”的称誉,我感觉是因为印加人把自然景色和宗教圣地融为一体,创造出世界上最美丽的画面,尤其是浓雾散开的时刻,整个遗址被妆点的扑朔迷离,如同印加王国的春梦了无痕......如果纯粹从建筑来看,马丘比丘实际平淡无奇,亚洲无法媲美柬埔寨的吴哥窟,非洲远不如埃及的卡纳克神庙。印加人如同只懂切菜不会炒菜的厨师,能切割完美的巨石,雕刻水平属于小儿科。然而它的声望响亮无比,成为美洲最著名的名胜古迹,原因就是位置,位置,位置!(重要事情说三遍),决定了它极具观赏性。云开雾散,隐隐透出些绿色,马丘比丘仿佛一座孤岛悬浮在空中,只是一瞥,它隐入云中,虚无缥缈,就像灰飞烟灭的印加岁月......


    站在“守护棚”,经典的马丘比丘“明信片”呈现眼前:绿色山峰背景,石头建筑错落有致,无数次在电视镜头和杂志上见过的熟悉画面。瞬间,脑海浮现“惊叹”。它确实神奇,如果考虑区区600年,只能用“惊叹”。因为我的字典里,没有3000年的历史古迹,轻易舍不得用“震撼”,“震撼”只属于埃及金字塔。



    下山路上巧遇“撞衫”,撞的还是个韩国妹子!于是我俩的共同想法就是——拍照纪念!哈哈~~

    马丘比丘脚下的热水镇因旅游而生。群山环抱,湍急的乌鲁班巴河横穿,中间就是铁轨,直接从商店和餐厅门口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