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斜阳库斯科 发表于 2016-4-7 11:54:45

  • 知道“库斯科”这个地名,还是源于三毛的《万水千山走遍》。小时候的我读不懂她海阔天空的世界观,看不明白她与荷西的爱情,只是羡慕她能去遥远的地方。当时我想,这辈子或许没有她这样的机会,能走一些中国的地方便心满意足......可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自小便梦想成为三毛和琼瑶那样的女人:谈刻骨铭心的恋爱,写隽永唯美的文字,历万水千山的意境。因为三毛是陈平,琼瑶是陈喆,而我是陈@..@哈哈哈~ 于是,我一步一步坚定地向着梦想前进,梦想实现了吗?现在,我想,算是吧。




    似曾相识!——库斯科的第一感觉。惊讶于它酷似香格里拉的独克宗古城,绽放高原的雪莲花。库斯科海拔3360米,一座真正的高原古城。只一眼,我就喜欢上这座城!光亮的石板路,斑驳的墙壁,高高的窗台栽满鲜花,艺术工作者的个性小店,服饰艳丽的当地妇女用土布裹着东西背在矮小的身躯后,晒太阳的老人和打盹的狗偎依在半掩的大门外......时光在空气中沉淀,难以名状的亲切感,一种重返香格里拉的错觉。

    众多的小路汇集到武器广场。西班牙人对于教堂之外的建筑没怎么上心,房屋都是拼接而成,缜密的下半截和乱石堆砌的上半截,土坯房如同打着补丁的旧衣衫,和利马相比有些寒酸。针对印加人的大本营,西班牙人格外注重洗脑。利马逢广场必有雕塑,库斯科逢广场必有教堂,武器广场罕有地修建了四座教堂。同一建筑师设计了利马和库斯科两座大教堂,怪不得如此相似。大教堂内,纯银打造的主祭坛,供奉着殖民者从欧洲扛来的第一具十字架,楼顶130吨重的大钟号称南美第一。




    古老的印加石墙,背负着西班牙人的教堂,究竟是耻辱,或是荣耀?

    库斯科的特点就是石头,毫无遮掩的石头城,袒露原始本色。它像久远的古董家具,每一处彰显岁月的痕迹,每一块磨损代表着历史,主人没有羞涩和嫌弃,也不想改变,唯有细心呵护。“太阳之子”印加人在库斯科建立了貌似强盛的帝国,缔造了灿烂的原始文明,一切消逝在斜阳中的遗迹,无声的石头诉说着昔日的辉煌。



    故都库斯科和首都利马人有着明显区别,利马人穿衣看不出任何民族特色,而印加文化在库斯科人身上体现更多,除了上帝,多了太阳神的庇护,他们土气、简单、富有尊严,有条不紊地生活在高原。

    印加人以前屈服于西班牙人的统治,独立之后,民主意识空前高涨,任何一件不爽的事情都可以拿来游游行抗抗议。这不,刚进库斯科城,就遇到了游行队伍,库斯科居民举着横幅、喊着口号、嘻嘻哈哈、踢踢踏踏地一路走来,警察们则持盾戴盔在队伍前面开道、两侧护卫,这架势,既和谐又诙谐,实在令我开怀。

    有时,最美的风景不在旅途中,而在你的窗外。有些美景,躺在床上就能纵览——不管是远在巴塔哥尼亚的峡湾,还是在巴黎的埃菲尔铁塔,抑或是秘鲁库斯科的葱郁山丘,如果它们就出现在你的窗外,会不会幸福感陡升乃至爆棚呢?——这就是我选择库斯科贝尔蒙德修道院酒店 (Belmond Hotel Monasterio)的原因,尽管要付出500美金每晚的代价!

    酒店坐落在库斯科古城历史中心区的阿玛斯广场旁。它的前身是古印加帝国遗迹,十六世纪时由库斯科第六任主教设立成为圣安东尼神学院,用来培养天主教神父,之后修道院变成了皇家天主教大学,到了1816年,当时的西班牙国王又将大学还原成为神学院,直到1965年,这座建筑才被改造成为酒店。如今,这家酒店已成为秘鲁的历史地标,被国家文化研究院所保护,是历史名城库斯科名副其实的博物馆!





    它是殖民地时期文艺复兴风格的辉煌代表,最精彩之处是拥有装饰喷泉和300年树龄雪松的中央庭院,被美丽的花园和石头回廊围绕。石廊环绕着酒店木质的大门,西班牙的武器纹章与胡安大主教的画像高高悬挂着,象征着酒店的崇高地位。酒店内至今保存金碧辉煌的圣奥古斯丁教堂,住客可以每日游览祈祷。

    论美丽,修道院酒店周围的山坡丝毫不逊于马丘比丘,绝对是坐拥全城最美风景的不二之地。放眼望去,阳光斑驳的红瓦屋顶映衬着不远处葱茏的山坡。如果你和我一样是个历史文化爱好者,不妨在酒店的两个展览厅展出的秘鲁文物中肆意徜徉一番。



    库斯科不仅仅是印加帝国的都城,同麦加一样,它还是行政、军事中心和圣城,也是目前美洲最古老的有人居住的城市。因此,可以在这里找到各式精彩的建筑,展现了多文化对于城市的影响。


    去库斯科古城郊外参观一处印加遗迹,夏季的高原天气说变就变,刚到山顶就下起了雨,原本适宜的温度立马降到了令人哆嗦的程度,我衣服单薄又没带雨衣,所以根本无心观赏也无心听导游讲解,因此这处遗迹的名字和来龙去脉一概迷糊......


    但是,回程的路上,一道雨后初霁的彩虹挂在天边,照亮了碧绿葱茏的山坡,也照亮了山岙里的库斯科古城。我站在高处,呆呆地望着梦幻般的彩虹、望着红瓦栉比的古城,有一种“梦醒不知归处”的心情......



    喧嚣的库斯科,郊外,有一座宁静的欧雁台。

    乌鲁班巴河(Urubamba)贯穿神圣谷,属于亚马逊河不计其数的上游支流之一。车子沿着河谷前行,越走越窄,爬上局促的小路,进入神圣谷的重镇Ollantaytambo,读起来十分拗口,克丘亚语Tambo的意思是“驿站”,港台地区对它的音译兼意译是“欧雁台”——“欧”代表白人殖民者,“雁”泛指驿站,“台”是城堡,翻译得诗情画意!这里是神圣谷的尽头,前方再无公路,顺着乌鲁班巴河往下,只有火车才能抵达马丘比丘脚下的热水镇。


    水渠中流淌着千年的雪水,从家家户户门前经过。河里打捞的鹅卵石用来建房,有的墙壁爬上仙人掌,有的屋顶有两只可爱的陶制小牛象征丰收吉祥。这儿海拔较低,气候适宜,历来是印加贵族的度假地,城市格局至今不变,村民装扮如故,人称“活着的印加城”。

    在一处“印加人的传统集市”(据观察,绝对是针对游客设置的),观赏印加人传统的驼羊毛织物染色、纺织工艺,利用各种天然植物和矿物进行染色,的确是大开眼界:一条植物的根茎擦出汁液掺入水中,灰黄的脏驼羊毛放进去涮一涮,立马洁白如雪;一片大仙人掌擦出汁液掺入水中,雪白的羊毛放进去涮一涮,立马鲜红欲滴......土法织就的驼羊毛布匹,手感硬硬的、色彩沉沉的,但是价格不菲!毕竟是“纯天然、纯手工”嘛,这不是“商品”而是“艺术品”,所以贵些也是值得买入作为最有特色和价值的纪念品!哈哈~~

    为了方便第二天一早乘坐开往马丘比丘的旅游专列,在神圣谷内下榻一晚。话说,一旦选择了有历史、有故事、有逼格的特色酒店,就停不下来!这不,还是选择了“神圣谷修道院酒店”!吃与睡的体验绝对是旅行中最重要的环节!年轻时热爱穷游,觉得花最少的钱走最多的地方才“够牛逼”!现在,皂姐以一个“过来人”的亲身感受告诉大家:如果你的经济条件允许,在旅途中的睡与吃就一定不要将就,因为有文化底蕴的酒店和有文化底蕴的美食,可以令你更好地感受旅行目的地的特色与风情!


    (本篇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