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寻鸟岛,空中探地画 发表于 2016-3-29 16:44:25

  • 告别利马,沿着泛美公路,一路向南。泛美公路是世界上最长的公路,北起美国阿拉斯加,南至智利火地岛,四万八千公里贯穿美洲大陆17个国家,途径荒漠、雨林和高山等地带。

    【海鸟的王国】

    我们的目的地是帕拉卡斯(Paracas)。距离皮斯科城(Pisco)20公里的帕拉卡斯是个千把人的小渔村,百来米的街道包含了全部:码头、餐馆、酒吧、兜售贝壳等海洋动物标本的店铺,显然依附鸟岛发展起来的。村外有几家豪华酒店和别墅区,为首都利马富人度假之用。

    清晨,从住宿酒店的码头直接乘上出海的船只,迎风破浪驶向鸟岛。



    海边的红色山披上出现“大烛台”,150米高的巨大图案,似三叉的蜡烛台,又像仙人掌树,此地暴风频频,却没有摧毁它,的确神奇。这是2000多年前的作品,“阴谋论者”认为是圣马丁的部队故意所为,理由是欧式烛台造型。“大烛台”的线条相比纳斯卡地画要粗和清晰,其用途众说纷纭,如寻宝图、祭祀求雨、导航。个人觉得它更像树枝,直觉告诉我图案可能和远古人民祈雨有关,帕拉卡斯终年无雨,缺乏灌溉。



    继续向大海深处航行,鸟岛渐渐进入视野,一望无际的太平洋中突兀的孤岛而已,并无特别之处。前方天空黑了,却不是乌云,走近才发现天上飞的、水中游的,全是鸟,遮天蔽日。船夫熄了发动机,船儿随波逐流,我被眼前的一幕震住了,密密麻麻的海鸟覆盖岛屿,黑压压的大片,不负鸟岛盛名。(密集恐惧症患者慎入!)

    出海之前特别通知必须戴帽子以防空降鸟屎!驶近鸟岛时,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臭虾酱味儿…那是鸟屎的味道!

    说是鸟岛,其实还栖息着海狮、海豹、海龟等海洋动物,彼此各安一隅,自得其乐。尤以海豹数量众多。

    此时正值海豹的交配季节,少数的雄性要想在芸芸雌性当中受到欢迎、赢取交配权,就要把自己的脑袋高高昂起,然后使劲儿鼔粗脖子嗷嗷鸣叫......于是我看到雌性海豹都是聚群栖息在石滩上,而雄性海豹却发扬大无畏精神爬到高高的礁岩上展示自己的雄姿,我很是纳闷儿,雄海豹那看起来笨拙的千斤之躯是如何爬上危岩耸壁上去的呢?!......

    小个头的企鹅混杂在海鸟之间,在岩石上蹦蹦跳跳,此乃洪堡企鹅,据说濒临灭绝。我知道南半球的新西兰和南非都有企鹅,但是秘鲁靠近赤道,比上述两国纬度低很多,这点颇意外,长了知识。

    【纳斯卡密码】

    如果说马丘比丘是秘鲁名片,那么,纳斯卡地画算什么?大地天书?还是外星人密码?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纳斯卡。三毛的《万水千山走遍》算是我的旅行启蒙书,书中描写秘鲁的章节,除了库斯科和马丘比丘,还提及纳斯卡地画。不过,由于高原反应加上晕车,她放弃了飞越纳斯卡,而是由助手替她完成。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纳斯卡地画存在了2000年,无人知晓,图案实在巨大,近处根本无法看清全貌。2010年,秘鲁推出了新的国家旅游标志——螺旋形构成的P,从纳斯卡地画能找到对应图案。原先的标志也挺棒,是一只金刚鹦鹉从纳斯卡地画中腾空飞出,张开鲜艳的翅膀。这个意义看来,纳斯卡反而成为秘鲁标志,而非马丘比丘。1994年,纳斯卡地画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鉴于颠簸摇晃的小飞机上实在拍不出清晰的纳斯卡地线,所以先借用一张美国国家地理的专业图片,让看官了解一下神秘地画的精髓——一只生活在亚马逊丛林里的巨型蜘蛛。地画与小飞机相比较的比例,大致可以看出地画的占地面积吧。


    乘上观光小飞机,从空中俯瞰纳斯卡,才能看清这些神秘线条的全貌:45米长的蜘蛛,108米长的卷尾猴,300米的蜂鸟,四不像的神秘生物......如同各式各样的密码,最奇妙的莫过于一位“外星人”,孤独地站立在山丘,睁着两只大眼睛,戴着宇航员的头盔,举手向空中的我们问好......



    神秘图案的主人是谁?是远古的纳斯卡先民还是来自太空的外星人?

    什么时期制作的纳斯卡线条?是考古界分析的2000多年前还是一场近代人的骗局?

    如何制作巨大的线条图形?制作这些线条图形为何目的?是星座在大地的投射?是古印加的图腾崇拜?是外星飞行器的跑道?是古时的供水系统图?

    ......我们将无法知道所有的答案,默默无语的大地才知道未解之谜。

    总有人千方百计甚至穷其一生去探索难解之谜,精神可嘉。有些谜,让它永远成谜,未尝不是更好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