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肥小皂的青红皂白屋 > 日志 > 皂眼天下~云上阿里 > 云上阿里~要有最遥远的梦想

云上阿里~要有最遥远的梦想 发表于 2016-1-8 15:38:31

  • 越野越阿里,要有最遥远的梦想

    DAY8:扎达-卡美特峰-霍尔乡-帕羊镇-仲巴县-萨嘎县

    进出扎达的路,总是能看到位于札达县西南边境的依比岗麦神山。从南远望这座神山,它高大突兀,呈典型的金字塔形态,偏北方向看它又浑圆如穹顶,矗立在一道非常平整的冰雪平台正中,极似一处神殿。据说它是古象雄时期著名的祖母守护神山,在其周围子孙一般簇拥着108个雪峰。现在,它属于印度境内,国际上的正式命名是“卡美特峰”,海拔7756米,位列印度第三高峰,在1931年英国探险队成功首次登顶时,它是当时人类攀登的最高峰。凡能看到这座山峰的山口和主要路口,都能看到以垒石、树幡或者膜拜祈祷等形式证明它神圣的存在。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自由的向往

    当我低头的瞬间,才发觉脚下的路

    心中那自由的世界,如此的清澈高远

    盛开着永不凋零,蓝莲花......

    在海拔4500米的地方沐浴晨光,让稀薄但纯净的空气充盈我的肺,这一刻,洗尽铅华的不仅仅是我的面孔,还有深藏的魂灵。



    要有最朴素的生活,和最遥远的梦想,即使明日天寒地冻,路遥马亡!

    阿里是野生动物的天堂!一路上,黑颈鹤、野狐、藏野驴、黄羊、藏羚羊……它们的眼神中有茫然、恐惧,也有蔑视。它们分不清猎枪和相机的区别,高傲地离去,我却在若有所失中倍感仓皇……


    雪岭冰河一路穿。翻过阿里地区与日喀则地区的界山海拔5216米的马攸木拉山口。

    途径老仲巴的扎东寺,忍不住再次驻足,再转一次经筒,远远的,又望见小喇嘛扎德,挥挥手,这一次告别,相见不知何年......

    14个小时漫长的车途,迎着天边瑰丽的晚霞,终于抵达萨嘎县。


    DAY9:萨嘎-桑桑镇-昂仁县-日喀则

    生活在高原上的牧人太不容易了!面临恶劣的自然环境、艰苦的生存条件,若是没有内心坚实的信仰和乐观的精神,是无论如何都坚持不下去的。看着他们并不干净的外表和清明无比的眼睛,我突然从中窥见了一个民族求证清净菩提心的执著和坚忍......

    简陋的帐篷不足以避风挡雪,安于天命的心灵才是温暖的港湾。





    抓羊,转场,放牧;朝拜,转经,奉献。这就是藏区牧民简单而又丰满的生活。


    天地有大美,无言以对之。

    【小结】

    有人说人生如同一场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重要的是沿途的风景以及看风景的心情。

    在阿里的十几天,膜拜过雪山圣湖,穿越过大漠荒野,在神秘苍凉的废墟上追古抚今,在寂静无人的戈壁上眺望落日,那种贯穿始终的莫名感动与心存敬畏永生难忘。

    我曾独自坐在珠峰大本营的空地上,巍峨宏大气势磅礴的沉默山体近在咫尺,静观珠穆朗玛峰山巅风起云涌,山间流云相聚还散,夕阳渐渐将山尖镀成金黄,日落月升,气势磅礴的银河横贯幽蓝色的天穹,抬头仰望,视野仿佛可以收入整个宇宙。静坐山间,倾听大地的心跳,冰川化水流过身旁,顿觉心地清凉,和光同尘。

    我曾在被信奉者尊为神灵之所在的世界中心的神山冈仁波齐见证过神迹,风光霁月,佛光普照,显露真容,代表着吉祥与护佑的佛教万字符清晰可见,巨大的冰槽和水平走向的岩层,如同一道伟岸的天梯直通天际。

    我曾透过古格王朝残存的碉楼窗口看见令人眩目的日晕悬挂于晴空,我所站立的位置,正是1912年英国人麦克活斯·扬从印度沿象泉河溯水而上发现遗址的地方,无人可以解释三百年前拥有如此灿烂文化的王国如何在一夜之间彻底消失,围绕遗址四周苍莽的土林曾经目睹过这段神秘的历史,而它无奈地选择了沉默。

    我曾在浩如烟海水天一色的玛旁雍措边双手合十铭心祈福,当那片浓得化不开的湖蓝映入眼眸,当湖畔那行云流水般的流畅曲线勾勒出大地的神韵,当登高望远半明半暗的云层在宁静的湖心画出幽蓝变幻的图案,你会相信,这是神的土地,我们的灵魂,面对的是永恒。


    时间像风之沙,无法停下,雪峰渐渐消失于身后,长路漫漫,延伸至远方的云层之中。行走在这梦幻般的天堂,我希望脚下的路永无尽头,就这样,就这样一直走下去。镜头中的阿里,只是时光隧道中某个消逝的瞬间,只是行程中的吉光片羽,远远未能展现出它的雄浑苍凉。不过,庆幸的是,在这短暂而脆弱的生命和炎凉的世态中,曾经经历过这些朴素到极致的天地之美,命运实在待我不簿。其实,我们所追寻的幸福,一直在路上。

    神话不息,飞扬在现实的旷野。面对这充满奇异纠结并惊讶不断的静默苍茫,勇敢地上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