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肥小皂的青红皂白屋 > 日志 > 皂眼天下~云上阿里 > 云上阿里~意想之外的惊喜

云上阿里~意想之外的惊喜 发表于 2015-12-9 14:55:59

  • 越野越阿里,意想之外的惊喜

    DAY4:吉隆沟-乃村-翻越马拉山—佩枯措-戳龙措(盐湖)—萨嘎(120KM)

    冥冥中像有神的指引,我们在佩枯措的三岔路口放弃萨嘎而选择了吉隆,于是,我有幸来到“神仙居所”、“天堂幽谷”……

    晨星寥寥,越野车的灯光颠簸在狭窄崎岖的山路上。抵达山上的乃村时,天光云影下,看到四周的皑皑雪山环绕——东面是拉朵拉,北面是美朵当杰,西面是曲姆古拉,西北面是著名的火炬峰日吾班巴。吉隆,乃村!是诸神庇佑的福地!




    在一处水草丰沛的坝子上,看到毕生难忘的绝世美景——雪山、草地、湖泊、白塔、经幡,还有悠闲吃草的牛儿。这几乎是一处只在电影和油画中才能看到的场景。一湾水塘,两片红草,三个白塔,几丛野花,就像神造的道具,没它们可不行,画面单调多了。



    晨光中,一幕幕雪山大片正在上演,雄奇俊美的雪峰慢慢撩开云雾面纱,对着我们say hello!我们则对这一切报以赞许的快门声。直到天光大亮,雪山群峰的表演已经结束,我们依然难分难舍。



    几个孩子涌到坝子上,新鲜又好奇地看着我们。也许他们中就有人是达曼人吧,这些古代骑兵的后裔,祖辈生活在吉隆沟里,是这里真正的主人。


    良田阡陌,草木葱茏,房屋牛舍,吉隆沟像一处与世隔绝的桃源仙境。

    谁会相信这草木葱茏、植被茂盛的地方,是荒芜的后藏大地啊。当地人说,吉隆沟是被神所庇佑的,我绝对相信!


    吉隆在藏语中是“幸福乡”的意思。虽然在吉隆镇和吉隆沟待的时间不长,但和常年生活于此的人们一样,那短暂的时光于我来说十分幸福,所以吉隆沟是天堂谷,也是我的“幸福乡”。





    恋恋不舍离开“幸福乡”,继续前面的艰苦行程。这一天的“氧吧”生活,调整了在珠峰大本营的缺氧、缺觉状态,整个人又精神抖擞起来。也幸亏做了这个临时决定改变路线到吉隆沟休整,因为接下来的很多天,我们都是要在海拔4500米以上行进、住宿,要接受持续缺氧高反的考验。


    出沟的路上,隔着一条干涸宽阔的河道,看到对面蛮荒山体上有一条人工开凿的折回形羊肠小路从山脚一直延伸到山顶,把我们的视线牵引到悬崖绝壁上的一座寺庙。在这样的绝壁之处修建寺庙,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啊!去这个寺庙朝圣,需要多么坚忍的意志和决心啊!

    从海拔2700米重回海拔4600米,从青葱温润重回广漠荒凉。翻越马拉山,在沙土飞扬的盘山土路上忍受颠簸、干燥、沙尘、缺氧……


    在戳龙措盐湖畔的牧区有零星几户牧民,在这种严酷环境生存是如此艰难......边远贫困牧区的藏民婚嫁习俗往往是姐妹俩嫁给兄弟俩,或是姐妹俩共同嫁给一个男人,或是兄弟俩同娶一个女人。


    惊喜地发现——老格拉穿的衣服,竟然是青!岛!五十八!中!是援藏物资?还是爱心捐赠?鸡冻得我更加缺氧了!哈哈~

    今晚住在了“西藏甲谐之乡”萨嘎县,海拔4530米,一家汽车旅馆,也就是过去的车马大店。一直一直头疼ing~


    【流沙】

    浪人歌里说,这片荒原的尽头只是一城流沙,

    一但驻足就会被掩埋。

    即便我们步步回头,可是只得往前走。

    残阳踏碎马蹄悠扬,

    岭上月光灰白了山岗。

    浪人牧歌里可曾唱诵海棠,

    流沙掩埋前的那一行。


    乱分秋色到人家,

    开了满襟格桑花。

    毡裙月下又遍拾流沙,

    弯刀叱诧都让风沙沓飒。



    一杯往生难入喉

    醉里惊鸿叹不朽。

    岁月恰似蜉蝣守候,

    亦步亦趋随流年至死方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