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山东莱子 > 日志 > 书香人家 > 散文:童年飞雪

散文:童年飞雪 发表于 2017-12-6 15:15:54

  • 童年飞雪  

      今年还没有看到真正的飞雪,我对飞雪有终生终世的意趣,是在童年的时候。那时的雪真大啊!如果你是早上起来,那窗棂上满是落雪,窗台上的雪有一尺多厚吧,屋子里被映的雪白,墙壁上像是新粉刷的一样。开门一看,哈,雪已经把门槛封住了,天井里有一尺多厚吧,我要赶紧到柴草间拿了竹扫帚和木锨,先扫开通往南屋的道,再扫通向街口的道。那雪沉甸甸的,扫帚下去有吃力的感觉。扫起的雪花飞舞着,是船犁开海水的浪花了。扫到街头的时候,那边的人也来了,白茫茫的衣,亮晶晶的眼睛,红红的脸,呼出的热气挂在眉毛或帽子的边缘,变成了厚厚的霜。满世界都是白色的,白色的山峰,白色的河流,白色的树枝,连人们的心情也变成白色的了。

      通往各处的路口都封住了,村庄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可是我们要上学,就要一木锨一木锨的赶出道来,男孩在前面赶,女孩在后面笑,遇到雪门槛了,有一米高吧,要赶出长长的胡同,于是孩子们猫腰走过,好似穿越地道,因为前天晚上看了《地道战》了。有时要走过谷地,木锨赶不出道的,一脚踏下去,齐腰深啊,就用木锨做抓手,把栽在雪窝里的人拉出来。到学校了,大家都成了雪人,老师在迎着我们,用笤帚扫我们身上的雪。你看看大家的穿着吧,衣服不用说了,那脚上有穿编织的草窝鞋的,木底的那种,走起来咯哒咯哒的,那草帮编织的非常细密,饰有各色花纹,木底是用柳木裁成的,鞋四周边缘用猪皮或牛皮一箍,非常结实。天冷的时候,孩子们脚冻不过,就不自觉磕响地面,满教室山响,老师急了,就大声喊,不要磕了,于是声音小了些。哈,艰苦的学习环境并没有让孩子们不来上学,也没有多少感冒生病的。有冻手冻脚的,用阴凉下的积雪不停的擦,直到擦红了好多次,就自己好了。

      春节到了,家家户户要准备年货,买年货的钱要用粮食到集上去换,那时候粮食是不许随便交换的,于是人们就起很大的早去市场,天不亮就结束交易。我推着独轮车,母亲在前面拉,一步一步迈向目的地。经过一夜的寒冷,雪地上响着清脆的雪响,大概与我们的心跳节律差不多吧,反正我呼气的节拍与脚步下的橐橐声恰好合辙,没有疲劳,只有音乐。天上的寒星还亮着呢,眨着眼睛是对穷人的祝福。有时月牙恰好偏西,弯弯的下弦月调皮的看着我们,我想起了刚学会的弯弯的月亮小小的船诗句。有时圆月当空,我们的影子印在地上,清晰极了。小车过河时要小心翼翼,不小心冰冰咔嚓一声,掉到水里,陷到泥坑里,母亲就在前面使劲的拽,一努力,就从水里出来了,好象刘皇叔纵马出河湾,天助神使一般。我们到市场时人们已经很多了,人们站在雪地上,用打火机照着星称,用手指比画价格,一切都在黑暗里进行,却有条不紊。黎明到来时,太阳还没有出,该做的都做了,人们就往年货市赶,笤帚扫帚锅碗瓢盆,盖垫提篮针头线脑,无所不有无所不购,哈哈,也仅限于生活所用,有些想奢侈也买不到的。中午时分,路上的雪开始融化,走到老家时,村庄里炊烟袅袅,肚里早饿的叽里咕噜一团糟啦,用雪擦一下脸,快乐的购物旅行就算结束了。

      腊月小年到了,甜香的年糕蒸好了,要放到天井里冷却,一会上面就落了一层细细的霰雪,糕块硬硬的,红枣灿烂着,母亲用油煎出来,撒上白糖,香甜的味道立刻弥漫了房间。大饽饽也做好了,很大很大的,有很原始的风味,这种供品制做很麻烦,不是人为要麻烦,而是白面确实太娇贵了,它的胎是用二麸面或三麸面或玉米面做成的,外边用雪白的头麸面包裹,为的是表达对天地先祖的虔敬,而这种虔敬是用虚假完成的,哈,贫穷时代的人们也会做假,中国农村女性真是表达礼仪的典范,你从远处看,那饽饽真是奢侈灿烂,可那是母亲的高级工艺。可是糟糕的事情常常发生,有时饽饽不是酵塌了就是开缝了,这样的事情你千万不能与外人道的,尴尬与无奈只能藏在心里。母亲真是高手,她的虚假做的天衣无缝,常常是一遍成功!于是失败的女人就来找她,应急方案完成的时候,母亲半夜回来了,身上照样落着雪花,脸上洋溢着笑容,好象完成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

      正月里一年一度的探亲时间到了,我们要翻越几道山岭去姑母家拜年。姑母家在很远的山坳里,我们要走两个多小时吧,一路看着一年一次的青松雪景,松鼠在树顶上跳,抖落的雪片纷纷扬扬,空旷的山谷鸣叫着山鸡的啼声,太阳刚从山顶上出来,而我们的鞋子差不多全湿透了。脱下棉袄吧,身上的热气萦绕在阳光里,真的有了五彩的光谱。姑母早在村口等我们了,看到娘家人马浩浩荡荡来拜年和吃饭,就和人说我们娘家人旺啊!村里到处是雪,我们下姑母家那陡坡时要拉着手,走到河边的时候,就是姑母家的门口了。河里的水在雪缝里淌,鹅或鸭还在里面徜徉,哈,比我们那里要暖和啊,等到我们吃饭的时候,大概孩子的衣服已水淋淋或雪花花了,害的姑母要一件一件的用火烤。山里黑天早,太阳刚隐到山后,我们就踏上归家的雪路了。

    今年还没有看到真正的飞雪,而我的心里早已皑雪飞舞了,童年的雪趣真的难忘,它伴我飞舞了几十年,总也去不掉它的影子。让我们冬日的生活充满诗意的雪魂,我们喜欢纯洁清静的日子。归来兮,飞雪!

    2006.10.19

    (王珂《海右居散文集——童年的太阳河》)

  • 标签: 分类 评论:0 | 查看次数:27
  • 上一篇:晨起(小诗)
  • 下一篇:什么叫“社会”?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