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读书耕田 > 日志 > 我的日志 > 蜗牛、灯芯草和滕松杰 阿龙新作发现高密人(二)

蜗牛、灯芯草和滕松杰 阿龙新作发现高密人(二) 发表于 2016-6-28 20:21:50

  •       不知是被风呛着,还是话说多的缘故,灯芯草不断干咳,声音也低了,细如游丝,滕松杰竖起耳朵才能听清。蜗牛弯着触须谛听,此时插话道:


       “连年干旱,灯芯草体弱多病,滕老不必在意。后来单家小姐楼拆除,仿佛美好的梦破碎了,滕老大有情怀无所寄的失落,还好不久调离接待处,先去县侨联,又去外侨办,再去对台办。不惑之年,外派驻厦门三年……你看那些水葫芦。”蜗牛爬行半米,双须指向潍河。水边埠口,水葫芦漂漂荡荡,聚在一起,却总有几支,被水流冲走,离群而去,寻往另一个埠口。


       “我像那支顺流而去的水葫芦?”


       “难道不是?漂流或说流浪中,你停靠的埠口并非真实的埠口,或者说并非你渴望抵达的港湾,在那儿只能喘口气,然后继续流浪。然而这个过程塑造了你,让你从中体验了领悟了什么,厦门归来,费尽周折,进入残联,开始了真正的流浪,融入了生命的流浪,一种适合你的存在,即便退休隐居,也不会停止,那是人生自觉与自醒的结果。”


    “不无道理。”滕松杰开始喜欢起这只肉墩墩让人讨厌的蜗牛。“闯进残疾人和残疾构成的世界,目睹了太多生活的艰难和人生的不幸。”


    “那是1996年吧,你开始残联工作。”蜗牛道。“高密雨水越来越少,河流干涸,我们失去了外界的信息。”


    “是的。如果我是水葫芦,残联是最后的埠口。在这里,我没有漂泊感,流浪感,更多的是归属感,仿佛残疾人的不幸成了我个人的不幸。我的一切与他们有了关联,他们成了我的朋友、亲人,我也是他们的朋友、亲人,都那么自然地发生了。差不多二十年时间,高密近一千个村庄,仔细走过的超过了六百个,做什么呢?摸底调查残疾人的基本情况和康复及生活需求,尽快缩小与健全人的生活差距……”


    “没错!”灯芯草平复气喘,尖声道。“同情心,怜悯心,人类可称赞的情感。沉浸不幸和灾难中,容易被唤醒。滕老接触这个群体二十年,当感触最深。”


    感触最深。滕松杰心里重复道。眼前便展现数年前的画面,依然不寒而栗。人是可怕的机器,内部装载让世界颤抖的发动机。他自语。


    某村离城二十余里,重症精神病患者LW需要救助。滕松杰在老乡指引下,入冬前的某个中午到达村庄,在LW家,目睹了他终生难忘的场景:残破的小院,土屋低矮,两扇外开的窗户,只有铁棱,没有玻璃,三十多岁的LW赤身裸体,浑身黑垢,坐在窗台,头发黏成缕,像被沥青浸过,发梢立着,乱如鸡窝。他的眼睛,目光呆滞,直视对面,眼皮却一眨不眨,面皮的脏垢,看不出本来面目。让人惊异的是,两条粗重的铁链,一头锁了双手,一头锁定铁窗,LW摇晃铁链,撞飞铁锈,不停喊着一个字:“火……,火……,火……!”


    LW是严重狂躁症精神病患者,滕松杰与其父亲,一位六十多岁,瘦如干柴的老人交谈得知,关锁他,实属无奈,一为预防他冲到街上,伤人伤物,二为预防走失。即便如此,他还是不断撕碎身穿的衣服,炕上的席子,无处发泄时,便撕扯铁链,狂躁不止。他几乎丧失语言能力,所求所需,只能单字表达,如果他喊“火”,可能意味着感觉寒冷,需要取暖。大小便,既不自知又无法自理,每日父亲帮他打扫。


    滕松杰了解了情况,拍了照片,骑自行车赶回城里,他深知仅仅通过正常渠道完不成对LW的救助,需要更多社会各方面力量的参与。深夜,烟蒂满了烟缸,又点燃。正常人的世界里,阳光之下,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狂躁症患者怪异而暴力的不正常行为,但在这位患者眼中,他看到了什么呢?是无边的黑暗,还是那所有正常的事物狰狞着给他带来恐惧?他需要毁坏遭遇的一切甚至毁坏自己才感觉安全吗?


    “是啊,这个世界不是你能想象的,正如你无法想象蜗牛和灯芯草的世界。”听得专注,蜗牛滴落的哈喇子濡湿了河沙。


    “蜗牛,别打岔。”灯芯草向滕松杰围拢,急切地问:“后来呢?”


    “后来,LW得到救助、医治。”滕松杰轻描淡写道。“在各大网站尤其半岛论坛发帖后,社会各方面非常关注,力量汇聚,心愿得成。市精神卫生中心的救护车开到LW家门前,我清楚地记得他的父亲,双手颤抖,抖抖索索找不到开锁的钥匙,钥匙找到了,又无论如何打不开生锈的铁锁。我给LW穿带来的衣服,他只是眼神呆滞,没有叫喊,也没挣扎反抗……”


    “或许LW只是需要一个让他感觉安全与尊重的环境,因为他是人。但可能自幼生病的缘故,他没有体会过人的待遇……”蜗牛道。


    “应该说,歧视残疾人的社会状况得到了改善和正在改善。”滕松杰说出的话怎么听都有点底气不足。


    “真的吗?我们体会不到。”蜗牛道。“试问滕老,此类救助你做过多少次?”


    “太多,记不清了。”


    “那么,你能挽救一只垂死的蜗牛吗?”


    “不能。”


    “会常来看我们吗?”


    “当然。”


    “像理事长还是像老朋友?”


    “老朋友。”


    “滕老,你就是一只蜗牛,缓慢地做一件事,但依然是流浪者。”蜗牛又道。


    “或许是,或许不是。”滕松杰道。“蜗牛有顽强和坚持不懈的性格。”


    “你还是根灯芯草。”灯芯草忙不迭插话。“明代弘治朝《本草品汇精要》载:灯芯草,滋生泽地。丛生,茎圆细而长直,莳田泽中,有簳无叶。夏秋间采之,剥皮以为蓑衣。其味寡淡,其心能燃灯——还声音尖细,哈哈……


    “也更像半根灯芯草,像折断在你手里的那段,你看,它正失去水分。”


    “人物一理。却原来蜗牛和灯芯草也会拍拍马屁。”笑声中,夕阳饱餐了孤鹜落霞,缓缓沉入潍河丛林。

       

                                                                                                                                  滕松杰简介

             滕松杰,高密人,1955年12月生,大学文化。历任高密市(县)招待所接待科科长,县侨联秘书,县外事办股长、县台办秘书,市政府驻厦门办事处主任,市残联执行理事会副理事长。现已退休并继续从事扶残助残等公益事业。


                                                                                                                                                                         2016.6.23

                                                                                                                                                          阿龙草稿于高密龙河之春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2175344
  • 文章总数: 3272 篇
  • 评论总数: 2651 个
  • 今日访问量: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