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文学社大篷车 > 日志 > 散文集锦 > 第一章 飞机上的惨剧

第一章 飞机上的惨剧 发表于 2017-2-17 8:57:51

  • 在上次案子之后,我就搬去了费尔家,费尔家在王子路上,是套不大的公寓,但住我们两个还是够的。


      伦敦的天气真是糟透了,蒙蒙细雨连月不开,压抑的气氛简直让人抓狂,我和费尔每天无聊的躲在家里看书或者随他一起去昏暗的警局喝咖啡,天知道这种日子简直让人发霉。


      幸好,费尔在8月19日那天午饭后跟我说,:“嘿!威廉森,高兴吧,上级给我下了指令,让我搭后天的飞机去美国!去那里查一件英国人被杀的案子。


      我兴奋到连手里的红茶都端不稳!天哪!老天开眼!去美国,还是第一次呢!不过不知道费尔是否乐意带我去呢?“费尔,你不介意我与你一道吧?”


      “当然不介意。好啦,后天中午的机票,我们收拾一下,一会就动身,先到机场旁边的旅馆住上一夜。我在那个叫……佘德拉旅馆住过,有酒吧……漂亮女人很多!“


      六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希罗斯机场,这个大英帝国的第一大飞机场,欧洲最繁忙的飞机场!,长长的跑道,一望无际,即使是夜晚这里也繁忙如旧,要知道这里接受飞出了成千上百的来自世界各地的飞机。我们在机场旁的佘德拉旅馆住了下来。


      费尔在房间里洗完澡,邀请我一起去楼下的酒吧里喝两杯酒,我欣然答应了。


      远处的指挥塔再也熠熠发光,跑道上璀璨如昼,夜色侵染成墨色的飞机呼啸着冲向天空。


      我和费尔点了两倍威舍利酒,此酒香醇可口,酒精度不高,最适合当做晚饭前的开胃酒了。



      就在我们在酒吧里谈笑风生的喝酒时,突然有一个黑影从我们面前的窗户外面蹿了过去!


      费尔皱了皱眉头,似乎认识这个黑影,接着他的神情就变得严峻起来。

      费尔反应很快,接着就大喝一声:“站住!”然后就追了出去。

      酒吧里的酒鬼们听见这一声暴喝,都咒骂了起来。


      “费尔!”我紧追了出去。顺便朝着酒鬼们说了一声对不起。


      费尔和那个黑影跑得太快,加之附近的拐角太多,很快我就看不到他们了。


      “费尔!费尔!你在哪?”我只好在街上叫了起来。


      费尔和那个黑影已经跑出了这条街,我想,进去了机场了吧。我找到了机场值班的看守人员,他告诉我:刚才确实看见两个黑影向集装区跑去了。


      我依言走到了集装区,喊道:“费尔!”


      “威廉森!”我听到了费尔气喘吁吁的声音,是从一个集装箱后传出来的,我连忙跑了过去。


      费尔背靠集装箱瘫坐在地上,见我来了,便冲我招呼:“威廉森,过来。见鬼,那只死狗怎么跑这么快!”


      “什么?死狗?”


      “哦,”费尔错了搓鼻子,说:“是一个死不要命的臭胖子,带了个猎狗头套。”


      “这是什么奇怪装扮?”我不禁笑了起来,“好了,你没事吧?”


      “没事,走吧。”


      等我们回到旅馆后,费尔一改路上的开心,坐在床边一言不发,突然,他对我说:“威廉森,你能帮我拿来纸和笔吗?我想这次事件应该和美国那个案子有关系。因为根据美国警方提供的信息,凶手就是带了猎狗头套的胖子!哦天哪!我竟然忘了给你看看那个案子的情况了!”


      说罢,他就从包里拿出来一叠打印纸给我。


      原来,英国富商到美国旅行,但是却在旧金山被杀,根据目击者爆料,凶手是一个穿着黑色西服,头戴猎狗头套的男子,身高体重不详,杀人手法极其残忍,死者头颅变形,手指全部被切掉,现场未发现凶器与任何指纹,经过化验现场的血迹均属于死者,但是死者额头上留下了一个蔚蓝色的图标,警察并没有搞懂这个图标的含义。




      我把资料还给费尔,费尔掏出他的诺基亚232给他的同事加恩.布鲁克斯发了封短信,交代他让他乘坐明早的火车和我们会和。


      加恩.布鲁克斯是个健壮的年轻人。精力旺盛,我们会和之后就一起乘坐飞往纽约的班机飞走了。

      我们三个人坐在商务舱里,靠的很近。飞机要飞行八个小时,我们很快就靠在椅子上睡着了,谁知道到了神奇的美洲大陆会遇到什么事情。还是现在养好精神比较明智。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我们谁也没有想到,就这短短的八个小时,我们竟然会遇到那样的事情。

      “威廉森。有口香糖吗?”费尔戳了戳我,他坐在我后面。

      “有。”我从包里翻出来口香糖递给了他。

      就在他刚刚拆开包装纸,要往嘴里放进去的时候,一个人匆匆忙忙的跑到了跑到了空姐那里:“卫生间里出事情了!有个人……好像死了!”他的神情很慌张害怕。

      空姐听见有人死了,吓得尖叫了一声,全飞机的人都听见了有人死在了卫生间了的事情,不由得各自讨论起来。

      费尔得知情况后站了起来,把刚拆开还没来得吃的口香糖又塞回了包装纸里面。冲乘警亮出了警官证:“这位先生,我是苏格兰场的费尔警探。请你带我去现场……布鲁克斯,威廉森,你们先在这里等着。人多了不好做事。”

      说罢,费尔就和乘警脚步匆匆的前往卫生间,路上还有一个老太太拉住了费尔的手:“警察先生,你一定要抓住凶手……我害怕。”她浑身发抖,显然对于这凶手很害怕。

      费尔点了点头,就到了卫生间。

      大约过了十分钟之后,费尔就回来了。“威廉森,如果你知道死者是谁,你会很惊讶的。”他坐在我身后说道。

      “是谁?”

      费尔很快的眨着眼说:“亨利.罗伯斯。伦敦大商人。”

      “什么?”我十分惊讶!要知道,罗伯斯可是伦敦最有名的慈善家,深受各界人士的尊重,据传女王陛下想要封爵呢!

      “是的。他死了,就坐在卫生间的马桶上。死因应该是下毒,氰化物之类的吧。我在他嘴里闻到了杏仁的味道。死亡时间应该是刚才的半小时之内。据我猜测凶手应该是在罗伯斯的水中下了毒吧?走,威廉森,布鲁克斯,一起去找空姐问个清楚。”

      费尔站起来,来到了那个因为看到了骇人尸体一幕而惊魂未定的空姐旁边。安慰性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美丽的小姐,勇敢点。”

      空姐抬起她那晕红的脸庞,说道:“怎么了?”

      “如果可以我想向你询问一些事情。”

      “请讲……”

      “死者生前问你要了什么东西……我是说吃喝一类的。”费尔耸耸肩,很美国式的做了个鬼脸。

      空姐思考了一下,说:“刚才送餐的不是我……对不起,我马上把相关人士找过来。”

      “麻烦你了。”

      不一会,另一位美丽的空姐被叫到了我们的面前,她穿着空姐制服,姿态优雅。

      “我想我要问的问题刚才那位小姐已经对你说过了吧?”费尔示意布鲁克斯掏出笔记本记录。

      “是的……我想那位先生问我要过一份咖喱饭……嗯……还有一杯苏打水。”

      “那么,有别人接触过吗?”费尔继续问道。

      “没有吧……应该是没有。”

      “应该?”

      “因为我在准备好午餐以后把小推车放在这去上了一趟卫生间,期间不知道有没有别人碰过。”

      费尔眼神一亮,连忙说道:“是吗?是吗!那么请问你有看到什么可疑人物吗?”

      “这个倒是没有……不过,你可以问一下那边的两位小姐,因为他们正对着餐车摆放的位置,应该会看到什么吧?”

      费尔听到这话,就头也不回的直奔坐在最前排的两位小姐了,把刚刚给他提供了如此重要的消息的小姐晾在在了这里。布鲁克斯也没有意识这样的不礼貌,只有我冲着这位美丽的小姐歉意的一笑,说道:“谢谢你。”说完这句话我才追上他们。

      本以为会就此找到凶手,但是没想到那两位小姐因为从上机开始一直睡到刚才,要不是费尔叫醒她们,她们甚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根本没有看见什么可疑人物。

      我们三个人被泼了一盆冷水,垂头丧气的回到座位上。不过还没有两分钟费尔就拍了拍手说道:“别这样!伙计们!没有人看到凶手的模样很正常!凶手肯定会提前观察有没有人能够看到他的……”

      费尔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胖胖的男人打断了:“我看到了。”

      费尔被这话弄的一愣:“啥?”

      “我说我看到了凶手!就是他!”胖胖的男人举起手朝着飞机的角落指过去,就在这时,一股劲风呼啸进了机舱里!所有都被吹得抓紧了把手,警报声震耳欲聋!

      飞机巨大的机体摇晃着,我眯着眼勉强朝舱门看去,舱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再看看刚才胖男人说的地方,哪里还有人!

      我朝费尔大声说道:“费尔!凶手逃跑了!”  

      “净瞎说!那不叫逃跑!那叫自杀!”费尔低着头勉强说道。

      也是,一个人从一万多米高空飞行的飞机上跳下去,就算是超人也不行吧?

      工作人员绑着绳子冒着狂风好不容易把仓门关上了。放眼望去,原本整洁干净的机舱现在已经是一片狼藉!所有人都被刚才气流的对冲吹得头昏眼花。

      我好不容易睁开紧闭着的麻木的双眼,就看到费尔狰狞的盯着舷窗外面,我也看过去,哪还有刚才那个人的踪影。

      “下飞机之后打电话查一下希罗斯机场的登记记录,布鲁克斯。”费尔说道。

      “是,先生!”布鲁克斯整理好吹的凌乱不堪的衣服回答道。

      几个小时以后,我们下了飞机。

      在飞机上颠簸了八个小时,一下飞机的我只感觉头重脚轻。费尔看起来却是毫无感觉,眼睛闪闪发亮,紧紧盯着来往美女的脸蛋看,似乎忘记了飞机上的事情。

      布鲁克斯去管理办公室说明了飞机上的情况,并且要求工作人员与伦敦那边联系一下,获取出入境名单。工作人员答复说明天就会结果,我们可以在机场里面的酒店暂时住上一晚。

      费尔还提了一个要求,要把这次案子的所有关系人都传唤到旧金山,并且让美国警方把旧金山那个案子的关系人先集中起来,两次案子一定有什么关联,所以集中起来办案会比较容易。

      在机场大厅里面磨蹭了两三个小时,办妥了一切之后,我们住进了美国警方提供的酒店房间里面。

      我们三个人住了一间总统套房,三个房间,刚刚好适合我们三个男人一起住。费尔先选中了冲着飞机跑道的一间房间,说是晚上睡不着觉可以数飞机……简直就是个孩子!我和布鲁克斯相视苦笑……

      第二天凌晨五点半左右,我就被一声怪叫惊醒了。

      我连忙掀开被子,跑到客厅里,发现费尔已经穿戴好衣物站在那里,而布鲁克斯才刚刚揉着惺忪的双眼盯着蓬乱的头发打开门出来。“发生什么了?费尔?”我向四下望了望,并没有人,就向费尔询问道。

      “猎狗……来了。”费尔紧皱着眉头,指着打开的房门说道。

      不知道什么时候,房门已经被打开了,外面空荡荡的走廊闪烁着绿色的光芒——安全指示灯。从走廊上的窗户里面刮进来的风使得门摇曳着,似乎在说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威廉森,你还记得咱们在佘德拉旅馆遇见的那个神秘猎狗人吗?”费尔坐了下来,点燃了他的古董烟斗说道。

      我说道:“当然。”

      “他又出现了……刚才我正在卫生间里刮胡子,就听见外面有开门的声音,我就出来看看。却没想到那个猎狗人拿着一个匕首朝我刺过来。我就跟他搏斗起来,他没有打过我就先逃走了。我追出去一看,已经没了踪影。”

      “你没事吧?”虽然知道费尔曾经在中国学习了六年的武术,比起格斗散打来,优秀的特种兵也会落下风,但是对方毕竟握有匕首,我还是很担心费尔会受伤的。

      “没什么大碍,就是肚子上被他画了一个小伤口……布鲁克斯,你去柜台要一些纱布药品来。”

      “是。”布鲁克斯放下毛巾顶着擦了一半的脸出去了。

      “美国警方已经把旧金山那个案子的详细资料传真到了酒店,刚才送了过来……你看看吧。对罗伯斯点的咖喱饭和苏打水的化验结果也出来了,仅在饭碗和杯壁上检测出了氰化物反应,食物本身并没有被下毒。”

      我接过费尔递过来的资料,开始阅读起来,内容如下:

      


      8月17日,旧金山霍华德路上的一条小巷被人发现了一具尸体。尸体上呈现紫色尸斑,根据法医检查说明,死者死因是机械性窒息,但是死后又被人砍去了双手双脚,死状悲惨。

      和伦敦警方联系过后确认了死者身份。死者名为杰克.丘吉尔。是英国著名的日用品商人,富甲一方。上月来到美国度假。目前其家人正在赶往旧金山的路上。

      有目击者说目击到有一个头戴猎狗头套的人曾在案发现场鬼鬼祟祟的徘徊。所以我们正在加紧寻找此人。

      另外在死者的嘴中还发现了一副蔚蓝色图案,随函附上照片。

      我们调查了死者的关系网,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可疑人物。

      先生遇到飞机案件的尸体正在转运旧金山,预计明日到达旧金山。届时我们的法医将对两具尸体进行对比勘验,观察是否有什么共同线索。

      旧金山全体警员谨侯先生到来。


      

      接下来是一打照片。有很多是案发现场的取证照片。阅读原文的时候我就感到此案的惨烈程度不会亚于我们在飞机上遇见的那个案子,但是看到照片后我还是吃了一惊!死者蜷缩在地上,脸上是明显的机械性窒息也就是常说的勒毙的特征——喉部有一道深深的紫色痕迹,瞳孔放大成痛苦状,舌头伸了出来,变成了紫黑色。并且他的四肢都被人砍了下来,摆在尸体的旁边,场面极其恐怖。

      还有几张照片是那个文中说的蔚蓝色图案,图案很模糊,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只能依稀看清楚是某种动物。

      我把资料换给了费尔,说道:“这个案子有很多问题。

      费尔努了努嘴,亲自站起身来递给我一杯咖啡,说道:“说说看。”

      我大喝了一口苦涩的咖啡,冲走了刚刚睡起来的迷糊,清清嗓子,说道:“第一,这两起案子有很多的相似之处。死者都是来自英国的富商,死状都是十分悲惨,令人心惊。第二,这个霍华德路……谋杀案里的蔚蓝色图案到底是什么?有什么寓意?是凶手留下的还是死者留下的死前讯息?不过是凶手留下的可能性极大,因为旧金山警方并没有提到死者身上有什么有关于这图案的东西。”

      “第三,凶手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和那个猎狗人有什么关系?8月17号犯案,8月19号就出现在伦敦和你玩起了追捕游戏,仅仅隔了两天,他就从旧金山飞到了伦敦,现在又出现在了这里……他似乎对我们的行踪了如指掌,是有人告诉他还是他就是警察系统里的某个人?因为我们的行踪只有苏格兰场和美国警方知道……第四,凶手的动机是什么?旧金山那边说没有可疑人物,那么是无差别杀人吗?但是为什么只选择来自英国的人?又为什么只选择英国富商?是他们的竞争对手做的吗?可是杰克是日用品商人,罗伯斯却是一个航运公司的老板,二者没有什么共同点啊!杰克的日用品可用不着罗伯斯的航运公司来运输……“

      ”说的没错。威廉森。”费尔鼓起掌来,“你说的四个问题都说到了点子上。的确,我们有很多疑问……但是我们有一个很大的优势——时间。”

      我还要说什么,布鲁克斯进来了,拿着医药箱。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