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文学社大篷车 > 日志 > 小说故事 > 406血案(校园小说)连载

406血案(校园小说)连载 发表于 2016-11-8 11:18:13

  • 第五节 死亡

    下午1:20。

    孙所长看过这些稿子之后,大为恼火,似乎认定了李广宁就是案犯,要不是手下人拦住,他都能立刻下令逮捕李广宁了。

    李广宁立刻被带到一间单独的审讯室,孙所长亲自审问,马颛和郑浩思旁听。

    “姓名?”

    “李广宁”

    ……

       把这一套做完后,正式的审讯就开始了。

       孙所长表情很狰狞,或者说可怕,就连事不关己的郑浩思看了也会害怕,估计犯人们看到这样一幅脸孔就根本不敢说谎了吧。

    “9月24号晚上8点到10点你到底在什么地方做什么?说实话!”孙所长把最后三个字喊得特别大声,在狭小的审讯室内回荡,郑浩思感觉自己的耳膜被狠狠的敲击了一下,捂着耳朵闭着眼,就像是鞭炮在自己耳边爆炸了一般。

    李广宁也用手捂住了耳朵,结结巴巴特别小声的回答道:“一直坐在河坝上喝酒。”

    “有人能给你作证吗?”

    “没有”

    “这么说你并没有不在场证明了……”

    李广宁听见这句话很惊讶:“你们怀疑我?”

      孙所长这才意识到自己做的有些不妥,刚才还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转眼间变成了和煦的笑容:“没有,只是有些好奇。我想请教个问题。”

      “请讲。”

      “我们的人从你的行李中翻出来一些文稿,发现有那么一两篇系别人所作,请问那是谁的?”

      李广宁听见这些话一脸迷茫,摇着头:“我的行李中只有我自己的稿子,没有别人的……你们为什么要翻我的行李?”

      孙所长歉意的一笑:“只是例行检查,不要介意。”

      “我真的不知道你们说的是什么。”李广宁一脸无辜的样子。

      接下来就冷场了,李广宁这么说,孙所长也不再说话,就等着下属把调查结果报告过来了。

      刚才郑浩思到达的时候,孙所长就把他找到的文稿交给下属去调查一下到底是谁写的。很快,审讯室的被被推开了:

      “所长,已经查出来了,一共十四篇文稿,有十二篇系李广宁所作,两篇系薛明旭所作。”

      孙所长原本还和煦的笑容立刻变得很严肃,又恢复到了一开始的神情,冲着李广宁森森的说道:“为什么薛明旭写的稿子会出现在你的行李中?我很好奇。”

      李广宁的神情很惊讶,又很迷茫,似乎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行李中会有薛明旭的文稿:“我真的不知道。”

      孙所长似乎没了耐心,又是特别大声的吼道:“难道是稿子自己飞进去的?”

      李广宁吓了一跳,没了底气似的低着头诺诺道:“我是真的不知道……也有可能是别人放进去的!如果真的把我当做嫌疑人,就拿出关键性证据来啊!”说到后面,李广宁又开始硬气起来,似乎意识到自己是学法律的,开始为自己辩护起来。

      孙所长一下子泄了气,鼓鼓的喘气,良久才悠悠的说道:“是的,我们没有关键性证据。但是如果我们找到什么东西,请你配合调查。”

      李广宁松了一口,为自己暂时脱开了警察的追问而放松下来,听到孙所长的话,立刻很开心的回答道:“我会的。”

      傍晚,郑浩思和薛明旭的三个舍友一起回到了华政。

      当他回到自己宿舍时,吴元嘉三个人都忧心忡忡的坐在床边等郑浩思回来。

      他看到几个人这副模样,不由得裂开嘴笑了,一天下来因为杀人案而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下来,“你们这是怎么了?”

      吴元嘉看到郑浩思回来了,激动地站了起来,问道:“怎么样了?抓到凶手了吗?”

      他笑着回答:“没有。凶杀案哪有这么简单就抓到凶手。”

      吴元嘉闻言,叹了一口气,又坐回了床上。古建树和李哲言本来看到郑浩思回来,也是一脸期待,现在却又成了霜打的茄子,蔫了。

      郑浩思当然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他们是怕凶手没被抓到,还会有命案发生,或许会轮到自己。他只得用非常和蔼的语气安慰他们:“没事的,只要我们注意晚上不出去,即使出去也要结伴,其他时间待在自己宿舍不就好了吗?那个凶手不敢这么嚣张的!”

      古建树问道:“这次真的是那个校园恶魔撒旦干的吗?”

      “这个目前不清楚,看现在的情况是他的可能性极大。”

      就在古建树还想问什么的时候,宿舍的门被人敲响了。

      站在门口的郑浩思去开门,他看见406宿舍的米英凡和齐俞俊站在哪里:“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米英凡开口说道:“那个,因为这件案子,所以校领导叫我们过去。”

      郑浩思点点头,回头告诉吴元嘉他们,自己就先跟着米英凡二人出来了。

      他问道:“哪位领导?”

      “教导主任。”米英凡回答道。

      “应该是让我们不要乱传谣言吧?”

      “我想也是。”

      很快,四个目击者和两个死者舍友都来到了教导主任的办公室。

      教导主任是一个矮矮的胖子,脸色很黑,脸上的肉一笑起来都堆在了一起,远看去就像是一尊活的弥勒佛。

      “你们几个人就是被警察带去调查的?”

      米英凡回答道:“是的。”

      “不对呀,应该会有六个人的啊,怎么现在才五个?”

      “我们宿舍的李广宁因为去厕所所以很快就会赶过来。”米英凡回答道。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话郑浩思心中升起了一股清冽的不安……教导主任敲了敲桌子,用着讲话的口吻说道:“你们几个人,是关于406大案的关系人,如果警方有需要,一定要配合调查,不要有所隐瞒……但是呢,平日在学校里就不要乱讲话了,以免引起同学们的恐慌。”

      出来教导主任的办公室之后,郑浩思心头的不安还是没有消散,他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宿舍,坐在床上,想着为什么会这么不安,就在他想得出神的时候,砰地一声,门被撞开,米英凡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李广宁被杀了。

      郑浩思嚯的站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大口喘气的米英凡:“怎么可能!?”自己的担忧成真了吗?

      “就在我们宿舍里……406宿舍!”

      郑浩思跑到了406宿舍,又是极其悲惨的一幕——李广宁靠在上下床的柱子上,头抵着墙,手搭在护栏上垂下来,脸上……那个恶魔撒旦的图案很刺眼,很醒目……

      本来以为李广宁就是凶手,心里认定他就是头号嫌疑人,送到警局却因为证据不足放了出来,现在却又莫名其妙的死在了自己宿舍里——406宿舍!

      郑浩思觉得那个凶手简直就是一个活在现实里的恶魔,短短两天,连续杀死了两个人!为什么!他在心里大声问道,只是两条鲜活的生命,上午还和自己相处在一起!自己明明交代了他们要小心凶手再次犯案,那么告诫他们要小心……最终还是没有逃过吗?还是没有逃过凶手的魔爪……郑浩思突然为自己怀疑过李广宁感到很抱歉。谁知道,他终究也会成为一个无辜的受害者……

    第六节 信件 

    “死者李广宁,男,21岁,C市本地人,华政在校大学生。死因是绳类物体勒毙,凶器目前没有找到,死亡时间是下午3点半左右,也就是一个小时之前。”

      孙所长面无表情的听完了下属的报告,叹了口气:“没想到啊……他竟然死了……”

      还是那个叫窦以彤的女警给郑浩思他们做的笔录。

      “案发当时你们在干什么?”

      “我们五个人都在教导主任的办公室听主任训话。”郑浩思坐在窦以彤面前的椅子上,没了往日的精神头,低着头把玩着母亲给他的护身符。

      窦以彤察觉到了他的异常,走到他的面前,用姐姐的口吻……实际上窦以彤也就比郑浩思大两岁而已……“没关系的,我们一定会抓住凶手的……还有,相信你自己啊……毕竟,马叔叔是你的舅舅啊!有那么一个优秀的舅舅,你也一定很棒的!”

      郑浩思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女警,如水的眸子一闪一闪的望着他,莫名其妙的就有了信心:“我会的。”

      他紧锁着眉头从临时审讯室出来,发现剩下的四个人都一言不发的倚在窗户上,不知道在想什么。看到这一幕,他就没来由的生起气来:“都低着头干什么!怕什么!凶手一定会被绳之以法的!但前提是我们的努力!不要把什么希望都寄之于警察好不好?还有我们自己呢!我们要靠自己把杀害我们同窗的凶手抓住!都振作起来!”

      众人听见郑浩思的话,都睁开了通红的眼睛,瞪着他,这时候窦以彤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吴元嘉。”……

      郑浩思径直来到406宿舍,这个发生了两起命案的地方,李广宁的尸体已经被抬走了,只留下了狼藉床铺,还有薛明旭的那滩血迹……

      到目前为止的走访调查实在找不出什么可疑人物,难道真的是无目的杀人?那么如果,接下来凶手继续作案,目标会是谁呢?目前的两个死者,都是406宿舍里的人,那么最有可能的目标就是剩下的两个人——米英凡,齐俞俊。

      他点燃了一支烟,他口袋里仅有的一只烟,刚一点燃,就被抢的直流眼泪……这是他第一次抽烟,他实在是想不出什么来了,一丝线索都没有,估计福尔摩斯来了,也会头痛好一阵子吧?

      薛明旭案发时,是晚上九点,自己虽然和凶手来了个擦肩而过,但是楼道里面没灯,外面天气又在下着雨,十分昏暗,根本没有看清楚是谁。当时在学校里的足足有几百人,虽然警察经过调查排除了很多,那还剩下几十人……在现场没有留下一枚指纹,一个脚印,没有一个真正目击到什么的目击者,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要确定凶手,几乎就是大海捞针。

      他这样想着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吴元嘉已经回来了,看到郑浩思进来,他递给了郑浩思一枚信封:“诺,有人给你的信……没有署名,是我一进门发现有人放在你床上的。”

    郑浩思接过来信封,果然,封面上什么都没有写,没有邮戳,看来是某人直接放在这里的。信的内容很奇怪,只有很短的几句话,内容如下:

    亲爱的大侦探:

    战国鲁魏楚,忽必烈霸业,赏赐百千强。

                              

    您的仰慕者

      这封信到底什么意思?为什么要给我?是线索?是线索也应该给警察啊!而且新的内容莫名其妙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线索?难道是哪个目击者?看到了凶手,却不好只说是谁,只好弄了这么个哑谜?战国鲁魏楚……应该指的是哪位名士或者名将都侍奉过鲁魏楚三国国君吧?那么是谁呢?同时侍奉过鲁魏楚三国……

      郑浩思立刻来到了学校的图书馆,他不想再耽误一分钟时间!他想要立刻抓到凶手!

      经过一番查询,战国时期同时侍奉过鲁魏楚三国国君的只有号称天下第一名将的吴起。如果信中的三句话分别代表三个字,那么第一句是姓……姓吴?这让郑浩思想到了一个不好的可能性……

      还是继续往下查吧,肯定不是的,肯定不是他……忽必烈霸业,他想起了那个人在开学第一天的自我介绍……难道真的是他?不可能的!不可能!这封信一定是个恶作剧!不过,一字之差也可能改变事情的走向……他抱着希望,希望那个人不是凶手的希望继续查了下去。赏赐百千强……赏赐,赏,赐……嘉奖……嘉!

      “不可能!”他一把撕碎了那封信,“绝对不可能!”他把碎片抛向了空中,他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吴元嘉绝对不可能是凶手!对,这封信一定是凶手故意给我的,是为了扰乱我的方向,一定是!因为吴元嘉当时一直跟古建树李哲言打牌,就连出去上厕所都是结伴去的!不可能有时间作案!

      郑浩思想到这里,原本暴戾的心情瞬间平复了下来,他不能接受外界的干扰,要凭借自己的势力去破案,不能寄希望于别人的帮助。

      现在,任何人都有嫌疑,除了有确切不在场证明的自己的三个舍友。还有齐俞俊和米英凡……不对,现在为止自己并没有向他们两个的导师求证。

      他加快了脚步,来到了米英凡和齐俞俊导师的办公室。

      坐在办公桌上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身材高大,为数不多的大学教授还没有戴眼镜的人。名叫季明辉,是法学系的教授。

      季明辉的声音很雄厚:“怎么了?这位同学?”

      他很尊敬的站在桌前,说道:“老师你好,我叫郑浩思,是为了求证一件事情才来找您的。”

      “是为了薛明旭和李广宁被杀的案子吧?”

      “对。米英凡和齐俞俊说当时都在您家里讨论问题,请问是这样的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季明辉突然板起了脸,“要问也应该是警察来问吧?我凭什么告诉你?”

      “这……”郑浩思没想到季明辉会这么不配合,一愣,但随即反应过来说道:”您不想尽早破案抓住杀害自己学生的凶手吗??"

      “你就这么自信自己比警察还厉害?能比警察还要快的破案?还有,我是想尽早抓住凶手,那么这就代表怀疑我的另外两个学生了吗?”

      “没错,老师。我很自信!我相信自己比警察还要快的破案!这并不是怀疑您的另外两个学生,而是为了帮助他们洗脱嫌疑……如果,不是他们做的的话。”

      “哈哈!”季明辉突然笑了起来,“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学生!好了,刚才我只是考验你,看看你有什么本事破案,现在我算你相信你的本事了,好,我告诉你。”

      “9月25日晚上,米英凡和齐俞俊因为一篇论文来到我的教职工宿舍,就在学校后院……跟我讨论一下。当时大概是晚上八点,我们讨论了很长时间,大概有两个小时,一直到十点他们才离开。”

      “他们中途没有出去过吗?”

      “齐俞俊一次也没有,米英凡倒是出去过,是去上厕所,五分钟就回来了。”

      郑浩思合上了自己的笔记本,向季明辉说了声谢谢,就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齐俞俊彻底洗脱了嫌疑,但是米英凡还有嫌疑,说不定他是趁那五分钟的时间回到了宿舍杀死了薛明旭……不过等他来到学校后院时,他就发现自己错了。

       教职工宿舍和学生宿舍虽然只隔了不到十米,但是中间有一堵墙,高达三米,一般人在没有梯子之类的工具辅助下根本翻不过来。即使过来了,学生宿舍唯一的门在的正面,也就是说还得在绕一圈,绕到的正面才能进入楼里面。加上翻墙的时间绕路的时间,没有十分钟是办不到的。

      就在他准备去找薛明旭的教导员了解一下情况时,遇到了出来的齐俞俊,他突然想到了另一种可能,他拦住了齐俞俊:“那天你们去季老师家里的时候,季老师出去过吗?”

      齐俞俊很奇怪的看着郑浩思,似乎对他问这个问题很奇怪,说道:“没有啊。怎么了?”

      ”没事。你去忙吧。"没有啊,那就难办了,目前为止最有可能犯案的三个人都有了不可能犯罪的证据,剩下那几十个人只能一点点的查了。

    第七节 讯息

      薛明旭的教导员名叫楚晴晴,是个二十八九岁的年轻女孩。

     “薛明旭平常都有什么爱好呢?楚老师?”郑浩思问道。

      “写文章发表在杂志上……”楚晴晴托着下巴说道。

      他打断了楚晴晴的话:“这点不用说了。我已经了解了。”

      楚晴晴显然对他打断她的话很不满,鼓着腮瞪了一眼郑浩思,调整了一下呼吸继续说道:“还有就是他的叔叔在计算机研究所工作,平日里对于外国的那种电脑很感兴趣。”

      “还有吗?”

      “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我又不是小学班主任,对于学生的什么事都了解的很清楚……”

      “谢谢了。老师再见。”郑浩思说了声再见就离开了办公室。

      他不知道再去找谁了解情况,案子的关系人都找完了,找到的线索还是极其有限。他回到了宿舍,古建树和李哲言早已经回来了。

      刚坐下的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宿舍太吵了,让他无法静下心来思考。他站起来来到了案发现场,406宿舍。

      他掏出他的小本子,写道:

      那个黑衣人到底是谁?男的女的?是学生还是老师?是学校外的人还是学校内部的人?到底谁是恶魔撒旦?

      薛明旭是被人用雕塑砸死的,按理说肯定会发出叫喊声,可是为什么在同一楼层的吴元嘉三人什么也没听到呢?

      李广宁是被谁杀死的?和杀害薛明旭的是同一个凶手吗?如果同一个凶手,警方明明已经开始怀疑李广宁了,应该是凶手转移注意力逃脱的好机会,为什么又把李广宁杀死了呢?

      到底是不是无目的杀人?如果不是,接下来还有没有受害者?如果有,接下来死的会是谁?目前的两个死者全都是406宿舍的成员,难道接下来的目标还会是剩下的两个人吗?

      那封信到底是谁给我的?为什么要放出烟雾弹来迷惑我?是凶手吗?还是哪个人恶作剧?

      还有,就是那个一直搞不懂,十分令人在意的那个箭头。到底是什么意思?指向什么?

      写完后,郑浩思便凝思起来。他的这些问题都是隐藏在心里很久的问题,如果让他一个一个的推理,最有可能推理出来的就是第二条——薛明旭没有发出叫喊很有可能是被人偷袭,现场没有搏斗的痕迹来看应该是一击放倒。如此想来,很有可能是熟人犯案。那么这样一来,范围就缩小了很多。

      他觉得有些累了,这些天来一直没有睡好觉,心里一只想着案子,如今静下心来坐在这里想事情,便不觉有些困了。

      他顺势躺在床上,是薛明旭的床。

      他平躺在床上,双手放在身体两边,手自然弯曲着,闭着眼……就在即将进入梦乡的时候,郑浩思猛地睁开了眼。

      他坐了起来,看着自己自然弯曲的双手,突然想到了什么。再看看地上当时薛明旭躺的位置,他翻下床,朝床底看去——

      一行数字,血色的。

      260614。

      郑浩思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他当时在薛明旭尸体上看到的那个箭头是画在薛明旭的左手上没错,可是他只想着左手的位置指向,却忘了手是自然弯曲的!自然不是指向门,而是床底!

      自己怎么这么笨呢?怎么没早想到呢!?他越想越来气,最后竟真的扇了自己一巴掌。

      可是,这段数字什么意思呢?260614……存折密码吗?显然不可能。既然是薛明旭留下的死亡讯息,应该是有关于凶手的线索。之所以没有直接写谁是凶手,应该是怕凶手回来看见,销毁掉。

      260614,这个密码到底是什么意思?260?614?是这样断开的吗?还是26,06,14呢?如果是260、614,是某本书的页码吗?不太可能,薛明旭没有留下是哪本书的讯息。如果是26、06、14的话,是什么呢?薛明旭会用什么来当做线索呢?

      他喜欢写文章,经常在杂志上发表文章,会是他发表杂志的期刊号吗?不对呀,没有那个杂志是这样的期刊号。电脑……电脑?我记得……

      郑浩思拿着记下来的纸条立刻找到了古建树,他记得古建树说过,他的爸爸是计算机研究所的研究员,应该会知道那个的顺序!

      “古建树!”他破门而入,把宿舍里面的吴元嘉和李哲言吓了一跳。

      “你干嘛啊,老四。”吴元嘉捡起来刚才被吓了一跳扔在地上的书问道。

      “二哥呢?”他没有在宿舍里发现古建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难道……

      李哲言答道:“他去厕所了,刚出去。”

      郑浩思闻言,朝着走廊尽头的厕所狂奔了过去。

      又是那个黑衣人!

      就在郑浩思跑进厕所的一瞬间,从窗户飞出去了一个人,他一眼就认出来就是那个雨天撞了他的黑衣人!“站住!”他还是晚了一步,黑衣人从窗户飞了出去,已经不见了踪影。

      就在郑浩思探出头四处寻找黑衣人的时候,他突然觉得铁质的锈迹斑斑的窗户框有点不对劲。仔细一看,原来是铁锈上出现了一个细细的光亮的痕迹。他笑了,笑的很神秘……

      古建树没有大碍。只是被敲昏在了厕所里,应该是凶手听见郑浩思来了,还没有来得及下手慌慌忙忙的逃跑了吧。

      回到宿舍的时候,郑浩思没有理会吴元嘉的询问,而是把那个数字条递给了古建树,并说道:“你爸爸不是在计算机研究所工作吗,明天你能带我去找他一趟吗?”

      古建树疑惑的盯着数字条,不明白郑浩思唱的这是哪一出,不过看看郑浩思那阴沉的吓人的脸色,还是不由自主的点点头。  

      第二天早上研究所上班以后,郑浩思就拉着古建树来到了研究所。

      研究所从外面看去只是一栋普通的两层民房,进来才知道里面摆满了大的和微型计算机,工作人员匆匆忙忙的跑来跑去,一副欣欣向荣的情景。

      古建树找到了他的爸爸,向他爸爸说出了郑浩思的请求。

      “要一个键盘?干什么?”古建树的爸爸是个精干的中年人,听见这个不着头脑的请求,不由得问了一声,

      郑浩思回答道:“十分钟就还你。”

      古建树的爸爸只好答应了,找了一个键盘给了他。

      他拿着键盘找到了一个桌子,坐下来对着那串数字研究起来。古建树在旁边看着。

      如果我的猜想没错,这段数字应该是键盘上二十六个英文字母的排序。翻译过来之后应该是凶手的名字或者名字开头大写字母。

      26——对应的是键盘上最后一个字母M

      06——对应的是Y

      14——对应的是F

      MYF,米英凡!

      凶手就是米英凡!

      这样一来,自己在厕所窗户上发现的那个痕迹就可以解释薛明旭死亡之谜了!

      “二哥!你快去通知警方说我已经找到凶手了!让他们赶紧把米英凡控制起来。”

      “可是……”

      “没那么多可是了!再晚米英凡就跑了!”郑浩思吼道,引得研究所里的人都朝这边看过来。

      古建树没再说什么,而是直接用研究所的电话报了警。郑浩思则出了研究所,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华政。

      时至中午,天却不前些日子那么热了,明天会有台风,今晚就会有大暴雨。

      郑浩思四处打听终于得到了米英凡的位置,他正在季明辉的办公室里

      他急急忙忙的朝着办公楼跑去,却不知道,办公楼上正有一双眼睛盯着他……

      他冲进了季明辉的办公室,可是却四下没人!让郑浩思直呼不妙,自己上了凶手的圈套了!

      就在他想要转身逃离的时候,后脑突然被人用棍子重重的敲了一下,郑浩思只觉得眼前一黑,就栽倒在了地上……

    第八节——幕后

      等到郑浩思苏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下起了瓢泼大雨,路上已经看不到行人了。

      他的后脑勺鼓起来一个大包,一动就疼得龇牙咧嘴,他忍着痛捂着后脑勺站起来,发现自己已经在宿舍里躺着了。

      吴元嘉看到他醒来了,连忙过来关心的问道:“你没事了吧?”

      “没事。二哥呢?”

    “警察来过了,老二他跟着警察去了警局。真没想到凶手竟然是米英凡……他也真下得去手,这可是一个宿舍的同学啊!对了……刚才在你的口袋里掉出来一张纸片。”吴元嘉说着递给了他一张黄色的纸片。

    亲爱的大侦探:

      真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快就破解了这两件案子。看来我也要被你逼得要逃走了。

      你以为真正的凶手是米英凡吧?没错,凶手是他没错,可是……

    你若是想要知道真相,就来无明湖的小亭里。届时,你我做个了断。

    你的仰慕者 季明辉

      季明辉!这三个字就像一把锤子重重的敲击在郑浩思的心头。自己寻寻觅觅,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幕后黑手竟然是这个真在三尺讲台上教书育人的季明辉教授!

      郑浩思来不及多想,问吴元嘉要了一身雨衣,告诉他赶紧报警让警察赶紧来,慢了的话米英凡就有可能没命了!

      郑浩思蹬着自行车来到了无明湖。这个五年前发生的第一起命案的地方。

      直到现在,郑浩思才明白,所谓的校园恶魔撒旦,就是季明辉!五年前和四年前的案子,就是他所犯下的!至于薛明旭和李广宁的案子,则是米英凡犯下的。至于季明辉和米英凡为什么会勾搭到一起,这就不得而知了。

      他冒着倾盆而下的大雨,来到了无明湖边的小亭子里。

      “出来吧。”亭子里没有人,应该是躲了起来。郑浩思喊了一声。

      草丛里传出了一阵摩擦声,有两个在大雨里显得模糊的人影站了起来。

      季明辉此时没了平日里教授模样的温文尔雅,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狰狞,他的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抵在米英凡的脖子上,米英凡却没有害怕的样子,反而是一副享受的神情。

      “大侦探,其实在你朝我的办公室跑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已经找到了破案的证据,但是你怎么会知道呢?如果不介意……你还有耐心的话,就向我解释一番吧。”

      郑浩思怎么会没有耐心?警察还没有来到,如果现在贸然触怒季明辉,自己就被动了。“很简单。薛明旭临死之前在他的床底下留下了一串数字:260614.一开始我不明白,后来我才知道这是电脑键盘上的二十六个英文字母的排序。 26——对应的是键盘上最后一个字母M,06——对应的是Y,14——对应的是F,MYF,不就是米英凡嘛!而且在我找到古建树的时候,米英凡防止暴露,从厕所的窗户跃了下去。当我看到窗户上的磨痕时,我就明白了。米英凡事先在窗户上绑上了一根绳子,连接对面的教学楼的四楼,从窗户上一跃而下,并且解开绳子,就像荡秋千一样荡到了对面的三楼。而且那地方很偏僻,不会有人经过那里,所以很简单的就脱离了现场。”

      “薛明旭的案子使用的是同样的手法。他从你的教职工宿舍‘飞’到了学生宿舍的三楼,杀死了薛明旭,在用事先准备好的绑在学生宿舍三楼的绳子‘飞’到教职工宿舍的二楼,再跑回到四楼回到你那里。整个过程也就是用了六七分钟。很简单的就做到了不留痕迹杀死被害人。李广宁案却不一样,米英凡看我怀疑李广宁却杀死李广宁的原因我想应该是——挑衅我。他在和齐俞俊去叫我们之前,趁着李广宁上厕所杀死了他,又看齐俞俊在宿舍门口等着他,就在厕所里喊了一声让他进来厕所帮他递纸之类的话,趁着这个机会背着李广宁用绳子飞到了对面的三楼,再用绳子滑到……这回应该是用的滑索回到了宿舍三楼,安置好尸体,再出来跟齐俞俊一起去找我们。至于怎么跟齐俞俊解释为什么又在宿舍里出现了,随便撒个谎就可以蒙混过去了。”

      季明辉很认真的听完了郑浩思的推理,顿时哈哈大笑,不住点头,说道:“厉害啊厉害,不愧是推理小说家的外甥!那么,你现在应该知道我是谁了吧?”

      “知道!”就在郑浩思刚刚讲完这句话的时候,远处突然想起了刺耳的警报声。

      出现这样的情况似乎是在季明辉的预料之中,他并没有惊慌,而是架着米英凡缓缓地退出了亭子,边说到:“让警察不要过来,否则我就杀了他!”

      郑浩思闻言立马朝着前面的警察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季明辉架着米英凡缓缓地向学校门口走去,没有一人敢动作,生怕季明辉对米英凡做出什么事情。

      就在季明辉二人完全隐没在前方的大雨中时,郑浩思冲进了雨幕,警察也赶紧跟了上来,却发现米英凡一个人躺在地上,季明辉消失了踪影……

      雨,还在下……

             本文作者:未来文学社2016级10班会员 齐昊

            责任编辑:公皓(本社社长-南校区)

            指导教师:蓝咏今(作者打字)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