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诗歌摇篮 > 日志 > 诗文转载 > 诗文追悼韩作荣

诗文追悼韩作荣 发表于 2013-11-15 8:29:17

  • 诗文追悼韩作荣

    意象的魅力

    ——从《老家》谈起

    韩作荣

    读《老家》,让我想到意象派诗歌。没有矫揉造作、堆砌词藻、无病呻吟的感伤,没有甜得发腻的比喻和庸俗的训诲。作者并不直抒胸臆,避免直接表达主观的精神感受,也并不以激情为动力,用自己的痛苦、欢乐、渴望、悲哀将诗行浸透。作者找到了“客观对应物”,用“井”的意象凝炼、集中地表现情感。约束主观意识,通过“井”来思考和感觉。

    如果说,诗之意象是“理性和感性的综合体”,那么,作为组装这首诗的主要意象元件“井”,则已不是可有可无的了,是诗的血肉,也是灵魂,是“呼吸着的思想,思想着的身体”,是情感和思想的有机结合,充满了感性的魅力和理性的光辉。很显然,如果把“井”这一意象去掉,这首诗则不存在了。

    意象的选择有无魅力,还在于诗人对生活有无独到的体验。“老家很深”,虽然起始句显得突兀,但不平常,有别于一般的泛泛的罗列形象的思乡诗。是指“井”的深,直至岩层,也是情感的深度,液体的情感动荡着清醇和至柔,其意象选择是聪明的。随后,围绕着井这一主体意象,便有了“母亲说/我是从井里捞上来的”这样的句子。语言随意、洒脱,诗意存在于上下文的语言环境之中。人,当然不是从井里捞上来的,但“井”作为“老家”的借贷,不正说明人都是从“故土”中出生么?在这两行诗的背后,是有丰厚的蕴藏的,儿时的天真,年青母亲的羞涩、乡村的宁静,从井壁爬上来的故事,会让你想得很多很多。一个“捞”字,体现了生命的神秘感和偶然性。而父亲,是“井上的一架辘轳”,读之让人感到意外,但又在情理之中。诗,就存在于这种“意外”的表述里,有些互不相关的事物碰到一块,往往会产生诗意。被鲁迅先生称之为中国最杰出的抒情诗人冯至先生的《蛇》,其中“我的寂寞是一条长蛇,冰冷得没有言语”被人称道,还在于将“寂寞”和“蛇”连在一起,这是独到的体验,其“蛇”已上升为意象,已不是诗中可有可无的比喻了。

    这种意象派的诗歌,一般都写得单纯、集中,鲜明而不荒杂。单纯,给人的印象会更明晰一些。《老家》虽较为单纯,但原稿中也有重复之处和横生的枝蔓。这在修改稿中已删去,不再赘述。其中“每年每年/总有好多故事爬上来”,虽也有意味,但于这首诗中,显然是带有“离心力”的因素。

    意象派的诗虽较为精美、新奇,但诗歌在注重诗之一端的特质时,往往是在牺牲诗的其它特质的状态下形成的。意象派的作品往往给人的感觉是分量不足,缺乏博大精深的生活内涵。

    好的短诗,应当是看来单纯,即表现方式单纯,所表现的内涵则应当是复杂、丰厚的。单纯到了十分就是深沉了。

    如果说,长篇巨制难,短章写好也并不容易,短章应当象火柴一样,在读者的瞳仁擦亮,让人感知其光芒和热力。

    抄我的一首近作《连衣的短裙》为此文作结——

    也许,诗

    也该像女人的裙子,越短越好

    可那应当有短之外的魅力

    如果短裙下没有秀丽的腿

    那衣裙只会给你带来一些沮丧

    噢,我寻觅精短延伸的诗意

    淳净和流畅温婉的声音

    就像面对两条漂亮的腿

    你不该用语言将它们遮住。

    1991924夜写于北京

    摘自《人民文学》副刊一九九一年第五期

    附:李丹平诗《老家》

    老家

    李丹平

    老家很深

    是一口汲不干的水井

    深入泥土直至岩层

    母亲说

    我是从井里捞上来的

    我相信父亲

    就是井上的一架辘轳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2446572
  • 文章总数: 832 篇
  • 评论总数: 1400 个
  • 今日访问量: 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