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颂舟 > 日志 > 我的日志 > 故乡美丽的秋天

故乡美丽的秋天 发表于 2019-10-22 16:03:30

  •     一场秋雨把思绪拽得很远很远,安丘故乡的山,故乡的水,熟识的村子,壮丽的峡山,久违的气息又回到了身旁……我的故乡美丽,故乡的秋天更美丽。
         我的童年在农村度过好长一段时间,那里十分宁静,一直都是那样祥和,永远充满灵气。对于那蔚蓝色的天空,我只想用一尘不染来形容,因为那里的天空永远都是那样干净透明,没有随风飞舞的白色垃圾,没有四处飘散的黑色烟尘。我一直都深深地爱着那里,爱着那里那片金黄的果实,山里那红黄绿相应的美丽景色,更爱秋风起落叶飘的感觉。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农村的秋天用金色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站在大地里放眼望去,金黄熟透的谷穗,金色的玉米棒,毛茸茸的黄豆,纷飞的树叶,红红的高粱穗,绿油油的各类蔬菜……孩子可不关心收成如何,最关心的就是那些可以让我们解馋的果实。到秋收的时候也会和小伙伴一起跟着大人到田里去,地里有吃不够的东西,孩提时代就长了个吃心眼,感觉那是最愉快的时光了。那玉米以及埋在地下的地瓜和花生吸引着我们,印象最深的是烧玉米棒和花生,那时到了地头休息的时候,大家便抱柴点起两堆火来,将玉米棒和花生分别放到火里,估计火候差不多了熄火,用棍子从灰里扒出每人抢自己的,拿在手里一开始太热,边吃边口中吹着冷气,后来便狼吞虎咽,不一会便风卷残云,消灭的一干二净,最后人人是灰头土脸。
         我家院子里的两颗枣树,在秋风的吹拂下,昨天还是青青的枣子,仿佛一夜之间就羞红了脸庞。每到这时,用粗的木棍依次打枣树的树枝,一棍下去枣叶枣子就簌簌的落下来,像是下了一场花雨,样子壮观极了。邻居也不用招呼,一般都来帮忙拾枣,想拾就拾,想吃就吃,一点也用不着客套。这时候,小伙伴们最活跃了,他们拾枣的速度一点都不比大人慢。可往往是捡一阵子,然后把衣服上的兜装得满满的就溜了。在我的印象中,收获的枣子很多、很多。鲜枣一般是被晒起来,晒成干枣,有时也会到集上去卖,因为几乎家家都有枣树,即使卖也值不了多少钱。滴着雨水的桃树,最容易招来一群顽童,桃子才是青青色,早有孩子爬上树。我最爱院中那棵年迈的石榴树,每年春夏总会在院子里撒下片片火红的落瓣。到秋天石榴越长越大,孩子们的口水也会越流越多,但是大人也就越看越严,不准孩子提前采摘。我常常坐在石榴树下,眼巴巴地看着那些已经发红的石榴。直到中秋的时候,奶奶才会把石榴摘下来。家里没种柿子树,一次我就向奶奶要柿子吃,奶奶答应等到赶集让叔叔去买。那天早饭后叔叔扛着一袋子花生到集上去了,我想一袋子花生肯定会换回好多柿子,盼啊盼啊叔叔回来了,可布袋里只带回十几个柿子。以后我才明白,一袋子花生卖的钱也不能光买柿子啊!
         我家的庄稼地靠村子近,那时家家户户都是散养鸡、鹅等家禽,最可恨的就是成群的麻雀,庄稼割倒后,怕它们糟蹋粮食,叔叔就叫我一早一晚去地里看着。萧瑟秋风,吹透了单薄的衣服,冻得我浑身发抖。邻家的几个小孩,用高粱秆在自己家的地头搭起窝棚,挡风御寒。有麻雀赶麻雀,有鸡撵鸡。秋天我们经常在地里捉蚂蚱,都说“秋天的蚂蚱没有几天蹦达头了”,登登山、双目甲都飞不动了,这样的蚂蚱是最好逮的,不一会就逮了不少,我用叫毛骨有长长的草把蚂蚱穿起来,坐在地头玩赏,然后带回家中,让奶奶放点盐油炸出来味道好极了。
         童年的秋天蓝天是诱人的,因为蓝天下有朵朵飘浮的白云,因为朵朵白云下有排排南飞的大雁。奶奶说它们都到南方过冬去了,我问南方不冷吗?奶奶说南方冬天树叶也不落肯定不冷。雁歌阵阵,心歌也阵阵,好想好想有一对翅膀,跟随白云飞向南国,看看江南的童梦,是否也如我,在晨晖里攀树,在星光下坠河。秋天的晚上,我们还对着满天星光,数着星星,围在老人身旁,陶醉在《牛郎织女》的神话里。童年村后有一条小河,是潍河的支流,河水很清很亮,唱着歌儿奔向远方。如果平时站在河边,你就可以清晰地看见水中的一切,比如漂亮光洁的石块,游动的鱼儿、河蟹等等,下河还能捉到蟹子,那种景致真的非常美丽,只是现在小河和过去的景致早已全无。

        童年的秋天,是我们的快乐季节,是我们生命里,永远也挥之不去的印记!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5154788
  • 文章总数: 376 篇
  • 评论总数: 6803 个
  • 今日访问量: 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