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颂舟 > 日志 > 随笔 > 怀念母校青岛一中的学习时光

怀念母校青岛一中的学习时光 发表于 2018-3-31 8:55:36

  •      2018-03-28 作者:颂舟


        青岛城市档案论坛2018-03-28 在公众号“青岛记忆”栏目又发表此文并加了【编者按】:本文作者为青青岛社区网友“颂舟”,发表于2009年5月8日。表达了对母校青岛一中的深厚情感。

        全文如下:记忆和梦境经常随着倒流的时光,将我带回四十多年前的母校,坐落在青岛市南区单县路上的青岛一中,她的前身是1924年2月成立的私立胶澳中学、胶澳商埠公立中学,1929年3月改为青岛特别市市立中学,是新中国成立后首批确定的省属重点中学,至今已有八十五年的历史了。1926年,私立胶澳中学改为青岛市市立中学校,是青岛最早的公立中学。

         我是1964年秋天考入母校的,在这里度过了六年学习时光。当年胸前带着白底红字一中的校徽是多少少年的梦想啊,全省重点中学,一批德高望重的教师,绚丽多彩的校园,宽阔的运动场,篮球场,书籍齐全的图书馆、全市仪器齐全先进的实验室。记得刚刚踏入母校大门,高年级同学带着我们这些小校友参观学校的情景历历在目。

         大门正面是一座坐北朝南的日式砖木结构教学楼,通常叫西大楼,每间教室都朝南,全是木地板,我们坐在二楼的教室里上课,可以看到大海涨潮、退潮,可以看到大海的颜色,可以看到轮船进出。学校东面还有一座砖混结构的四层教学楼,是上世纪50年代盖的。全校有32个教学班,学生有1600多人。任美云老师担任我们的班主任并教俄语,她是1962年从华东师范大学分配来的高材生,上海人属江南美女,听她的课真可以说是艺术享受,她的卷舌音发得很好听,富有弹性,一开始我们发不好,她一遍一遍的不厌其烦的教,直到教会为止。语文老师孙燕寰是一位中年女士,给我们讲的第一课是许地山先生的散文《落花生》,她深入浅出,课讲得好极了。学过课文后,孙老师让我们也写一篇作文,结果有的同学模仿许先生的课文写了种蓖麻,也说爱吃蓖麻,岂不知蓖麻和花生不一样,是不能吃的,孙老师在宣读这位同学的作文并加以点评,引得全班同学哄堂大笑。生物老师闽佩芙是一位近五十岁十分慈祥的女教师,春秋季节她穿着毛衣上课,把我们羡慕得不得了。她是四级教师,工资85元,一个人生活水平肯定较高了。她教课一丝不苟,还带着我们到公园看动物,同学们很乐意上生物课。每讲完一次课她当堂就让同学们总结某一动物的特点,我们在上她的课前都是先预习,她提问时,同学们全都举手,回答也很正确,闵老师也很高兴。我参加了生物兴趣小组,每到课外活动都到实验室在她的指导下解剖青蛙、草鱼等动物。历史老师吴袭明是三级教师,工资是96元,那在六十年代就不算少了。他能把枯燥的历史课讲得趣味盎然,课堂上有时静得掉下一根针都能听到,时而笑声不断。对一些历史年代和大事,他还能编一些押韵的顺口溜,使我们便于记忆掌握,如秦朝末年的农民起义,他编出“公元前二零九,陈胜、吴广下了手”,可以说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物理老师于晋玉是二级教师,工资117元,听说全市也没有几位,不过他教高中物理,我没听过他的课。我想那时如有家教,母校这些老师不知能教多少学生呢!收入一定可观。我在班里字写得还说的过去吧,任老师推荐我担任班里的学习宣传委员。一生中干了二十几年的宣传工作,我想这都与母校的培养和教育分不开的。

          学校面向全省招生,学校有好多宿舍,有的学生住校。白天上八节课后,晚上还上两节晚自习,正常点名,周六晚休息,周日晚照常上。学校还有华侨学生,特别是1967年印度尼西亚苏哈托政权反华排华后,许多学生归国后进入一中学习。我记得有个叫沈德宝的学生人高马大,还是学校篮球队的。不过那时粮食定量供应,作为他又能吃,市侨办的同志几次来校帮助他们解决困难,但也只是杯水车薪。为了节约粮食,沈德宝经常采取减少活动量的办法,我还到宿舍看过他几次。学校里有两个大湾,北面的大湾能大一些、深一些,南面的大湾小一些、浅一些,大湾里面养着红鲤鱼、草鱼,每到下课和中午时光同学们都在大湾边欣赏鲤鱼游上游下,扔下点馒头和饼子鱼都抢着吃。我们做生物实验课的标本大部分是取自大湾里的鱼。早上我们坐在湾边垂柳的石凳下读书和学习,课间坐在石凳上谈话玩耍。学校还有一些空地,划给每个班,现在叫承包吧,学生们在老师的带领下种上花生、花草,浇地的水都是劳动课上从大湾挑水。校园里菊花、月季花、步步登高等花一年三季不断,蜂飞蝶舞,十分漂亮,现在来说就是花园式校园了,但那时没听说有评比的。每到节日辞旧迎新之际全校召开茶话会,校长致辞,然后以每个班为单位在教室演节目,品尝自己种的花生,吃起来特别有味道。

         校园的东南面是标准的田径场,这在青岛的中学是不多见的,学校开运动会不用外出,倒是许多外单位的来校开运动会。每天早上我们早早来的操场,同学们有的踢足球有的在跑步锻炼,每天早上也得跑上个一千五百米。尤其是田径场旁边有一自然的上坡跑道,大约一百米,对锻炼我们的耐力很有帮助,就像在人生路上的冲刺一样,我们经常反复跑上跑下。有一年我曾经参加过学校的运动会,报了800米赛跑还挂了名,不过叫我领教了比赛的艰难。在这块场地上,培养出一批田径好手,每年的市中学生田径运动会,一中都会取得大面积的丰收。我国著名三级跳远名将田兆中就是一中毕业的,当时在校读书时,他的学习成绩也不错,学校老师经常拿他的成绩表让我们看,要我们向他学习,做到德、智、体全面发展。学校的体育老师李祥钰,既是足球教练又是篮球裁判,就是在这块场地上摸爬滚打,他带领的学校足球队在青岛多次拿过中学冠军,还代表青岛到省里参加联赛,培养出田禾这样的省足球队门将和张崇发这样的省足球队主力前锋。李祥老师后来活跃在青岛工人篮球队联赛的赛场上,那时裁判一场比赛的报酬经常是一枚毛主席像章。学校的南面是十个篮球场和四个排球场,每天课外活动十分热闹,为的是抢个篮球架,我们早早就来到篮球场,我的投篮命中率还是比较高的。但必须保证两个篮球场供校队训练和比赛,校篮球队人才济济,可以同时排出两只代表队出去打比赛,经常拿冠军。董宝昌、马跃国是校队的主力,上世纪70年代也是青岛队的主力前锋和后卫。赵玉鲁老师是从广东篮球队退役的,技术十分精炼,曾经代表市队参加比赛,在场上没有人能阻挡住他的运球、进攻、投篮。

       学校的最南边有一音乐教室,为的是远离教学楼,减少干扰,音乐教师陈金熬教全校的音乐课,经常摇着老式留声机,让我们欣赏学唱优美的歌曲,每天都从那里传出美妙的歌声。他还担任学校管乐队、民乐队、合唱团的指导教师,他真是有音乐天才,那么多的人在演奏,谁演奏错了他一下子就听了出来,指挥棒马上指向你,叫你不敢懈怠,每到全市中学生运动会和重大节日都是乐队大显身手的时刻了。陈老师培养的音乐教师遍布全青岛市。一段时间同学们传说他就是著名的作曲家韩笑。

         母校1966年6月8日,新中国成立后首批确定的省属重点中学,停课开始了“文化大革命”,正常的教学秩序受到了冲击。但是有一批素质较高的老教师和好学生,母校没有搞武斗,没有搞“打砸抢”,自豪的是在最短的时间里恢复了正常。母校的损失最小,文革中,学校的图书室一本书没有丢失,仪器室一件仪器没有损坏,这不能不说是奇迹。

         八十五年来,在数以十万计的母校毕业生中,人才济济,群星璀璨。其中有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中科院院士、前南京大学校长曲钦岳以及中共中央候补委员、海尔集团首席执行官张瑞敏、全国人大代表、青岛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总裁常德传等一大批杰出人士。母校培养了全国不少有名的人才,但是也从母校走出了大批平平凡凡的祖国建设者和保卫者,为国家为社会作出了贡献,这些人也是母校的骄傲,这已充分证明:母校是优秀建设人才的摇篮!

        后来,当我踏上艰难而又疲惫的人生之旅,当我陷入坎坷不平的前进道路时,母校的这种情意常常飘忽而来,美妙而温馨,瞬间的却又是永恒的,充满了欢悦的音乐,充满了新鲜的生命活力,母校接收培养我,使我毕生不敢有懈怠。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2759800
  • 文章总数: 436 篇
  • 评论总数: 6785 个
  • 今日访问量: 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