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颂舟 > 日志 > 随笔 > 世界屋脊行(之九)参观日喀则的扎什伦布寺

世界屋脊行(之九)参观日喀则的扎什伦布寺 发表于 2017-12-20 7:36:26

  •        “我的家乡,在日喀则,那里有条美丽的河……”,歌手黄红这首动听的歌曲,把日喀则唱红了。日喀则藏语又称“昔卡桑珠孜”,意为“土质最好的庄园”,是西藏的第二大城市。雅鲁藏布江及其支流年楚河在这里汇流,平均海拔3800米,来西藏不到日喀则等于白来,何况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单位有好几位领导干部在这里担任过市委书记,这块美丽的土地上有他们辛勤劳动的汗水,有着青岛援建的项目,所以一定要到这座美丽的城市看一看。从拉萨到日喀则约300公里,翻山越岭,山高路险,急流险滩,坐汽车则需要七、八个小时。因此从拉萨坐火车去日喀则是最佳的选择,一个是速度快,再是平稳便捷,可以比较好欣赏沿途风光。
           九月八日早上从拉萨乘坐火车中午抵达日喀则,这里秋高气爽,海拔不是很高,基本没有高反。西藏分前藏和后藏,后藏以扎什伦布寺为中心,是历代班禅额尔德尼的驻锡地,享有久负盛名的浓郁的宗教文化,因此午饭后不休息就来到扎什伦布寺参观。该寺始建于明正统十二年(1447年),位于日喀则市城西的尼色日山坡上,建筑面积近30万平方米,扎什伦布”藏语意为“吉祥须弥山”。宏伟的建筑要数大弥勒佛殿和历世班禅的灵塔殿最为有名,大弥勒佛殿供奉着九世班禅1914年主持建造的弥勒佛坐像。西侧的强巴佛殿建筑宏大,也是由九世班禅主持修建的,强巴佛就是汉传佛教的弥勒佛,在藏传佛教中他一改汉传佛教中“大肚能容,开口便笑”的仪态,凝重、庄严、金装玉裹,成了一尊世界上最大的铜铸佛像,殿外经幡招展,直指云霄。在藏传佛教中,强巴佛是掌管未来的佛,很受藏民们的重视。

           灵塔是历代班禅的舍利塔,灵塔原来有八座,可惜的是在“文革”中,五至九世的灵塔殿被毁真是令人心痛。从1985年开始,十世班禅大师用了5年的时间,为五到九世班禅修建了合葬的灵塔殿,取名为“吉祥的天国”。四世班禅的灵塔殿建在原五世班禅的灵塔殿里,是最为豪华的,“文革”中由于这座祀殿被用做粮仓,墙壁上书写着“万岁”而没有被毁,幸运保留了下来,现在这几个字仍依稀可见。一至三世班禅的灵塔殿没有修在扎什伦布寺里,十世班禅大师额尔得尼.确吉坚赞大家还是比较熟悉的,在他圆寂后的第三天,党中央、国务院就决定在扎什伦布寺修建他的灵塔殿,供人们瞻仰朝拜,取名“释颂南捷”,金碧辉煌,遍镶珠宝,一代大师,长眠于此。来扎什伦布寺更多的是缅怀大师的丰功伟绩。来西藏后印象最深的人物有三个,第一位的就是班禅大师,再是阿沛阿旺晋美和张国华将军。

           1979年7月2日,他被增选为全国政协副主席,1980年,被当选为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重新工作后的10 年中,大师不辞劳苦,风尘仆仆七次去西藏,三次去青海,两次去四川藏区视察,万里高原到处留下了他的足迹。后来他曾率代表团出访澳大利亚、尼泊尔及南美数国,增进了各国人民、宗教界人士之间的友谊。班禅大师十分关心继承和发展具有悠久历史的藏族文化传统,非常重视发展教育事业,在大师的倡导和主持下,在北京创办了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他亲自担任院长,培养政治上热爱祖国,宗教上有较高造诣的佛学知识分子。

           1989年1月9日,班禅大师离京去日喀则,参加五世至九世班禅合葬灵塔、东陵札什南捷的落成开光典礼。26日给信教群众摩顶祝福,他为五万日夜等待的群众摸顶,看不见首尾的群众,排成队缓缓从大师面前走过。胳膊肿了,几乎抬不起来,但他坚持了两天,摸遍了五万人的头,满足了五万人的心愿。直至28日1时多才上床休息,由于操劳过度心脏病突发,不幸逝世,终年五十一岁。党中央评价十世班禅大师是“伟大的爱国主义者、著名的国务活动家、中国共产党的忠诚朋友、中国藏传佛教的杰出领袖”。

           在扎什伦布寺我们还见到了难得的僧侣们辩经的场面,这是藏传佛教学习显宗经典的必经方式。一座寺庙有着太多的历史和传说,走到哪里都跟着一大群人。离开寺庙的时候还意犹未尽,回首望去,寺庙错落有致,红墙白塔金顶在夕阳下更为庄重、神秘。

    日喀则街景

    日喀则火车站

    扎什伦布寺

    班禅大师等身塑像

    扎什伦布寺门口

    扎什伦布寺外观

    大弥勒佛殿

    十世班禅大师灵塔殿

    扎什伦布寺内景

    壁画

    金顶

    远眺扎什伦布寺

    建在尼色日山坡上的扎什伦布寺

    扎什伦布寺前的广场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2845608
  • 文章总数: 360 篇
  • 评论总数: 6799 个
  • 今日访问量: 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