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颂舟 > 日志 > 往事记忆 > 钟爱儿时故乡的三月

钟爱儿时故乡的三月 发表于 2017-3-17 11:23:45

  • 峡山水库

          三月,不只是因为我出生在三月,而是喜欢三月的那份精致,那份随意,那份温存,那种生命萌动的欣喜,沉睡初醒的娇羞。  

         阳春三月是美丽的,是充满生机和活力的。在孩子们的心目中,三月有一个美好的愿望,盼望三月带来美好的未来。我钟爱三月,钟爱故乡的三月,更钟爱儿时故乡的三月。

         童年一段时间是在乡下度过的,乡下的三月不像城里的三月那样火爆热烈,一场春雨过后,首先是山花开放,草长莺飞,空气中弥漫着清香的味道,翠绿的青草的韵味。故乡的三月,那巍峨的峡山,自由飞翔在碧蓝天际的风筝,一群黄发垂髫怡然自乐的孩童,编织着彩虹色的初心美梦。

         人们是寒冬腊月盼春风,三月来了,大地终于迎来了生机盎然的春天,潍河开始冰雪消融了。春风吹拂着柳丝摆动,小草从被开化的土地钻出来了。潍河水从南边时急时缓,蜿蜒着、跃动着从容而来,波光潋滟,银光闪闪,湿润的气息融融弥漫,奉献着大自然给沿河生灵的悠远的滋养。二月还是草木稀疏的河滩,潍河用灵动的双手,抚绿了沿河两岸。潍河用她的源源的水,灌溉了两岸广袤的原野,浸润着两岸肥沃的土地,给予了岸边农民无尽的恩泽。秋天到南方的燕子又飞回我家来了,麦地也变得绿油油的了,如雪的梨花、杏花先开了,然后不少花开了,盛开的鲜花引来了蜂飞蝶舞,飞高飞低的小鸟在树林里嬉戏。潍河用她宽广的身躯,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儿女……
         三月,是萌芽初放的季节,是新的生命的开始。我时常沿着小河缓缓地走着,看看田野春耕的人们,看看近在咫尺的峡山隐隐现出的淡淡绿意,看看河边的垂柳在缓缓的春风里不经意的舞动着……曾几何时,漫步在故乡的羊肠小道上,陶醉在路边野花的星星点点;曾几何时,嬉戏在春意盎然的小河边,流连忘返;故乡的三月,沉香迷醉,犹如一汪清澈的泉水,绵延细长,令人如痴如醉。

         三月天还是冷的,大人们开始紧张地忙碌起来,他们知道,一年之计在于春,春是播种希望的季节,有往地里送粪的,有用牛耕地的,有平整土地的。那时人们一年四季就有棉袄和单衣两套衣服,大人早晚干活的时候还穿着棉袄,中午热的时候干脆光着脊梁,他们要紧紧抓住三月这生命中的旺季,为了大地的丰收,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在三月,到处都是生机勃勃的景象,“买卖人算、庄稼人盼”,春华秋实,人们盼望着秋天有个好收成。

         三月是孩子们的乐园,是最高兴的日子了。在我的家乡,春天有一种叫“胖胖早”会飞可以吃的昆虫,比蜜蜂略大一点。每到傍晚时分它们就落在树上。吃过晚饭后,小孩子们挑着灯笼(手电奇缺)照着捉住放在割开小口的干葫芦里,有时一晚上能收获一小碗,第二天早上用油一炸吃起来味道很不错!春风刮起来,孩子们就到河边放八卦风筝,谁的风筝放的高,谁就本领大。

          在城里我真的好想回到过去的三月,再融入儿时故乡的三月里。今年三月我回到故乡,只见到村前的地里竖起了烧砖的大烟囱,取土烧砖地里被挖成一个个大坑。地里也建起了一座养猪场、养鸡场,美丽的潍河被截留建起了一个个收费钓鱼场,写有南方省份字样的挖沙船轰鸣着,潍河的沙子一船船被运走了。问起小伙伴儿们“胖胖早”的事,他们说早就不见了,完全不是我儿时记忆的故乡三月的景色了。

    乡村的三月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936243
  • 文章总数: 297 篇
  • 评论总数: 6380 个
  • 今日访问量: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