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颂舟 > 日志 > 随笔 > 参观孙犁先生纪念馆的感想(文图)

参观孙犁先生纪念馆的感想(文图) 发表于 2014-6-28 9:12:31

  •    

    孙犁先生雕像

        一代文学巨匠---孙犁先生,2002年7月11日九十岁去世,安新县政府在白洋淀边建了纪念馆,这次我和军伟专门前往参观。孙犁先生对白洋淀有着很深的感情,白洋淀人民也深深爱戴先生。

        记得上中学时读到《荷花淀》散文,那清新淡雅的文字,我曾如醉如痴;而语文孙老师惟妙惟肖的讲解以及绘声绘色的朗诵,更吸引我去通读大师的《风云初记》长篇小说,到学校的图书馆借了好几次才借到。这些年来,从先生的作品以及他的传记中,我读懂了先生那恬淡清纯,无为中包孕有为的人文品格。在当今这纷扰而喧嚣的世界,经历过人生难以言说酸甜苦辣后,我更加怀念这位一生淡定从容、独具风格的文学大师。
        纪念馆为三合院仿古建筑,坐北朝南,正门中间挂着诗人贺敬之题写的"孙犁纪念馆"牌匾,纪念馆南端为六柱木制碑亭碑亭中间为汉白玉石碑中轴线上建有木制牌楼,孙犁所书"大道低回"牌匾挂牌楼中央。牌楼和展厅之间是孙犁呈坐姿、高3.3米的汉白玉雕像。走进纪念馆中看到设计和布置,其实十分简单,正房为主展厅,分七个部分,除摆有他生前用过的书桌、藤椅、拐杖、布鞋等生活用品以外,还有一些先生的著作和信件,其主要部分则是概括介绍先生一生工作成就的文字和生活的图片。其中文革”前,先生将积攒的一共2.7万元稿酬,全部交了党费,令人肃然起敬。当时这笔钱可以在北京什刹海周边买五个独门独户的小院。与此相对比的是:孙犁先生的桌布是用旧窗帘改的,一块“薄如蝉翼”的手绢不知用了多少年,一条毛巾用得透了亮。没有电扇空调,一把蒲扇过夏天。先生“不喝酒,不交际,没饭局,没应酬。他吃饭很简单,就是过80岁大寿,也是自己在家里吃一碗打卤面。”面对如今物欲横流,人们浮躁、冷漠,孙犁先生正是一面镜子,一则警世恒言,这显示了大师的心地和性情。从孙犁先生的女儿孙晓玲女士在其出版的书《布衣:我的父亲孙犁》中也可以看出大师的朴实真挚、高风亮节的品格。
        6月22日这天上午,我们站在先生的塑像前,放眼满目“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莲,说起先生去世时,白洋淀的父老乡亲凌晨采摘带着晨露绽开的四十五朵红荷,马不停蹄送到了天津灵堂的情景。那是对先生人文品格多么崇高的敬意啊!那又体现了先生在庶民百姓心中多么沉甸甸分量啊!
       走出纪念馆,再次回眸塑像前牌坊上“大道低回”遒劲的大字,我不由地久久凝视!先生,安息吧!

    纪念馆外观

    贺敬之先生题写的纪念馆



    木制碑亭

    纪念馆门口的代表作


    简朴的工作室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7417035
  • 文章总数: 391 篇
  • 评论总数: 6803 个
  • 今日访问量: 6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