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颂舟 > 日志 > 往事记忆 > 钟爱儿时故乡的春天

钟爱儿时故乡的春天 发表于 2013-3-14 19:00:22

  •   春天是一个美丽的季节,一个充满生机和活力的季节。在孩子心目中,春天有一个美好的愿望,盼望春天带来美好的未来。我钟爱春天,钟爱故乡的春天,更钟爱儿时故乡的春天。

      我的故乡在潍河边,我是喝着潍河水长大的。故乡的冬天是寒冷漫长的,人们是寒冬腊月盼春风,春风来了,大地终于迎来了生机盎然的春天,潍河开始冰雪消融了。春风吹拂着柳丝摆动,美丽极了,小草从被开化的土地钻出来了。潍河水从南边时急时缓,蜿蜒着、跃动着从容而来,波光潋滟,银光闪闪,湿润的气息融融弥漫,奉献着大自然给沿河生灵的悠远的滋养。半月前还是草木稀疏的河滩,潍河用灵动的手,抚绿了沿河两岸。潍河用她温柔的水,灌溉了两岸广袤的原野,浸润着两岸肥沃的土地,给予了岸边农民无尽的恩泽。秋天到南方的燕子又飞回我家来了,麦地也变得绿油油的了,如雪的梨花、杏花先开了,然后粉红色的桃花开了,盛开的鲜花引来了蜂飞蝶舞,飞高飞低的小鸟在树林里嬉戏。潍河用她宽广的心,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儿女……

      潍河的春天是美丽的,但那时农民的生活是清贫的,“好过的年,难过的春”啊!秋收的粮食吃的剩下不多了,麦子没下来,人们把去年秋天晒得干地瓜叶、萝卜樱子、辣疙瘩樱子用水泡好,放上点玉米面蒸着吃。再后来急着挖点野菜和捋点树叶吃,田边地头房前屋后有野菜,挖回来洗干净用开水一烫,放上调料一拌,吃起来很有味道。同野菜一样吸引人的是捋榆树、杨树叶,最早吃的该是榆叶子。一夜春雨,房前屋后满树的榆叶儿就一串串地开了,圆圆的薄薄的,在风中摇曳着身姿。爬上树骑在枝头,捋一把把的放进筐里,回家放点玉米面一蒸,味道也不错。杨树叶子就不如榆叶了,味道不那么好,但为了充饥也顾不了那许多了。可惜榆钱儿翻飞不过半月间,第二茬很快就变老、变黄了,杨叶也不能吃了。慢慢的马齿苋、苦菜、灰菜等野菜也就陆续有了,等到五月份槐花也盛开了,春天即将溜过去了,只好算作春日里最后的吃食了。

      春天还是冷的,大人们普遍开始紧张地忙碌起来,他们知道,一年之计在于春,春是播种希望的季节,有往地里送粪的,有用牛耕地的,有平整土地的。“清明前后、种瓜种豆”,人们在地里开始种玉米和地瓜了。老人们在自家的院子里种上了扁豆、山药等能攀爬的瓜类作物。那时人们一年四季就有棉袄和单衣两套衣服,大人早晚干活的时候还穿着棉袄,中午热的时候干脆赤着膊,他们要紧紧抓住这生命中的旺季,为了大地的丰收,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在春天,到处都是生机勃勃的景象, “买卖人算、庄稼人盼”, 春华秋实,人们盼望着秋天有个好收成。

      春天是孩子们的乐园,是最高兴的了。在我的家乡,春天有一种叫“胖胖早”会飞可以吃的昆虫,比蜜蜂略大一点,每到傍晚时分它们就落在树上。吃过晚饭后,小孩子们挑着灯笼(手电奇缺)照着捉住放在割开小口的干葫芦里,有时一晚上能收获一饭碗,第二天早上用油一炸吃起来味道很不错!春风刮起来,孩子们就到河边放八卦风筝,谁的风筝放的高,谁就本领大。寒食节家家户户有祭祀的习惯,大人领着孩子来到自家的老坟前,祭奠和追思祖先与已故亲人,在墓前柏树、松树被春风吹的呼呼的直响。清明节前家乡有打秋千的玩法,家家户户大人们因地制宜,在自家的院子里,树起两根杆子或利用树木,绑上两根软绳,在距地半米左右的软绳下端,缀一宽度相宜的木板,如此这般,一架秋千做好。这几天里孩子们一个个笑脸花朵般绽放,你争我抢坐上去越荡越高打秋千,吵吵嚷嚷,叽叽喳喳,像群吵架的小麻雀,连吃饭都忘了。寒食节到,不生火,大人们前一天就早早地提前烙好样子饼,煮上鸡蛋,染上红颜色,根据年龄大小孩子们每人一到两个,孩子们一边吃着、一边说着:“样子饼卷鸡蛋,吃到肚里真舒坦”,在春天这算是大大改善生活了。

      在城里我真的好想回到过去的岁月,再融入儿时故乡的春天里。去年春天我回到故乡,只见到村前的地里竖起了烧砖的大烟囱,取土烧砖地里被挖成一个个大坑。许多地里也建起了一座座养猪场、养鸡场,美丽的潍河被截留建起了一个个收费钓鱼场,写有南方字样的挖沙船轰鸣着,潍河的沙子一船船被运走了。问起小伙伴儿们“胖胖早”的事,他们说早就不见了,完全不是我儿时记忆的故乡春天的景色了。

    河流

    野花

    荠菜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6195668
  • 文章总数: 391 篇
  • 评论总数: 6803 个
  • 今日访问量: 27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