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的美 发表于 2018-5-30 9:15:14







  • 青岛的美


    最近凤凰网报道《“峰会年”亮化后的青岛城市火了!》:“2018峰会年,青岛吸引全世界的目光。”“青岛重点实施了先进系统化的亮化提升工作,城市焕然一新,夜景美轮美奂。彰显青岛城市接轨世界的决心。”的确,如今的亮化工程,让青岛的夜晚变得更加明亮绚丽,青岛的三湾之夜变得灯火辉煌,游人如织,让这座美丽的城市变得更加美丽......


                                    一


    是的,青岛是一个美丽的城市,山海相依,四季如春。青岛的山海之美让古今中外许多名人对它的赞叹之声不绝于耳。唐代李白便有“我昔东海上,崂山餐紫霞。亲见安其生,食枣大如瓜”的诗句;道教全真派七真之一的邱处机咏崂山的十八首诗之一便是“卓然鳌山出海隅,霏微灵秀满天衢。群峰刻玉几千刃,乱石穿空一万株”。现代政治改革家戊戌变法的领军人物康有为对青岛的评价是: “红瓦绿树,碧海蓝天”;现代著名女作家苏雪林曾经写到:“近处万瓦鳞鳞,金碧辉映,远处紫山拥抱,碧水萦回。……青岛所给我第一个印象是树多。到处是树,密密层层的,漫天盖地的树,叫你眼睛里所见的无非是苍翠欲滴的树色,鼻子里所闻的无非是芳醇欲醉的叶香,肌肤所感受的无非是清凉如水的爽意。从高处一看,整个青岛,好像是一片汪洋的绿海,各种建筑物则像是那露出水面的岛屿之属。”还有刘白羽那优美的描述:“望着那一道道小巷拖曳着各式各样的楼影、树影、花影、人影,在烟雨的迷离朦胧中,这山城是何等的美啊!”……更加不能让我忘记的是陈老总的诗句:五四争青岛,于今卅五年。常常思游览,屡屡错机缘。夤夜突来访,面目未看全。海市灯辉煌,海水漫无边。群山海中峙,远岛似规圆。隐约尚可见,幢幢影相联。巨舰泊海中,火树花若燃。万象看不足,深夜坐斋前。沉吟久不睡,海天思绵绵……而今四海一,东境大屏藩。外寇敢伸手,聚歼使无还。试看海天青,其青照市廛。试看松柏青,其青染峰峦。伟哉胶莱青,千里美良田……


                                  二


       然而,不管是在青岛的对外推介中,还是中外人士的游览观光中,人们大多只是注意到青岛的自然的美,风光的美,物候的美,表象的美,而对青岛深厚的历史沉淀,对青岛人文的美,精神的美,内涵的美却略有忽视。这也难怪,因为“青岛开埠仅有百年”、“青岛百年前还是一个小鱼村”这种说法由来已久。近来不少学者专家或老市民,对此便提出了异议。据史料记载,1866年6月,前海天后宫经修缮后重建了戏楼,在《募捐戏楼碑记》中有云“窃闻青岛开创百年有余矣,迄今旅客商人云集而至……”按此推断,青岛开埠至少也已有两个世纪。其实青岛地区甚至在四五百年前就已经相当繁华了。据《胶州府志》记载:明嘉靖年间“莱州运河已造船闸九座,货船南来北往,商家纷至沓来。”如果再追溯春秋战国时期,即墨守将田单用火牛阵大败燕国,收复齐地,那更是千古流传的佳话了。


       青岛不仅历史悠久,而且文化也不单薄。许多岛城人士一说起北京、上海风俗掌故便如数家珍,一提起青岛便黯然失色,其实大可不必,仅五年前胶州三里河考古工作新发现便可使“青岛无文化”之说大为改观。美国和日本学者一致指出:“青岛地区这一文明很可能是整个华夏文明在东部沿海的新起点。”而三里河遗址的的发现又是事出偶然,说是60年代有一文化人士购得清代画家的一幅画,画上画有莲花和一只三脚陶器,上有题诗道:“介子城边老瓦窑,田夫撅出说前朝。阿翁拣来插莲花,常结莲房碗大饶。”购画者据此推究,于是便有了后来惊动考古界与史学界的挖掘和考证三里河文化遗址之举。当然讲起青岛的文化内涵来,更加丰富多采的应该在现代历史这一段上。


    特别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现代文化名人造访青岛者之多更成为现代文化史上的一段佳话。不久前笔者在青岛市大学路上一居民院外墙上看到一幅“现代中国文化名人居住图”,其中标有老舍、闻一多 、沈从文、扬振声、梁实秋、宋春舫、童弟周、王统照、洪琛、萧军(萧红)等三十多位中国现代文化名人在青的居住地。这些文化名人曾写过大量描述青岛风光人文的文章,并对青岛的海水浴场情有独钟。如闻一多说:“海边沙滩上,人像小鱼般,曝露在日光下,怀抱中是熏人的咸风……人全仰天躺在沙上,有的下海去游泳,踩水浪,孩子们光着身在海滨拾贝壳。”梁实秋云:“每到夏季,游客蜂拥而至,一个个、一双双玉体横陈,在阳光下晒,晒得两面焦,扑通一声下水……”诗人汪静之赞叹:“浪儿张开它的手腕/一迭一迭滚滚地拥挤着/搂着沙儿怪亲地吻着……”


    当然,还有更多的人对青岛的建筑大加赞赏,除了市区南部的八大关被誉之为“万国建筑博览会”外,还有许多其他宏伟优美的中外建筑散落岛城各处。各式建筑与山光水色相映衬,错落有致,风情万种,被人们喻之为“东方瑞士”或“中国的汉堡”,不知令多少中外人士梦牵魂绕;另外,青岛地区的地方戏曲和民间节会也是丰富多彩……


                                   三


    其实青岛的人情之美也是闻名遐迩的,这或许与青岛本处齐鲁之邦、圣贤之地大有关系。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现代文化名人梁实秋曾经在《忆青岛》中这样写道: “青岛民风淳厚,每于细民中见之。我初到青岛看到人力车夫从不计较车资,乘客下车一律付与一角,路程远则付二角,无争论者。”其实,淳朴仁厚正是岛城人的传统美德。如今,我们常常看到,在这个城市里,不管是家庭遭遇灾难,还是生活困窘无着,不管是身患重病无钱医治,还是老人走失无处寻觅,还有那些万里寻亲茫无头绪的人,一经媒体传播,立刻便有那么多的好人伸出援助之手,捐款的,赠物的,探访的,救治的……每每让我感慨我们岛城好人多多,心中暖暖的。还有那位让我感动的农民慈善家王明殿,十几年前我在看央视新闻时就已知道,他曾经被评为感动中国的十大人物之一,自己一家人多年居住在破旧的铁皮集装箱内,却拿出上百万元捐助失学儿童和孤寡老人,他助人为乐的事迹一直延续到今天……


    如今来我们岛城的旅游者越来越多,这其中原因,不仅仅是我们岛城山美海美,还有青岛人的热情善良,助人为乐的品格也深深吸引着他们。我曾经在新浪博客中看到乌鲁木齐游客黄伟的一篇文章《民风淳朴的青岛人》,文中写道,金秋十月,他曾经跟随随乌鲁木齐市残联培训考察团到青岛考察学习,某日配备的专车发生故障,由于许多人行走不便,他们只好打的前往学习地点,而到达目的地下车后,大伙儿争着付车费,不料司机师傅一挥手:“不用了,路不远,免费!”“众人一愣,车子一溜烟儿,早无影无踪了。其实,这只是我们岛城人情美的一个缩影,这样的事情,每天每时都在发生,实在是不胜枚举的。


                                  四


    说到青岛的美,我们不能不提一下青岛的饮食美。的确,青岛的饮食不像京城大餐那般丰盛派场,也不像南方小吃一样美妙精致,但是青岛的饮食自有其特色。俗言道“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青岛位居黄海之滨,当然不能忽视苍天的馈赠,青岛的美食当首推海鲜。


    现代文化名人梁实秋先生对于青岛的饮食体会颇深,并有详尽的描述。他说:“青岛的海鲜也很齐备。像蚶、蛤、牡蛎、虾、蟹以及各种鱼类应有尽有。西施舌不但味鲜,名字也起得妙……以清汤氽煮为上,不宜油煎爆炒。顺兴楼最善烹制此味,远在闽浙一带的餐馆以上。”他还说:“我曾在大雅沟菜市场以六元市得鲥鱼一尾,长二尺半有奇,小口细鳞,似才出水不久,归而斩成几段,阖家饱食数餐,其味之腴美,从未曾有。”一顿黄鱼韭黄饺子也让他啧啧称奇,在《雅舍谈吃•饺子》中他这样写道:“我也吃过顶精致的一顿饺子。在青岛顺兴楼宴会,最后上了一钵水饺,饺子奇小,长仅寸许,馅子却是黄鱼韭黄,汤是清澈而浓的鸡汤,表面上还漂着少许鸡油。大家已经酒足菜饱,还是给吃得精光,连连叫好


    其实,在岛城最为普通而又具特色的饮食是“哈啤酒吃嘎啦”(喝啤酒吃蛤蜊),无论是居家还是去饭店,这都是常常具备的饮食。当然,如果能再佐之以一二只肥美的海蟹和对虾,细品慢饮中,便有了无穷的回味……


    谈到青岛地区的水果之好,梁实秋先生也是称赞有加:“山东半岛许多名产以青岛为集散地。例如莱阳梨。此梨产在莱阳的五龙河畔,因沙地肥沃,故品质特佳。外表不好看,皮又粗糙,但其细嫩酥脆甜而多浆,绝无渣滓,美得令人难以相信......再如肥城桃,皮破则汁流,真正所谓水蜜桃,海内无其匹,吃一个抵得半饱。今之人多喜怀乡,动辄曰吾乡之梨如何,吾乡之桃如何,其夸张心理可以理解。但若食之以莱阳梨、肥城桃,两相比较,恐将哑然失笑。他如烟台之香蕉苹果玫瑰葡萄,也是青岛市面上常见的上品。”



    改革开放之后,青岛市以其优越的地理人文环境为依托,正在向国际化大都市的目标迈进。由于它的宏伟的都市蓝图,雄奇的各色建筑,变幻的山海风光,亮丽的人文景观,多采的民俗文化,多年来在评选中国最具风情城市、公众最向往的城市、中国宜居城市、最具发展潜力的城市、最具幸福感城市等等称号中,都是名列前茅。我们相信,在华夏大地万紫千红的春天中,在岛城民众的共同努力下,青岛的山美,海美,人美,风俗美,一定会不断地得到提升,再提升......


  • 标签: 分类 评论:9 | 查看次数:177
  • 上一篇:大婚至简忆当年
  • 下一篇:忆吃三则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666521
  • 文章总数: 419 篇
  • 评论总数: 9738 个
  • 今日访问量: 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