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刘书章 > 日志 > 我的日志 > 大婚至简忆当年

大婚至简忆当年 发表于 2018-5-17 9:17:15




  • 大婚至简忆当年

    男女婚姻是人生的头等大事,谁不想搞得风风光光,热热闹闹,派派场场,其美名可以在同事亲朋中夸赞良久,就是自己常常回忆起来也颇感欣慰。可是当年自己的婚姻“大典”,不用说多年后还为老伴所诟病,就是自己回忆起来也是脸上无光——没有浩浩荡荡的彩车,没有吹吹打打的乐队,没有上蹿下跳的舞狮,当然也不会有随前跑后的摄像师……只是借用了亲戚家一辆毫无装扮的黑轿子,悄然无声地把我和爱人从岳父家拉到我父母家(也是我家)而已。好在爱好摄影的妹夫,给我们照了几张照片。然后便在邻居家摆了三桌酒席,厨师是一家工厂的炊事员,仅此而已。

    其实据我所知,在我结婚的那个时候,父母手头是有一点积蓄的,并没有穷得叮当响。但是那个年代,人们过穷日子过怕了,他们处处事事都是精打细算,能省一点就省一点,生怕多花了钱,这在小字辈往往不能理解不能谅解。那时嘲笑人太能算计太会过有一句成语是“比着屁股裁尿布”,说的就是这种情形。

    首先婚前敲定,婚后和父母一起过,其中也有父母年纪大了,自己搬出去不放心的因素在,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一起过省钱。

    一是准备家居用品省钱。你想想吧,那个年代时兴“三转一响(自行车、缝纫机、手表和收音机)四十八条腿(床桌衣柜等)”,这些东西父母家中基本齐备,再补充一两件就可以了,自己出去过,全部备齐要花多少钱?再说补充的一两件家具,大衣橱和五斗橱,也还是自己备料然后找木匠师傅来做的,于是家里一两个月的时间成了木器加工厂。做好后,因为木料颜色不一致,于是只好油成深栗子皮色。我感觉还不错,爱人却不满意,因为“一木”生产的比这好多了。无论如何,床不能自己再做了。恰好此时我到中山路游逛,在一家商店里看到一架弹簧床,一看标志,是上海出品,我一向颇迷信上海,总认为上海的产品好,于是决定买下来,可一看价钱愣住了,就是比“一木”的也贵出许多。看来处处想省钱的愿望在这里要打一个大大的折扣了。回来和父亲讲了,父亲也说贵,不行就买个“一木”的,“一木”的当然不如上海的洋气,最终我说服了父亲,第二天带上钱拖着一辆地排车去中山路把这架沙发床拉回了家。二是和父母一起过开灶做饭省钱,这是大家都明白的事情,此不赘述。

    还有婚礼,为什么要选在腊月二十六呢,按传统习俗“六六大顺”自不必说,这其中也有节省的因素。因为此时正是隆冬时节,婚礼时剩下的食材,春节期间可以继续做着吃,如果是在夏天办,吃剩的只好扔掉,岂不可惜。这都是善于精打细算的父母事先盘算好了的。另外,订婚之后,爱人曾经提出旅行结婚,本来我和父母都答应了,但是因为这事那事,拖来拖去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不用说这又省了一笔钱……

    如今回想起来,常常令我感慨唏嘘。至简的大婚虽然给家里节省了一点钱财,但是却留下了许多遗憾。谁叫那个年代穷呢?谁叫父母太会过呢?国家经济和人民生活稍稍好转后,那时从中央到地方的报刊上不是还常常写着“要把富日子当穷日子过”吗?

  • 标签: 分类 评论:16 | 查看次数:115
  • 上一篇:夜生活
  • 下一篇:青岛的美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692769
  • 文章总数: 428 篇
  • 评论总数: 9738 个
  • 今日访问量: 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