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刘书章 > 日志 > 我的日志 > 文章得失不由天

文章得失不由天 发表于 2017-10-14 9:30:52



  • 文章得失不由天

    ——读鲁迅《别诸弟三首》

    桌前灯下,又打开了《鲁迅诗歌选》,翻到第一页上,便是《别诸弟三首》。曾经几次读过此诗,却没有多想,如今再读却有了一些新的感触——

    《别诸弟三首》作于19002月,是鲁迅现存最早的诗歌作品,这是鲁迅于南京矿务铁路学堂求学时回家省亲返回学校不久后而写就的。鲁迅的童年,在家庭“从小康人家坠于困顿”的过程中,曾经饱尝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在想进正规学校而费用不足的情况之下,只好从母亲手中接过八元川资,“走异路,逃异地,去寻求别样的人们”,到南京去上管吃管住的江南水师学堂,这是清廷为发展水兵而仿照西洋模式开设的学堂。学习9个月之后,因不满学校的制度、课程设置和“乌烟瘴气”,而改入江南陆师学堂附属的矿务铁路学堂,或许当时鲁迅也有一些实业救国的思想罢。其时,正是鲁迅踏入社会的初始阶段,国家的积贫积弱,家庭的不幸遭遇(祖父因科场案入狱,父亲年纪轻轻便病故),人生的茫然无着,都使鲁迅内心充满着悲凉忧愤,另外,作为家庭的长男,他还有带好诸弟的责任。就是在这样一种心情之下,鲁迅在矿务铁路学堂学习一年之后,写下了这首诗。

    诗在反复表达了对诸弟的思念之情,如“有弟偏教各别离”、“日暮新愁分外加”、“夹道万株杨柳树,望中却化断肠花”之外,最为恳切的却是对诸弟的嘱托和希望,这便是——“我有一言应记取,文章得失不由天”。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却是鲁迅生活经验、观察思考的结晶,道出了作文(更是人生)的真谛。纵观鲁迅的一生,正是由于信奉“文章得失不由天”,通过自己艰苦卓绝的努力,而成为中国和世界伟大的文学家;而鲁迅的兄弟们,也没有辜负其长兄的期望,也正是遵循“文章得失不由天”的教诲,通过自己的勤奋努力,才在各自的文化领域成为有影响的著名人物,二弟周作人成为五四新文化运动的领军人物、著名的作家和翻译家,而三弟周建人则成为中国现代著名的生物学家、社会活动家和新中国文教部门领导人。

    “文章得失不由天”,这道理并不深奥,真实的例证更是层出不穷,不胜枚举,随手拈来几则,中国如杜甫“吟安一个字,捻断数根须”,白居易读书之累以至口舌生疮,外国如巴尔扎克写文章时把自己反锁在屋子里,前苏联文豪高尔基,没有上过多少学,全靠自己刻苦读书。他说:我扑在书籍上,就像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一样……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至今还有许多人,把自己的“生花妙笔”寄希望于“苍天”或者“上帝”身上。最常见的是在中考或者高考之前,许多学生的家长到寺庙里去烧香拜佛,求佛祖保佑,或者在礼拜堂中祈祷,求上帝眷顾,遗憾的是佛祖和上帝并没有因受了香火和祈祷而大发慈悲;还有的人在网络征文中想方设法和评委“沟通”,甚至在博友中拉选票,把评委和博友当做了“上帝”和“苍天”,最终你的文章高低优劣还是依然如故。但是在金钱和人情的役使之下,不正之风仍有存在,湖北作协主席方方曾经怒曝鲁迅奖有猫腻,可见问题的恶劣性和严重性。宜昌门户网

    “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半句空”,这是对“文章得失不由天”的最好诠释。根深才能叶茂,只有下硬功夫文章才能言之有物、言之有理。而现在的许多所谓作家学者靠的不是坐“冷板凳”,却是靠剽窃抄袭,把别人甚至文友的文章剪辑拼凑成自己的文章。最近读李国文《大师太忙》,其中有言:“书无一本像样的,文无一篇称道的,也做出令人作呕的大师状,指点江山,挥斥方遒,实在是近二十年文坛怪现象之一。”说的何等的深刻,难道还不能引起我们的警醒吗?

    以上是就一般情况而言,更加令我们失望的是,还有一些著名的作家,尽管他们也曾经有过自己的“奋斗史”,也坐过“冷板凳”,但是稍稍成名之后他们便不再把宝贵的时间和精力用在学习、阅读、实践和写作上,而是在搞人际关系上下大力气、花大功夫,为自己弄的头衔越来越多,而文章却越写越少,越写越差,大有“江郎才尽”之势,让那些曾经热爱他们作品的读者深感失望这真如柳宗元所说“真源了无取,妄迹世所逐”,完全是在做一些舍本求末的事情。

    最近恰好在报纸上读到一篇文章,说是有两个画家,一个在社会上流浪写生,一个在画院里做专职画家。流浪写生的画家从山野到海滨,新疆、西藏、云南一路画去;做专职的画家身兼17个头衔,大部分时间是忙于开会、剪彩、义卖、参展、辅导。多年后,他们的画作在同一展会上展出,流浪画家的作品被海外和港台参观者购买一空,而专职画家的画一副都没有卖掉。业精于勤而荒于嬉,也荒于那些沽名钓誉和投机取巧,无论画画还是作文道理都是相同的。

    “我有一言应记取,文章得失不由天”,在此我借花献佛,把鲁迅先生80年前告诫胞弟的话语献给各位喜欢写作的朋友们。


    附鲁迅原詩:

    别诸弟三首


     
    谋生无奈日奔驰,有弟偏教各别离。
     最是令人凄绝处,孤檠长夜雨来时。

     还家未久又离家,日暮新愁分外加。
     夹道万株杨柳树,望中都化断肠花。

     从来一别又经年,万里长风送客船。
     我有一言应记取:文章得失不由天。


  • 标签: 分类 评论:9 | 查看次数:68
  • 上一篇: 九九重阳传千秋
  • 下一篇:蹓蹓跶跶乐事多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415963
  • 文章总数: 504 篇
  • 评论总数: 9347 个
  • 今日访问量: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