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刘书章 > 日志 > 我的日志 > 生活写照两篇

生活写照两篇 发表于 2017-9-26 9:09:07



  •                       生活写照两篇

                             

    我的最爱是读书

       我喜欢读书,从小到大,从大到老,可谓无一日不读书。青年读书如爬山,颇觉探路之趣而艰;中年读书则如登高远望,风光无限;如今上了年纪读书,则如泛舟江湖,悠然惬意而收获颇多。

       自从我喜欢上了读书,身边便无一日无书:学童时代课堂上有书相伴,朗朗而读,自不必说;长大后家中不只是书橱中有书,书桌上有书,床边也是“寂寂寥寥扬子居,年年岁岁一床书”;四五平方米的阳台,尽管有花草、有游鱼,书籍却是最主要的“风景”;另外,无论是出差办事,游山玩水,我都会带上几册书,忘记带时,我必定会到当地书店买书,或与同行朋友相借。因为一旦空闲下来,无所事事,就有惶惶不可终日之感,这时如果有书在手,立时就会心定气闲,有人说书籍是终身的朋友,诚哉斯言。

    我常常有目的地读书,如为了应考一门功课,为了查找一段史料,或为了解决一个工作中的问题或者弄清一个哲理上的困惑;但是我更喜欢随意地读书,如突然想到一个有趣的话题,阅读中碰到一个颇有风采的人物,读史时了解到的一些逸闻趣事,我便会循着这些轨迹继续寻找相关的书籍来读。尽管阅读文学作品是我贯彻始终的兴趣,但是这并不妨碍我常常找来其他门类的书籍阅读,这正如培根所说“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聪慧,学习数学使人精密,物理学使人深刻,伦理学使人高尚,逻辑修辞使人善辩。”

    佳作不厌百回读,有的书我读过多遍,至今依然还在读,但是有的书我只是读过一两遍就束之高阁,有的书则仅仅是跳读而已。读书时,我常常正襟危坐,勾勾画画,抄抄写写,特别是在那缺少书籍的岁月,我曾经把中外名人的著作整本整本地抄写下来;但是我更喜欢席地而坐或者倚床而读,而这也正与作家林语堂、陈村阅读的姿势相合。知名女作家黄蓓佳则喜欢冬日里拥被而坐,“半倚在枕垫上,打开书或杂志,不知不觉中跟着书中人物走进远古或乡野,走进刀光剑影和恩怨情仇......”我则把这种随意的阅读称之为“心灵的栖息岛”,这种心身完全放松的阅读,常常会给我带来意想不到的灵感和收获。古人有“纸屏石枕竹方床,手倦抛书午梦长。睡起莞然成独笑,数声渔笛在沧浪”、“双双瓦雀行书案,点点杨花入砚池。间坐小窗读周易,不知春去几多时”的诗句,我很喜欢这种不计功利、悠然而读的意境。

       清风明月之时,虫吟蛙鸣之中阅读,的确是一种颇有诗意的事情;但是我更喜欢在细雨零丁或者雪花飞舞之时阅读。在这样的天气里,除了雨滴的美妙乐音和雪花的曼妙舞姿外,大地和苍穹一片空寂,只有心灵宁静而开放着,书籍中美妙的语言、情景和意蕴都会缓缓地渗透到我们干渴的心灵中去,使我们的心灵变得丰满而圆润,这正如余秋雨所说,在雨中专心攻读,心身会超常的熨帖,雨中的想象总是特别专注,特别遥远。

       读书须会思考、能生灵感,而后可以创作。否则就是掰玉米的黑瞎子,就是两只脚的书橱。当我看到鲁迅或者林语堂一边读书一边青烟袅袅、目含微笑的画像时,我们便知道了什么叫心领神会,什么叫灵感闪烁。而我读书时则必须具备一本软面抄和一支笔,因为在我思接千载、视通万里的阅读之际,或许会有什么奇思妙想、什么人生感触突然出现在心中,我便立时把它们记下来,因为我知道“作诗火急追亡逋,清景一失后难摹”。抓住灵感,结合自己的工作生活,深入思索,笔端就会汩汩流淌出一篇篇文章来。

    有人说读书是苦差事,我的最爱、最乐却是读书;有人说读书是赔本的事,而读书却使我收获多多。黄山谷说:“士大夫三日不读书,则义理不交于胸中,对镜觉面目可憎,向人亦语言无味。”不啻如此,读书还教会了我做人——正直向上,宽容大度;读书还给我带来生命质量的提升——我常常把自己在阅读中的收获写下来和朋友们共享。

    老来却为作文忙

    尽管我不是什么大作家,不是什么大学者,但是年过花甲却还忙于写作,简直是视文字如生命。

    青春时代文字青涩,自然羞于见人不敢出手;中年时文字步入成熟,却又在单位忙忙碌碌从事公文写作;只有现在年过花甲,有了自己的时间,方能够“以我手写我口”,或描摹,或议论,或回忆,或读后,把自己写作的爱好发挥到极致。在写作中,我常常为能找到一个恰当的词语而推敲琢磨,大有“吟安一个字,捻断数根须”的架势;常常为了准确表述一个意思而饮食无味、碾转反侧;也常常会为突然到来的灵感从睡梦中抽身而起,找笔和纸张记下来……

    千真万确的,我的喜欢作文是受了鲁迅先生的影响。在我上小学高年级的时候,无意中得到一本袖珍本的《朝花夕拾》,我一下子就被其中的文章吸引住了,《阿长和山海经》、《五猖会》、《父亲的病》、《藤野先生》,一篇一篇地读着,先生生动的叙述,幽默的话语,深刻的意蕴,使我一下子进入了一个悠久的岁月,广阔的天地,似乎一下子也使自己丰富和深刻起来。从此之后,无论是在学校读书时,还是在厂子里工作期间,我常常刻意搜寻鲁迅的著作和有关先生的传记来看,从最初的生啃硬读、似懂非懂,到后来的心领神会、刻骨铭心,读着读着,关于世界,关于中国,关于人生,以至于关于如何读书和作文,渐渐地便在我心中了然起来。

    上高中时,我曾经看过一本王士菁的《鲁迅传》,尽管现在有的鲁迅研究者认为这本书对鲁迅的述说并不准确深刻,但是我当时却读了一遍又一遍,几乎有一半的文字下边都划了线,并在空白处还写了随感。鲁迅的伟大人格和文学成就从此在我的心中矗立了起来,半个多世纪从来没有动摇过。尽管现在有许多人开始对鲁迅说三道四,但是鲁迅的人品和作品都是我永世的楷模。由于喜欢上鲁迅而喜欢上写作,这几乎是顺利成章的事情。于是在上中学时,我的文章就常常在课堂上被老师作为范文而诵读,学校的墙报上也曾经贴有我的文章,尽管我知道自己的文字还很稚嫩,但这却是对我的很大激励;在企业工作时,也是由于自己喜欢舞文弄墨,写个小稿件,而被选到企业宣传处等部门工作。退休之后,别无他好,有了更加充裕的时间写文章。寻寻觅觅,在多年的读书写作中我找到了自我,写作之苦渐渐地变成了自得之乐。

    有时和同龄人交谈起来,许多人大有退休之后无所事事之苦,可是我却无此体会。因为我退休后竟然比在企业内工作时还忙碌,这就是忙于写作。为了写好文章,我就需要读书、查阅资料,这样就要常常到图书馆借书,到新华书店买书,新春庙会、农贸集市的书摊也常常光顾;为了写好文章,我常常在博客中和博友交流,还常常和文友碰面聚会,切磋交流,取长补短;为了写好文章,初稿写在笔记本中后我还要一遍遍修改,感到比较满意时再发到相应的报纸和刊物,于是,几年中有近百篇文章被报刊书籍选用。一篇文章刚刚写完,又会着手构思下一篇文章;这期间也许会突然接到报刊约稿,因为时间紧、要求高,往往让人应接不暇;媒体的征文大赛当然不能错过,几年来连续获得人民网、中国散文学会、半岛网的征文奖项。十几年前,还有幸加入了青岛市作家协会、山东散文学会等文学组织,这也算是对自己的补偿和激励吧?

    清人赵翼有诗云:“枕上得诗愁健忘,披衣起写残灯光。山妻窃笑老何苦,儿辈读书无此忙。”笔者虽然退休赋闲,却依然是读读写写,生活充实。自从开通微信后,我又常常把自己的文章发在微信中,每每得到老同事的赞美,文友们的回复和评论,欣喜之情油然而生,成为我生活中的一大乐趣。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415953
  • 文章总数: 504 篇
  • 评论总数: 9347 个
  • 今日访问量: 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