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野菜 发表于 2019-4-10 8:11:25



  • 吃野菜


    初春时节,大街上时时传来村妇“卖苦菜子曲曲芽唻——”的叫喊声。到菜市上看看,荠菜、山菜、苦菜成了抢手货;到山边溜溜,只见老太太小媳妇拿着小袋子忙碌在山坡上,就连小伙子也加入了摘野菜的行列中。这不由得使我想起吃野菜的往事来……


        大约是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那个时候每个人供用的粮食也不算少,但是终日里肚子空空的,究其原因,正如后来人们总结的那样——肚子里缺油水。上课之余,我就和同学或者邻居的孩子们结伴到山上或者田地里去拾菜叶,倒地瓜,摘野菜。慢慢地,我就认识了山蒜、野山药、荠菜、山菜、苦菜、银杏菜、车车子、马齿苋、蓬蓬菜、水芹等这些可以食用的野菜,甚至还认识了许多中草药呢。每每摘回野菜时,看到母亲那高兴的样子,我也感到极大地欣慰。这些野菜焯水后,有的可以撒上干面放少许精盐做成团子蒸熟吃,有的可以放上蒜泥凉拌吃;特别是山菜,最受欢迎,母亲常常会用山菜加上点韭菜、肉丁(更多的时候是用豆腐丁)拌成馅蒸成大包子,姊妹们往往是一吃而光,在那个年代,能吃上一顿这样的山菜包子已经是非常犒劳人的了。


    那时为了摘野菜,真可以说是跑遍了市内和郊区的山岗田畴。为了能多摘一点野菜,为了能看到母亲脸上那欣喜的笑容,无论怎么跑,怎么累,我的心里总是甜甜的。另外,能放下书本和小伙伴们畅游在青山绿水间,也是令人愉快的事情。渴了便喝一口井水,饿了就啃一口干粮,一路上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真如飞出笼子的鸟儿般自由自在。在采摘野菜的过程中,哪个山上有奇石怪树,哪个村子里有关帝庙,孩子们也必定要前去探视一番。当然,摘野菜时碰碰磕磕是常有的事,记得有一次我被山石磕破了脚后跟,当我一瘸一拐走回家时,母亲心疼地掉下了眼泪。还有一次,我找到一个山菜非常多的地方,正要招呼同伴,只见一只大狼狗向我扑来,我拔腿就跑,狼狗紧追不舍,这时幸亏狗的主人把狗吆喝了回去,并对我说:“你越跑它越撵你!”


    为了能采摘到山菜,我们常常会顺着山脚、山腰一直爬到山顶上去。印象非常深的是有一次在浮山山顶的一座破庙残垣上,我还看到“烟厂xxx到此一游”的题迹,而这时我已经来到烟厂工作,每每放工之时,我常常会看着进进出出的人员,心中琢磨。那个“烟厂xxx”究竟是哪一个呢?还有一次爬到太平山山顶,站在碉堡上面举目四望,欣赏着我们美丽的城市:白墙红瓦掩映在绿树丛里,街道盘旋上下如飞龙游动,波光粼粼的沧海中游弋着船只….啊,我的美丽的家乡——我常常会为能生长在这样一个祖国,这样一个城市而自豪……


       中国自古便有吃野菜的习惯,《诗经》许多篇章中都有关于采摘野菜的记载,如《关雎》中“参差荇菜,左右采之”,《卷耳》中“采采卷耳,不盈顷筐”等。特别是在兵荒马乱、灾害频至的年代,野菜已成为老百姓充饥果腹的必需品。翻看现代散文,你还会发现许多文化名人对于野菜情有独锺,从而为吃野菜增添了不少雅意。周作人曾撰文《故乡的野菜》,叶圣陶有文《藕与莼菜》,汪曾祺之文《故乡的食物》都对挖野菜和吃野菜有着细致入微的描述。现代著名学者郭沫若更是从年轻时就养成了吃野菜的习惯,成家后每年春天必偕妇携子到野外去剜野菜,并写有短诗,以记其行。


    而在生活富足,衣食无忧的今天,又时兴吃野菜,则或者是吃腻了鱼肉想换换口味,或者是看好了野菜的保健功能,或许还有春风吹拂之际踏踏青活动一下筋骨的想法吧。记得有一年到省城出差,有一天中午走进一家饺子馆,服务生讲有猪肉白菜的,有韭菜虾仁的,还有野菜的。时至初秋,早已不是吃野菜的季节,服务生见到我们有些犹疑,便告知荠菜是春天采摘冰起来的,于是我们便美美地吃了一顿荠菜饺子。回青后,我便把此事告知老伴,从此我们家也能在秋风萧瑟之时,或者隆冬飞雪时节吃上山菜包子或者荠菜饺子了……


    一场一场的春雨催生了山林田野间丛丛野菜,心动不如行动,快快约好伴友,准备好口袋小铲,沐浴着和煦的春风,到山间地头去采摘野菜吧……


  • 评论:0 | 查看次数:0
  • 上一篇:青岛之秋天的味道
  •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2769229
  • 文章总数: 440 篇
  • 评论总数: 9756 个
  • 今日访问量: 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