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刘书章 > 日志 > 我的日志 > 情系“一浴”

情系“一浴” 发表于 2018-8-5 9:45:39




  • 情系“一浴”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题记

    某日下午,在楼院里碰到邻居也是同事的张师傅,刚从一浴(青岛第一海水浴场)回来,老远便喊我:“刘师傅,你不去洗海澡?你同学颜XX在那里等你呢!”颜XX是我在十九中上高中时的同学,因在一浴洗海澡时认识了张师傅,知道张师傅是烟厂的,又问起我,于是便让张师傅捎话,让我去一浴玩。

    因为颜同学知道我是喜爱游泳的,只是近年来却是少去一浴了,原因有三,一是远,二是懒,三是怕热。现在居住的地方去一浴要有十几路站远不说,还需要倒一次车,下到水中固然凉快,来回却都要出一身大汗。尽管如此,老同学一定要见的,一浴还是要去的。牵牵挂挂中,却让我想起了当年与一浴朝夕相处的青葱岁月。

    想起来有点可笑,当年我是小孩子时几乎傻到不知冷热,无论炎夏还是酷冬,整日里在外面疯跑。那时父母家距离第一海水浴场不算远,所以一到夏天,便和邻居家的孩子结队前往,翻越榉林山后直奔汇泉湾。那时的汇泉湾,游人和泳者特别多,远看乌压压的一片,人们称之为“下饺子”。我们小孩子也并非是去游泳,只是玩耍而已。当浑身被毒日晒得滚烫的时候,一下子扑倒冰凉的海水中,会不由得打一个激灵;或者喊叫着打水仗,大浪涌来时难免要呛一两口海水,于是便骂娘,骂完了再玩。

    小时候常常听到父母说“小孩子不知深浅”这句话,实在是很有道理。记得有一次退大潮,我们便走过一浴的海沟离岸边越来越远,正玩得高兴浑然不觉海水已然涨潮,只听有人喊:“涨潮啦!涨潮啦!”于是赶紧往外走,其时海沟的水已没脖颈,不由的心中一阵惊慌。幸亏一个大人看到后向我们伸出援手,把我们一个个拉过海沟,才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及至中学时代再到一浴去,就已经不是盲目的“瞎扑腾”了。特别是在十九中学上高中时,班中一个姓李的同学,是学校体操队的,游泳技术也很娴熟。每到夏季,特别是暑假期间,我们三五个同学便跟着李某到一浴去学游泳。他很认真地教我们各种姿势,仰泳,蛙泳,自由泳,蝶泳等等。有一次我刚学会蝶泳后非常高兴,很想展示一下,可是没蝶几下,却把眼镜掉进水中,同学们一起帮我找,因为眼镜在潮水的涌动中早已改变了位置,最终还是没有找到,这让我心疼不已。

    中学时代我之所以喜欢游泳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当年毛公曾经号召“革命的小将们要到大风大浪里去锻炼”,并以身示范,以73岁高龄横渡长江,之后又写下慷慨激昂的词句:“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今日得宽馀。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那时的青年学子人人都是以领袖为榜样,志存高远,豪情满怀,一心练出一副好身手。当时,青岛市政府还连续搞了三年“万人畅游汇泉湾活动”,这让我们无不大受影响。

    在各种因素的作用下,这段时间游泳成为我的最爱,所以我把大部分业余时间都泡在海水里,徜徉于沙滩上,浑身几乎晒成一个黑鬼子。记得有一次去游泳,下午时分突然天空阴云密布,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降,我们却毫无惧色,看着天空中飞舞的海燕,大声地喊着:“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我对一浴情似海,一浴待我也不薄。即便是在参加工作之后,我对一浴还是思念不已,常常抽时间去看望它。而一浴给与我的更多,它让我接触了社会,增加了见识,结识了朋友,锻炼了体魄……当年与一浴相随相伴的画面情景,将永远清晰地存活在我的记忆中……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779108
  • 文章总数: 433 篇
  • 评论总数: 9738 个
  • 今日访问量: 2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