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刘书章 > 日志 > 我的日志 > 访原青岛市书法协会副主席、细书大家朱念青先生

访原青岛市书法协会副主席、细书大家朱念青先生 发表于 2018-4-16 9:15:29


  • 由几万字组成的鲁迅头像


    “海内细书,当今第一”

    ——访原青岛市书法协会副主席、细书大家朱念青先生



    近日,在原青岛市残疾人书画协会主席张明玉君的推介之下,我们一行四人访问了原中国书法家协会山东分会委员、青岛市书协副主席、市文联委员、市政协委员朱念青先生。回想前几年结识了青岛市榜书研究会主席云法海先生,如今又结识了细书大家朱念青先生,一个榜书,一个细书,一个把字写得特大,一个把字写得微小,而这两位书法大家青少年时代又恰恰是住在仲家洼的邻居,这真是天作之合,珠联璧合。

    谦虚,诚恳,稳重,热情,这是朱老给我的第一印象。走进厅堂,只见四壁挂满各式字画,逐一细看,除了书画名家杜宗甫的一帧山水画外,就是朱老自己的正楷、草书和山水画卷了。同去的朋友赶紧一一拍下,以备后用。

    落座之后,我便询问朱老是怎样走上艺术之路的,因为我这个人喜欢刨根问底、顺流求源。朱老略略思考了一下便细声慢语地说道,首先,家父本身就是一个喜爱书画艺术的人,由于那个年代社会动荡,难以潜心学艺,于是就寄希望于后代。后来,当老人看到自己的孩子也有这方面的潜质时,便从各方面给以支持。其次,当自己拜师著名书画家、青岛市工艺美术研究所所长杜宗甫后,更是全力以赴、刻苦用功地向他学习。朱老讲,有一个特殊时期,杜老曾经居住在他家里,他更是抓住时机,朝夕求教,如饥似渴地向杜老学习山水、书法和篆刻艺术。

    朱念青先生曾长期浸淫于钟张、二王、褚遂良、孙过庭、颜真卿、怀素、米芾、王铎这些中国历史上的大师名家,渐渐地融会贯通,形成自己的风格,这也正是朱念青书法艺术成熟的标志。从此,他便在全国、省市各种书法艺术展、书法大赛中“抛头露面”,并多次获奖,渐渐地名声鹊起,为国内书法艺术界所瞩目。

    更加令人称赞的是朱念青对于书法艺术的独创精神——对于细书的钻研、实践和取得的空前成绩。“您是怎么样想起来写细书的呢?”当朱老展示出由鲁迅诗歌几万字组成的一尺见方的鲁迅头像,而这些小字只有用放大镜才能看清楚时,我们无不啧啧称赞,于是我迫不及待地想一问究竟。朱老略微沉吟了一下说道,我是一个喜欢琢磨的人,当我看了杜宗甫先生精妙细微的微雕之后,就想,老师能用刀子刻出细微的字来,我何不用笔也试一试呢?于是就开始了研究、书写细书的新征途。这使我联想到,国内有人称朱先生为“细书之父”也许正是缘于此吧。

    然而开始的书写并不顺心如意,不是墨汁的浓淡不适宜,就是毛笔用起来不顺手,或者由于精神一分散,把字写走了形,总之是“一字不慎,全盘皆输”,于是写了扔,扔了写,一次次的失败中终于积累了成功的经验,积小成功为大成功,终于可以凝神屏气,聚“精、气、神”于笔端,准确无误地完成一个整篇了。

    而这些看上去好像是“一气呵成”的作品,往往是他用半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一笔笔写就的,却从中看不出一点衔接的痕迹。字迹要小,小到十个黍子粒并排的位置可以写13个字,否则不能称之为“细书”,可是只“小”不“妙”、不耐看又不能称其为艺术,如果我们放大了来看其中的每一个字,点划形态皆可用“八法彪炳、气韵生动”形容之,真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让人叹为观止。每每写罢一幅细书,朱先生端详着自己“怀胎十月,一朝分娩”的“新生婴儿”,就有说不出的欣慰和愉悦,并有了进一步写好细书的兴致和决心……

    朱念青终于创造了奇迹,朱念青连同他的细书,迅速享誉海内外——

    1980年,朱念青把三万二千多字的《诗经》写在一尺见方上的宣纸上,在日本展出时引起轰动,有人要斥巨资2000万日元购买收藏,朱念青并没有为之所动,可见其拳拳爱国之心。

    在1981年全国“纪念鲁迅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美术、书法、摄影展览”上,朱念青细书《鲁迅诗全集》组成的鲁迅头像,受到赞赏,引起轰动。全国人大委员长邓颖超为之题词:“有志青年,妙笔生辉。”第一人中国书协主席舒同题词:“海内细书,当今第一。”杭州西冷印社社长沙孟海题词:“20世纪细书泰斗。”……

    1983年,朱念青先生在四寸见内书写《孙子兵法》十三篇,七千四百余字,中国书协主席沈鹏见后称赞“点划精妙,海内罕见”,并书赠“缩龙成寸”四字以示赞誉。

    说到这里,坐在一边的原青岛市残疾人书画协会主席张明玉君忍不住说了一个笑话。说某年某月,青岛市举办书画作品展,展览会结束后清点展品时,独独少了一件朱念青先生的细书作品,这也算是内行人“慧眼识珍珠”吧。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安度晚年的朱念青先生,如今是一边潜心研究明末清初大书法家王铎,一边是从事“栽树育苗”工作,传授技艺心得与后人。尽管朱老闻名遐迩,桃李芬芳,但他做人从艺都非常低调。他语重心长地说:“做人做事都应求实务本,不可张扬,但这不等于守旧,以我的个性而言,我更喜欢挑战,喜欢迎难而上!”……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这就是朱老一席话给与我们的启迪。

    在此,我们祝愿朱念青先生在艺术之途新的探索中,再创新的成绩!


    (此文发表前曾征得朱念青先生的审阅同意)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665127
  • 文章总数: 419 篇
  • 评论总数: 9738 个
  • 今日访问量: 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