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刘书章 > 日志 > 我的日志 > 初识云法海

初识云法海 发表于 2018-4-15 9:42:34



  • 初识云法海

    青岛榜书研究会主席云法海先生是大师级的人物,其人,其事,其德,其书,其法、其艺皆可称道,而我区区无名之辈也。然而,我与云法海先生相见之前就神交已久。何以言此?皆因先生的半岛博客我常去溜达也。我去溜达,是为了看他的字,在他的每一个字前,我常常默视良久。我懂书法吗?不懂。但是我愿意看他的字,有气势,有风骨,有底蕴。因为常到云法海的博客中溜达,于是就慢慢知道一点其人其事,特别是他的那些义卖活动,那些捐献汶川地震、希望工程、市红十字会的义举,常常使我感动。就是这样一位岛城书法界的著名人士,虽未谋面,却早已心向往之了。

    几天之前,竟然得到云法海大师的邀请,参加他的义卖活动,款项所得是赞助某希望小学。然而身体不作美,偶患小恙,实在是盛情难却的事情也只好推辞了。事后知道他那个“剑”字买了2·8万元。虽然是推辞了,心中又难免萦萦不忘。然而天公作美,机会又来了,云法海出资帮助博友编辑的《中国博友文集》出书之日,我又被邀请到某大酒店参加发布会,于是知道了此书已赠送港台、欧美澳华侨以及国际友人2·4万册,这对于传播中华文化实在是值得大书特书的好事情。

    觥筹交错之间,大家不免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但是云法海没有,他也没有慷慨激昂的演说,没有故作谦虚的表态,没有踌躇满志的得意,而这往往是名人大家的“拿手好戏”,而他只是说了句“谢谢各位的光临和大力支持”之后便开席了。酒席间,除了给博友签书之外,他就和身边的人很平和地交谈。酒过三巡,我便起身想向大师表示一点谢意,但是云法海却急忙起身:“哪能!哪能!您是老哥,我敬您!”一边说着,一边端杯绕桌来到我的跟前,交谈几句后,大师便说“我干了,您随意!”

    虽然是发书仪式和博友聚会,但是前来者还有不少是新闻界、企业界、医学界人士,酒会气氛轻松,大家相聚甚欢。云法海兴致颇高,酒席间背诵了毛公的诗词《沁园春雪》,特别是朗诵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时,做了一个射箭的动作,引得大家放声大笑然后他又放声高歌一曲《长征组歌》中的“过雪山”,以此表达他对毛公的热爱之情;随后办公室主任张明玉君又唱了一曲《这个人就是娘》只听他高亢而又深情地唱到“啊这个人就是娘,啊这个人就是妈这个人给了我生命,给我一个家……”张君的侠肝义胆,热情助人在圈内是人所共知的,此不赘述。

       散席后我向云法海和诸友告别,大师抱拳连说:“照顾不周,多多包涵!”整个聚会给我的感觉就是云法海做人低调,热情好客,才艺超凡。我也相信,唯其谦卑,故能高大,唯其海涵,故能雄阔,唯其洒脱,故能精妙......

  • 标签: 分类 评论:9 | 查看次数:183
  • 上一篇:王昭君的悲喜剧
  • 下一篇:云法海先生的一张照片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775455
  • 文章总数: 433 篇
  • 评论总数: 9738 个
  • 今日访问量: 2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