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刘书章 > 日志 > 我的日志 > 古道热肠张明玉

古道热肠张明玉 发表于 2018-3-27 9:22:26

  • 说到岛城的榜书艺术家云法海,就不能不说张明玉,因为张明玉与云法海有着近半个世纪的交情,是岛城著名的收藏家,是青岛榜书研究会办公室主任。

    我与明玉君最早相知是通过半岛博客。记得十几年前深秋的一天,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刘大哥吧,我是张明玉,我在半岛博客上见到你的一篇文章——《台东旧事》,我也是老台东,我很喜欢这篇文章,并把它转发给台湾青岛同乡会的人员看,他们看了都热泪盈眶,特别是你对于老台东春节民俗的追述,引发了他们的思乡之情......”随后不久,明玉君又两次来电话,通知我参加云法海举办的联谊会,但是我却都因为有事在身没有前往。

    我第一次见到明玉君,是在由云法海出资编辑的《中国博友文集》发书仪式上,我在一张桌子边刚刚坐定,一个中年男子便矫健飒爽地走到我跟前:“谁是书章大哥?谁是书章大哥?”我赶紧起身,明玉君说:“哎呀,你叫我找得好苦啊!”明玉洒脱,热切,坦诚,使我有一见如故之感。

    与明玉君相识之后,随着他参加了一些岛城榜书艺术界的活动,我看见在这些活动中,明玉总是前前后后,里里外外地奔走着,张罗着,应酬着,令我感到他的青春气息,和四射的魅力,殊不知一打听,明玉君也是奔六的人了。每每聚餐,明玉便与我热情地交谈,似有相见恨晚之意。有一次交谈中,当他得知我还没有参加青岛作家协会时,非常惋惜:“大哥,以您的文字,怎么......”当我告知自己多年在企业中工作,很少和外界接触时,明玉君便慷慨承诺愿意帮忙。在企业内我曾经写过不少文章,其中都有“想别人之所想,急别人之所急”这句话,现在这句话再用到明玉身上真是恰如其分。不久后,明玉君又来电话:“大哥,我和(崂山文联)辛主席讲了,和云法海讲了,他们都愿意推荐你和王(飞)大哥参加青岛作协。”

    记得是隆冬时节,一个北风呼啸的日子里,我正行走在福州南路上,要到一个单位去找一位朋友,明玉来电话了:“大哥,作家协会的申请表拿到了,你和王(飞)大哥拿回去填一填。”后边明玉又接连来了两个电话,关于照片的大小,填写的用笔,发表文章的复印件,以及其他注意事项,一一叮嘱。这使我想到,看起来很随意的明玉,做事情竟然还如此细心。另外,明玉还嘱咐我:“抓紧时间填写,抓紧时间交上去!”后来在辛主席,云法海老师的关心参与之下,申请很快就批复下来了,了却了我的一桩心愿,实现了我多年的作家梦。

    古人云,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明玉就是一个心怀坦荡,观点鲜明,毫不伪饰自己的君子。明玉还是一个热爱毛公、崇拜毛公的人。某日,我在半岛博客上发文《金秋游览毛公山》,赞美祖国的大好河山和毛公的丰功伟绩,明玉紧跟其后,几天内连续热情回复:“无论历史怎样演绎,毛公将永远活在人民的心中。他是劳苦大众的大救星。”“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毛公他还活在中国人民心中。“毛公,我们的导师,他的思想将伴随我们的一生......”“在毛公诞辰120周年来临之际,中央办公厅决定在毛公纪念堂设立韶山、井冈山、遵义和延安四个厅,陈列反映其革命生涯中具有重大标志性意义地方的山水主题书画。这对我们深切缅怀毛公的丰功伟绩,认真学习毛公的光辉思想,诚挚表达对毛公的怀念之情,有着重要的意义。”明玉还是一个一身正气、对贪污腐败深恶痛绝的人,王飞大哥曾经写过多篇关于反腐倡廉问题的文章,明玉君总是率先回应:“一棵枝叶茂盛的大树,不能任由蠹虫繁衍蛀蚀,否则就会趋于枯萎;一个长期执政的党,不能任由腐败滋生蔓延,否则终会走向衰亡。大哥的发文很有现实意义。”“反腐败从哪里着手呢?我看就从强制公开官员的所有财产着手,发动群众检举揭发,对那些凡是不愿意上报或弄虚作假,少报瞒报的,或转移、分散财产的,是党员干部的一律先开除出党,对不是党员领导干部的,一律先开除公职,再来彻底清查他的经济违法犯罪问题。过去毛公说过,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我党就最讲认真。”明玉的话句句说在我心里,说到每位博友的心中,引起热烈的反响。

    我与明玉君虽然半路相交,但却又如同多年的老朋友,他给我的印象太鲜明、太深刻——古道热肠、想人所想、光明坦诚、嫉恶如仇、胸襟宽厚、旗帜鲜明、青春活力、从善如流,思想深刻,为人大度......只是恐怕我的这支拙笔难以表达其于万一。

  • 标签: 分类 评论:0 | 查看次数:11
  • 上一篇:在青岛赶海
  • 下一篇:古道热肠张明玉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664272
  • 文章总数: 419 篇
  • 评论总数: 9738 个
  • 今日访问量: 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