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刘书章 > 日志 > 我的日志 > 陆游的爱情悲剧

陆游的爱情悲剧 发表于 2018-2-19 9:41:25






  • 陆游的爱情悲剧



    陆游和唐琬原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似乎有点沾亲带故的关系,并且两个人还有共同的爱好——舞文弄墨。陆游20 岁的时候,也可能是陆家老人对于唐琬并不反感,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陆游和唐琬便成了亲。在外人看来,这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对于两人而言,更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新婚燕尔,卿卿我我是在所难免的。也许是唐琬有点年轻单纯,也许是过门前,父母缺少关于礼节方面的叮嘱,总之在唐琬的眼中只有夫君陆游,而忽视了舅姑(旧时公婆之称)的存在。常常疏忽了像早晚问安这样一些最起码的礼节,更不用说有意地说出一些讨好老人家的话,或者做出一些讨好老人家的举动,由此引发了陆母的不满。更加不能容忍的是,陆游此后也常常荒废学业,把经史子集丢在一边,去和唐琬嬉戏玩耍,吟诗作对,这对于陆游的前程无疑会造成极大的威胁。陆母终于忍无可忍了,要求儿子把唐琬休掉,主意已决,无论儿子怎样申诉都是无济于事的,两个相爱的年轻人就这样生硬地被封建礼教撕扯开来。

    大约十几年之后吧,陆游已经30岁出头,其时陆游和唐琬已经各自组建了自己的家庭。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里,陆游在家读书读得有点沉闷,便出门溜达来到沈园中,正在欣赏莺鳴柳绿的时候,却见唐琬和她的新任丈夫迎面走来。陆唐两目相遇又突然躲闪开来,唐琬这时和丈夫一起叫来酒菜款待陆游。与唐琬告别走出沈园回家的路上,陆游回想从前,无限酸楚,对这段婚姻进行了认真的反思,反思的结果便是一首《钗头凤》:“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不知是通过什么途径,或者是陆游曾经把这首词题在沈园的墙壁上,或者是陆游悄悄托人把这首词传递到唐琬手中,总之唐琬看到这首词后,悲从中来,感伤无限,于是也和了一首《钗头凤》:“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自此后,怅惘、悔恨、痛苦和无奈便占据了唐琬的整个心灵,她终于被精神上的阴影击倒了,不久便离开了人世。唐琬的去世使陆游非常疼心,在他86岁去世之前,曾经多次重游沈园,每一次游走,他都睹物思人,留下一首首深情怀念的诗篇。据说在陆游生命垂危的弥留之际,他口中依然呼喊着唐琬的名字,可见这段婚姻给陆游心灵深处留下的伤痛之巨。

    陆游和唐琬的爱情悲剧曾被写成故事,编成戏剧,广为人知。许多人对造成这一悲剧的原因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有人说,这是陆游的软弱和缺乏抗争精神造成的;有人说,硬的不行来软的软的不行也可略施小计;有一位女士说,如果我是唐琬我会以死相争的。我想这都是说说容易,实行起来颇难的。因为在强大的封建伦理和宗法势力面前,这一切将会显得何等的无力和弱小!我们生活在新中国的人们真是难以想象的。

    这使我想起了鲁迅,鲁迅基本上是生活在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叶的人,其时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社会已经渐行瓦解,东方已经露出民主解放的新曙光,尚且鲁迅本身又是民主革命的斗士,然而他对于封建包办婚姻同样不能幸免。当他还在日本留学之际,他的母亲便催他回家完婚,而对方竟然是一位和他没有丝毫感情基础的乡村女性。在这以后,鲁迅常常无奈地对较为亲近的朋友说:“这是我母亲娶媳妇。”令人欣慰的是,不久之后鲁迅终于和自己的学生许广平由战斗的友谊而发展为互敬互爱的伴侣。

    生活在今天的人们是幸运的,男女平等、婚姻自主已然取代了千年传统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以爱情为基础的新式婚姻展现了人类社会道德伦理的新曙光。

  • 标签: 分类 评论:9 | 查看次数:49
  • 上一篇:吃昆虫往事
  • 下一篇:青岛新春逛庙会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693213
  • 文章总数: 429 篇
  • 评论总数: 9738 个
  • 今日访问量: 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