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刘书章 > 日志 > 我的日志 > 母亲曾经讲过的故事

母亲曾经讲过的故事 发表于 2018-1-16 9:21:35





  • 母亲曾经讲过的故事

    母亲已然离开我十多年了,但是母亲曾经讲过的那些故事,却永远存活在我的记忆中,母亲劳作的身影,还时时在我眼前闪动……

    ——题记




                老徐池卖烟

       当年英国人在青岛开设卷烟制造业之前,先选择了潍坊地区种植烟叶,并在初期尽量提高收购价格,致使烟叶种植户不断增多。从记事起,我便经常听母亲讲她年轻时到种烟大户去帮助拢烟的事情。大姑娘小媳妇们凑在一起,工作中,便会经常穿插些几代人口口相传的顺口溜或小故事以解闷和搞笑,其中有一段就是老徐池卖烟的故事——

    母亲讲,老徐池是方圆几十里有名的种烟大户,是个“人财主”。所谓“人财主”,就是说家里虽然有些房地财产,但家口也相当大,据说有四十几口,因而开支也大,攒不下什么钱财。因老徐池多年种烟、卖烟,所以和收购站的人特熟,说不定还有点私下交易吧,因此他卖的烟检验人员给打的等级特别高,致使有些小户人家在卖烟叶时便托老徐池给一起买掉,或许能多挣几。

    也不清楚老徐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反正在他买的烟叶里经常夹杂着砖头和其他杂物,收购站的伙计们翻出来时便讲:“老徐池,你的烟里有砖!”老徐池便答:“什么,不湿啊,嘣干!”“不是干不干,是烟里面有砖!”“什么,有砖,这些王八羔子!不知是谁旋进去的!”在装聋卖傻中老徐池还真有些化险为夷的本领呢。




                郑板桥离任

       郑板桥,名燮,是清代中叶著名才子,扬州八怪之一,以为官清廉和善画竹石知名于天下。郑板桥做潍县知县时已是天命之年,但仍体恤民情,励精图治,做了很多好事情。儿时母亲常常对我们讲郑板桥的故事,其中有一段是——

    郑板桥当年自潍县离任时,路边送别民众无数,其中有人哭着说:“青天大老爷,你这一走,难以想见,临别那怕给我们留下只言片语,也好时时叨念。”郑板桥略一思索便讲:“你们都回去吧,回到家里后拿老人当孩子对待就可以了。”许多人就认为这以“难得糊涂”而闻名的大才子难道真糊涂了不成?可是回过头来一琢磨,此言真乃至理也。

    郑板桥画竹绝佳,其题诗也往往大有深意,广为流传,其中两首七绝便是:

    “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
    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崖中。
    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




              一条胡同里走出两个状元


    母亲还常常给我们讲清朝年间,潍坊的一条胡同里出了两个状元的故事,母亲常常在开讲之前给我们吟唱一首小诗——“潍县自古文风盛,举人秀才满县城。新巷子出俩状元,曹鸿勋与王寿彭”——

    说是在清朝光绪爷年间,潍县西南关一条叫新巷子的胡同里曹家的儿子曹鸿勋殿试一举夺魁,高中状元,并在门口竖起了旗杆,整个潍县城为之轰动。而住在同一胡同的王家家学渊源,藏书丰盈,对此并不服气,暗中使劲培养子弟,果不其然,二十八年后,潍县同一个地段同一条巷子又出了一名科举考试最高荣誉获得者,此人姓王名寿彭。在中国几千年漫长的封建社会中,一条胡同前后出两个状元真是少有的事情!母亲在我们小时候常常不厌其烦地讲这个故事,是随意说之,还是对于我们寄予厚望呢?

               被宠坏的孩子


       母亲讲清末民初时节潍坊城是一个十分繁华的地方,不但商铺林立,而且人才辈出,官宦人家甚多。当年慈禧太后生日所圈点的状元便是潍坊城里的王寿鹏,名字好,图吉利。

    母亲说,有一个官宦人家十分娇惯自己的孩子,这孩子时常跑到城头上向下撒尿,往往淋到城墙下的行人。这行人本待发火,可是一打听身边的人便不做声了。不幸的是这小子的作为恰巧被这家的一个仇人利用了。他常常跟随着这个小孩子,待这小孩子在城墙上一撒尿,他便在城下拍手叫好,以致这孩子在鼓励之下更加肆无忌惮。可是有一日,按我们现在的说法是“碰到茬子上”了,这被淋了一身的人想必也有些来头,三步并两步走上城头,抓住这孩子便从城墙上扔了下来……

       “惯子如杀子”这一道理并不深奥,但不知有多少人就是走不出这个情结,连历史上大名鼎鼎的高官兼学者的王安石也不能例外。据说王安石的儿子王勇为人“膘悍阴刻,无所顾忌”,自持有点小才气边便“鄙睨一世,不能做小官”。做为宰相的王安石曾把王勇的作品刻板翻印,并让人送到皇帝那儿,为儿子弄了一个“太子中允”的官衔。王安石有一次与客人谈话,儿子不知听到那一句不顺耳,便赤足披发从他屋子里走出来质问,此等做派受到时人和后人的非议。尽管王安石在一首诗里把自己的儿子比为“凤鸟”和“梁木”,但这小子以其所处的有利条件,并没有作出什么业绩来,或留下些许供人欣赏的美文妙语,这或许与其父王安石的娇纵不无关系吧?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649671
  • 文章总数: 549 篇
  • 评论总数: 9726 个
  • 今日访问量: 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