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刘书章 > 日志 > 我的日志 > 最初的师傅们

最初的师傅们 发表于 2017-11-11 9:33:34



  •                 最初的师傅们    

    突然在一个夜晚,同时梦见好几个先前曾经朝夕相处的老师傅,这确实是一件非常奇异的事情,早晨醒来后,便循着梦境追思了很多很多……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青岛市一大批高中毕业生被分配到青烟工作,我被分到三车间包装机组,最初做的是为机台服务的上烟卷和搬烟箱的工作。初来乍到之时工作摸不着头绪,常常不免手忙脚乱。特别是一不小心把烟盘子里的烟撒满一地,立时就会出一身汗。这时赶紧蹲下来整理,心越急,手越不听使唤,在这关节便会有老师傅放下手中的活过来帮助你,并且还会和颜悦色地和你搭话,使你紧张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下来。

    我所在的丙班四组使用的是楼式包装机,机台定员四人,均为女职工。开上车的是一位烟厂技校毕业不久的女学生,因为工作时坐在一只很高的凳子上,所以上上下下那轻盈的脚步,配合着那从烟盘子里抽出长纸条的动作,使我常常感到那不是在做工而是在进行舞蹈表演。开下车的也就是机长姓高,据别的师傅讲高师傅技术特好,在班上是数一数二的。当车开得不顺畅或者出毛病时,只见她聚精会神,敲敲扭扭,三加五除二,不一会儿机车便如小河流水哗哗地流淌起来。轻松下来的时候,高师傅还常和我说三国道西厢,她常常引以自豪的是她在班上的女职工中是学问最高的人。验质量的师傅姓牛,是那种工作特认真而悟性又较慢的人。工作一跟不上趟,高师傅就嫌她苯,但是牛师傅对高师傅的自傲并不买帐,也常常寻机拉着我说话。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次上夜班,牛师傅呕吐得厉害到保健站去开了三天的病假,但是她却不声不响地把假条掖进兜里继续干起活来。最后一道工序是装箱,一位年纪较大的师傅总是胸有成竹般不紧不慢地干着。这位师傅退休后又换了一位中年师傅却整天忙得抬不起头来,我便一有闲暇就过去帮忙。

    记得在我最初进厂的那段时期,一年到头很少有公休日,忙起来年节也不休假,过春节也曾经被认为是旧风俗,有几次大年三十我赶上上夜班,“革命化的春节”就是在机车边度过的。就是这样,职工们很少歇病假事假,领导们在作总结时候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xxx带病坚持工作”、“xxx轻伤不下火线”,认为这是一件值得学习的事情。虽然工作很紧张很累,但是职工们工作热情却非常高涨。比方说上夜班吧,吃过午夜饭之后,有的人就困得睁不开眼,这时候就有老师傅在车间比较开阔的地方扭秧歌、摔跟头逗得大家哈哈笑,精神振奋起来后又开始下半夜的工作。有的时候我会想,这些经过“新旧两重天”生活变化的师傅们,他们对新中国,对新生活的热爱之情确实是我们难以企及的。

    后来我曾被调到成品仓库工作,师傅们以男性为多,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冯师傅和张师傅。冯师傅是班上的安保人员,老党员,工作特认真,一上班就库里库外不停地巡逻。每到上夜班的时候,就特别叮咛我:“刘师傅,你要是看见我打盹就叫叫我,别睡着!”那时企业还没实行班中餐,上班是自带饭吃,冯师傅常常很仔细地检查我都带些什么饭。有一次上班,我看见他带着一只很大的饭盒来了,吃饭时打开一看是满满一饭盒熟猪蹄,我十分惊讶地问:“冯师傅,你能吃这么多?”冯师傅嘿嘿一笑说:“带来叫你吃的,今天刚煮的。”当年的生活水准比不上今天,能吃上猪蹄那真是诱人的美味,这是冯师傅把在外贸工作的孩子在单位分的东西,做好后特意拿倒厂里来让我吃的。

    张师傅是成品仓库管理三班的组长,听说当年参加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库里的职工们都叫他“老八路”。张师傅除了上长白班外,为了了解三班运转情况还常常连着上中班或者夜班。平时如果天气不好或有临时情况,他会突然出现在夜班现场,发扬了机动灵活、连续作战的老八路作风。他在一年中不知加过多少班,但是从没有享受加班费或者补假休班。张师傅离休后还常常到厂子来参加活动和学习,此时我也早已调入企业办公室工作,为了了解企业情况,张师傅曾经几次向我要过企业的《年鉴》。

    另外,还有一个令我难以忘怀的师傅是“老车”,因为男女老幼都这样称呼他,时日久远,他的大名也就被人忘记了。我和老车并非是一个车间一个部门,我们的相识相交,是因为在毛主席“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号召下,一起来到当时在北岭山的“轻工干道四连”。老车那时小四十的样子,但是心理年轻,充满活力,愿意和我们这样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待在一起。每每下班之后,老车总会带领我们这些青年男女四处游荡,中山路,中山公园,八大关,讲故事,下馆子,看电影。有一次,他带着我们出去玩,顺路去了他在聊城路上的父母家,家里一对倩男靓女引起我们的好奇,如此摩登之人真是平时少见。出门后老车和我们讲,这是他弟弟和弟媳,是北京芭蕾舞剧团“白毛女”剧组的演员,一个是演大春,一个是演喜儿的,令我们这些年轻人羡慕不已……

       如今我们的企业已经迁到市区东部,厂区林湖错落、犹如花园,厂房和设备已然进行了现代化更新。可是我依然会常常想起当年简陋的工作环境,想起我工作初期的这些师傅们。是啊,企业不正是在一代一代人的传承中发展起来的嘛。特别是师傅们那种对新中国、对党、对企业的热爱之情,对工作的忘我劳动态度,对年轻学徒们无微不至的关爱,感染着我,温暖着我,让我永难忘怀。


  • 标签: 分类 评论:11 | 查看次数:139
  • 上一篇:忆昔
  • 下一篇:说书信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376840
  • 文章总数: 498 篇
  • 评论总数: 9303 个
  • 今日访问量: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