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刘书章 > 日志 > 我的日志 > 与青岛有缘的现代著名女作家

与青岛有缘的现代著名女作家 发表于 2017-9-30 9:51:44



  • 与青岛有缘的现代著名女作家

      

    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及稍后一段时期,旅居青岛的现代文化名人之多,竟然仅仅排在北京、上海之后,名列全国第三,譬如杨振声、闻一多、梁实秋、王统照、沈从文、汪静之、洪深、老舍、吴伯萧、王度庐等等,加之还有许多曾经短暂逗留的如鲁迅、郁达夫、朱自清、郑振铎、石评梅、丁玲等等,真可谓灿若星辰,为世人瞩目,成为一道现代文化的亮丽风景。这其中特别有几位女性现代著名作家:方令孺,萧红,冯沅君,苏雪林,在青岛生活工作和旅居期间,“两看相不厌,唯有敬亭山”,青岛对于她们,她们对于青岛,都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

    方令孺,1897年生于江南桐城的望族之家,在“五四”运动的影响之下,年轻时曾经冲破封建家庭的桎梏留学美国,这在当时的社会中实在是一个异数。学成归国后,居住并工作于上海,解放后曾经担任浙江省文联主席。然而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之初,方令孺在友人的介绍之下,应当时青岛大学校长杨振声之邀,在青岛大学曾经任教两载,为国文系讲师。她不仅擅长诗歌,散文写得也很好,都在现代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方令孺在青岛的生活和工作无疑是十分愉快的,这里不仅有令人惬意的气候和山光水色,还有在此求学的热血青年对她的敬重和朋友同事对她的关爱。当时学校里正聚集着大批文化精英,这其中杨振声、赵畸、闻一多、梁实秋、陈命凡、黄际遇、刘康甫.......加上方令孺这位唯一的女性,被雅称之为“酒中八仙”。梁实秋后来在《酒中八仙》一文中这样追述:“1930年到1934年间,我的一些朋友,在青岛大学共事的时候,在一起宴饮作乐,酒酣耳热,一时忘形,乃比附前贤,戏以八仙自况。”梁实秋《方令孺其人》中对此事再做补充:“由于杨振声的提倡,周末至少一次聚饮于顺兴楼或厚德福,好饮者七人。闻一多提议邀请方令儒参加,凑成酒中八仙之数。于是猜拳行令,觥筹交错,乐此不疲者凡二年。其实方令孺不善饮,微醺辄面红耳赤,知不胜酒力,我们也不勉强她。”从方令孺在青期间写的诗歌《奇灵》,我们略可感知她对青岛的热爱之情,其中有句云——

    有一晚我乘着微茫的星光,

    我一个人走上了惯熟的山道。

    泉水依然细细的在与山交抱,

    白露沾透了我的草履轻裳......

    “太阳血一般昏红,从朝至暮蚊虫混同着蒙雾充塞天空。高粱、玉米和一切菜被人丢弃在园圃,每个家庭是病的家庭,是将要灭绝的家庭。全村静悄了。植物也没有风摇动它们。一切沉浸在雾中。”

    这是作家萧红《生死场》中的一段描述,而萧红的这一代表作正是于1934年夏秋间在青岛完成的,其时代意义正如鲁迅先生所指出的那样:“北方人民对于生的坚强,对于死的挣扎,却往往已经力透纸背。”

    现代著名女作家萧红其人其文曾经为鲁迅先生所喜爱,就是这个上个世纪之初生于黑龙江省呼兰县一个地主家庭的女性,一生却命运多桀,四处奔波。东北沦陷之后,听从当时已在青岛的友人的召唤,1934年她偕同萧军一起来到青岛,当乘坐的航船弛入青岛近海时,他们深深为这座岛城的秀美风光而激动,情不自禁地欢呼雀跃起来。到青岛之后,他们住在观象一路一座石头垒的二层小楼之中,萧红没有工作,操持家务,萧军则经人介绍在《青岛晨报》编辑副刊。每当夜深人静,两人则伏案疾书,萧军曾经这样回忆道:“我续写《八月的乡村》,萧红写《生死场》。每于夜阑人静,时相研讨,间有所争,亦时有所勉也。”

    作品写成之后,对于作品的水平如何,怎么出版,一时心中无数。而萧军所熟识的广西路上“荒岛书店”的孙乐文因为常常到上海联系购书事宜,曾经与鲁迅见过面,他给二位出主意,可以先把书稿寄给鲁迅先生看看,征求意见。信和书稿寄出后,没想到很快就收到鲁迅的复信,表示愿意联系出版。二人不禁欣喜若狂,十月份就离青奔赴上海,开始其人生更为重要的旅程。

    不久前女作家季红真在其《漫忆萧红》后记中曾经这样写道:“基本上以她的人生轨迹为脉络:呼兰——哈尔滨——青岛——上海——武汉——西北——重庆——香港。”可见青岛是萧红人生奔波中的一个重要“驿站”。

    生于1900年的冯沅君,17岁就考入北平高等女子师范学校,毕业后又考入北大研究所,是在上个世纪初期,就以小说集《卷葹》知名文坛的“四大女作家”之一。出生于河南南阳唐河县的“冯氏三兄妹”(冯友兰、冯景兰、冯沅君),就和鲁氏三兄弟(周树人、周作人、周建人)一样,皆为一家之门同出三个文化名人,实在是令人钦羡和感叹的事情。冯沅君夫君陆侃如也是国内外知名的中国古典文学研究家。1947年,夫妻两人同时到青岛执教于当时的山东大学,工作生活于青岛长达11年之久,至1958年随山大搬迁而至济南,后来两人都曾担任过山大副校长职务。

    在青期间,教学之余,冯沅君还热心参加社会活动,如市文联、市妇联举办的纪念会、座谈会、有关演出,她不但踊跃出席,还常常坦诚地提出自己的看法和建议,同时她还常常挤出时间来为报纸撰写稿件,她是一位深受学界、文化界、妇女界人士敬重的人。

    在青岛任教期间冯沅君是非常愉快的,她常常对人说青岛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而她自己工作生活的校园四季中都有很好的景色。教学中讲到古典诗词时,她常常信手拈来,拿诗词中的情景和学院里的风景作比对。当好奇的同学问起她的年轻时小说创作的情形时,她便会深情地回忆起鲁迅先生。她说,尽管自己当时的文学水平还不高,但是鲁迅先生却抱着对于文学新生力量的巨大热情,把自己发表的小说收集、修改并出版。她的小说通过男女主人公的婚姻悲剧,反映了当时青年人对封建婚姻制度的勇敢反抗和对爱情与自由的热烈追求,洋溢着与传统彻底决裂的进步精神,在当时的青年中产生了积极影响。只是后来冯沅君把注意力转入学术研究,不再写小说了。

    曾被阿英誉之为“现代最优秀的女散文家”的苏雪林,尽管没有在青岛工作过,但是和这个风光绮旎的岛城还是颇有缘分的。1935年的夏天,苏居住工作的武汉奇热,于是她暑假之前就预作准备,外出旅游和避暑,原以为“冬不太冷,夏不太热”的上海可作首选之地,但当年上海之热同样使人望而却步,于是“我们逃到哪里好呢?牯岭我曾去过,再去无味;莫干山邻近京沪,大人先生太多;只有青岛一水之便,十年前康赴平津之际曾在那里耽搁过几天,现又有熟人周承佑夫妇在彼,可任招待;所以我们便选取了青岛做我们逃热的目标之地。”于是放暑假后苏便和其丈夫一起奔赴这座山海城市。月余的旅居生活是非常惬意的,到过海水浴场、湛山精舍、太平山、万国公墓、太平角、中山公园、以及崂山等地。并留下了《岛居漫兴》、《崂山二日游》两篇篇幅颇长的游记佳作。她在《岛居漫兴》中这样写道:

    “青岛所给我第一个印象是树多。到处是树,密密层层的,漫天盖地的树,叫你眼睛里所见的无非是那苍翠欲滴的树色,鼻子里所闻的无非是那芳醇欲醉的叶香,肌肤所感受的无非是那清冰如水的爽意。”“到青岛来作客的人莫不抱着一试海水浴的欲望,所以我到青岛的第三天,便约了周君夫妇同去接受海的洗礼。青岛共有五个海水浴场,汇泉地点最适中,形势最优胜,一到夏季,红男绿女,趋之若鹜,使这地方成为热闹的顶点,欢乐的中心,消暑的福土,恋爱的圣地。”在中山公园内观看动物时,她还和那只老熊产生了“友谊”——“不知为什么我同这头老熊竟发生一种情谊。我爱它那笨重的身体,浑圆的四肢,巨大的颈脖和那颔下一圈发金光的黄毛。你别瞧它这样痴肥臃肿,以为它别无作为,它一掌打来,可以将你打成一个肉饼,嘴一拱,可以倒掉一株树,然而它的外表,却又这样温和良善,有如一只绵羊。”

    离开青岛之前,苏雪林决定再邀请黄雪明女士一道游崂山,两天的时间内游览了北九水、仰口等地的蔚竹庵、鱼鳞瀑、太平宫、白云洞等处景观,途中还饶有情趣地赶了一回王哥庄大集,崂山的山海雄阔、民风淳朴都给她留下深刻印象。她在游记中写道,虽然还觉得游兴未尽,认为还有许多值得一去的地方,但是时间有限,只好“恋恋不舍地和青岛说一声再见。”在青岛旅游一月有余的苏雪林,竟然和在青岛教书几年的梁实秋得出一样的结论——青岛是中国最宜人居住的地方!


  • 标签: 分类 评论:14 | 查看次数:145
  • 上一篇: 生活写照两篇
  • 下一篇: 九九重阳传千秋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375545
  • 文章总数: 497 篇
  • 评论总数: 9299 个
  • 今日访问量: 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