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刘书章 > 日志 > 我的日志 > 三进“劈柴院”

三进“劈柴院” 发表于 2017-9-13 9:12:52



  • 三进“劈柴院”

     

    “一,一,一二一,爸爸领我逛街里,买书包,买铅笔,到了学校考第一。”这是我童年时代耳熟能详的儿歌。父亲是否领我逛过“街里”,已经没有任何印象了,但是在我的学生时代,“街里”,特别是中山路一带,和坐落于中山路北端的劈柴院曾经是我最为向往的地方……

    劈柴院,是20世纪之初青岛开埠之后,由一处散落的农贸集市圈就的一个集商贸、餐饮、游乐于一体的园区。因为这个园区先前曾经有过几家卖劈柴和竹竿的,故名“劈柴院”。百年历史的劈柴院曾经闻名遐迩,人气鼎盛。然而文革后十几年中,昔日的盛况却销声匿迹。改革开放后,特别是新世纪以来,在搞活经济的新政策下,经过重新改造的劈柴院又大红大紫起来。

    几十年中,每每去中山路购物,少不了要进劈柴院观览一番,或者为了饥渴之需,回想起来,印象最深的有三次——

    一次是上个世纪80年代初的一个春天里,我和夫人到中山路购物。中午时分,想找个地方吃饭,于是我们就走进了劈柴院。这是文革后劈柴院复苏的初期,开始有了餐馆和游人。我们就找到一家餐馆要了一斤水饺和两个炒菜,水饺小巧得令人惊叹,状似元宝,记得是韭菜虾仁馅的,味道鲜美。那时年轻能吃,这样精致的一斤水饺下肚,毫无饱腹之感,于是又要了半斤。当年梁实秋先生曾经盛赞青岛顺兴楼的水饺“饺子奇小,长仅寸许,味道非常鲜美”,想来劈柴院水饺的舌尖之感也相去不远。

    再一次是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某个夏日,企业里的几个同事在外面做事,中午便来到劈柴院吃午饭。这时的劈柴院内已经是饭店毗连,有的平房又搭建成楼房,接近饭点食客纷至沓来,其中还掺杂着闻名而至的外地游客。转了一圈这家看看,那家瞅瞅,都是人满为患,最后见坛子肉店还有空座,便走了进去。尽管坛子肉肥而不腻,但几个女生还是享受不了,几个男士只好代劳,吃完后又要了一大碗牡蛎汤,算是清口。尽管那时改革开放已经有十几个年头,劈柴院里的生意更加红火,但是房屋陈旧,格局混乱,也缺乏游艺项目。

    然而当我2010年之后再走进修葺一新的劈柴院时,不禁赞叹万分,感慨它的巨大变化。这时我已退休,整个夏日里很少出门,于是在秋高气爽之际就想出去走走。某日,我便乘车去了中山路,老远就看到劈柴院游客进进出出,络绎不绝,抬头看到院门的上方铸有“劈柴院1902”的字样,门口一侧则有一铜塑男子肩扛一婴儿站立。穿过十几米长的大门洞时,可见门洞两侧有卖小食品和小饰物的摊位,步出门洞,见长街一侧挂有一块牌子上书“街景”,纵深望去,长街两边就是一些大大小小的饭店。每家饭店的门侧都挂有长方形的招牌,如“秘方排骨”、“黄家灌汤包”、“高家锅贴”、“温州面馆”、“鸭血粉丝汤”等等。在狭窄的道路两边还有许多卖岛城特色小吃零食的游商浮贩。我询问一个卖山楂糕摊主价钱,报价之高令人咋舌,我也就没有兴趣再问其他了……

    而步出大门洞后,长街的左右又各有一较小的门洞,左边的门洞内是一个大天井,里面只是三层楼的古香古色的客栈而已;而右边的门洞内却是“江宁会馆”。进门洞后,只见一处招牌上写着:“吃饭、看戏、品茶、听曲、住宿、赏景”,由此前行十几步左拐,就豁然开朗、别有洞天,一个偌大的戏院出现在眼前。只见方桌几十,坐客多半,院落的一端有一戏台,戏台上方匾额为“紫金阁”三字,台子两侧有楹联曰:“紫气东来俊才聚劈柴老院,金光普照海川汇江宁会馆”,台子内里墙面的正上方有匾额“齐风苏韵”。 观众坐席两侧一边为“江宁食府”,一边为“京味茶汤”。只见许多游人或坐或站,都引颈望向戏台,随之看去,台上无人,台下几个票友正在粉墨装扮,准备登场。坐在桌边,不仅使人想起当年曾在劈柴院内登台演出的著名曲艺演员刘宝瑞、马三立、刘泰清、杨立德来……

    走出劈柴院漫步在中山路上,我想,青岛是一个开埠较晚的城市,早期建筑多具欧陆色彩,而劈柴院却是独具一格,从布局到建筑,从饮食到游艺,从招牌到服务,蕴含着更多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因素。特别是近年来经过较大规模的改造整饰后,几多沉浮的劈柴院又如枯木逢春,焕发出新的生机。睹之思之不禁让人有躬逢盛世、赶上好年景的感慨......


  • 标签: 分类 评论:10 | 查看次数:104
  • 上一篇:金秋琐记
  • 下一篇:乡村教书的姥爷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380992
  • 文章总数: 498 篇
  • 评论总数: 9311 个
  • 今日访问量: 1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