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刘书章 > 日志 > 我的日志 > 故乡的味道

故乡的味道 发表于 2017-8-14 9:19:40



  •                  故乡的味道


    不久前,我们小区的街道上新开了一家“潍县火烧铺”,一天中午我去买回几只肉火烧吃,咬一口,一股浓浓的香气扑鼻而来。吃着吃着,使我不由地回想起故乡的味道来……


         记得是在上小学的暑假中,我随母亲回故乡看望姥爷姥娘,上午从青岛坐火车,过晌便到了潍坊车站。早已等候在那里在城里居住的三姨、三姨夫,把我们带回家后便赶紧给我们做午饭吃。一会儿,香气喷喷的打卤面便端上桌,我便迫不及待地吃起来,真可谓鲜香可口。过后我问母亲,三姨家的面条为什么那么好吃呢。母亲讲,面条是上好的面粉和上鸡蛋擀出来的,用鸡汤做的卤子里有对虾块、金针菇、黄花菜、肉末和蛋丝,咋能不好吃。母亲还讲,老潍县人吃面是很有讲究的,开春吃春面,入夏吃凉面,隔三差五吃炸酱面,遇有喜事或者节令吃红面,如果家中老人祝寿则吃长寿面,小孩子过百日,就该吃肉丸子面条了。


         吃过饭后,三姨对母亲讲:“今天别走了,明天叫他姨夫送你们。”第二天一早,我还躺在被窝里呢,便听到三姨叫我的声音:“快起来吧,您姨夫买回饭来了。”我立时便闻到屋子里充溢着一股饭香味儿,再一看,桌子上已经摆好火烧和甜沫。起床后我赶紧在桌前坐下,喝一口甜沫,甜甜的香香的而且还麻酥酥的,细细一看,里面有豆腐皮、菠菜叶、红小豆、细粉丝和炸胡椒;咬一口肉火烧,满口都是肉香葱香的味道。姨夫说:“使劲儿吃,买了好多呢!还买了杠子头和芝麻油盐火烧,等会儿给您老娘带去。”于是不久后,我又在乡下的姥爷家品尝到了另外两种火烧:杠子头虽然硬一点,但是越嚼越香;芝麻油盐火烧则是外酥内软,非常可口。


         姥爷看我吃得津津有味,便笑了:“潍县城里的火烧花样多着呢,等我有时间带你去城隍庙吃朝天锅烩火烧,那才叫好吃呢!”尽管后来姥爷并没有带我去城隍庙吃朝天锅,但是在乡下教书的老爷却给我讲了许多关于老潍县的事情,例如一条街上出了两个状元啦,郑板桥做潍县县令啦等等。老爷说,潍县城在清朝已经是很繁华的一个地方了,被人誉为江北的苏州城呢。说着说着,姥爷还摇头晃脑地给我吟诵了一首郑板桥写的关于潍县的诗歌,可惜我当时没有听懂。然而半个世纪后,我竟然在《郑板桥文集》中发现了这首《潍县竹枝词》:“三更灯火不曾收,玉脍金齑满市楼。云外清歌花外笛,潍州原是小苏州。”现在想来,潍县的饮食之所以这么味道精美,这么花样繁多,潍县人之所以这么会吃,与此地当年的发达繁荣不无关系吧。


         有生以来,我第一次吃昆虫也是在姥爷家。记得有一天姥爷做完农活回家时,还带回来几串蚂蚱和豆虫,叫姥娘放进一只小盆中并撒上一点盐。等吃晚饭时,一盘子香喷喷的炸昆虫就端上桌了。起初我还不敢吃,姥爷便给我做示范,拿起一只炸蚂蚱,一下子扔进口中便大嚼起来,一边嚼着一边说:“真香!真香!”于是我也半信半疑地尝试一下,这一尝不要紧,酥香可口还真吃上瘾来了。姥爷忙说:“别吃太多,不然要咳嗽的。”吃过饭后,姥爷又拿出一只萝卜切成小块让大家吃,我一向是不吃萝卜的,因为嫌它太辣,老爷硬是拿一块塞到我的口中:“咬一口尝尝。”我只好嚼了一下,没想到萝卜还有这么好吃的,又脆又甜,还饱含水分,于是又赶忙从桌子上抓了一块吃,姥爷姥娘见此情状都笑了。姥爷讲,潍县萝卜已有几百年的栽培历史,潍县的水土好,再加上用豆饼做肥料,当然就好吃了。记得返回青岛前,姥爷没有忘记给我们带上一袋子又甜又脆的潍县萝卜。


         返回青岛后,故乡的味道依然久久地存留在在舌尖上。我曾经多次让母亲仿照三姨家的面条做给我吃;长大以后,每每在市内逛街时,饿了便会寻一家潍县火烧铺买几只火烧吃,这时故乡的坊间俚语“白浪河水浪滔滔,月亮像个肉火烧”便会回响在耳畔;多少年中,每年春节过后,我必定要到萝卜会和糖球会上去寻潍县萝卜吃,看到故乡的土特产品在集市上成为抢手货,一种自豪感便会油然而生……

    (此文刊登于《东方烟草报》)

  • 标签: 分类 评论:15 | 查看次数:222
  • 上一篇:蝉鸣声声忆面香
  • 下一篇:漫说“七夕节”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274754
  • 文章总数: 367 篇
  • 评论总数: 9227 个
  • 今日访问量: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