韭花酱 发表于 2017-7-31 9:15:47



  • 韭花酱

    清晨在早市上购物,忽然眼前一亮——韭菜花!于是我问了价钱,赶紧称了两斤,欣喜而归——又可以做韭花酱吃了!走到楼下,邻居见而问:“怎么吃?”“做韭花酱啊!”“怎么做?”于是我详细告之如何如何做。

    我对于韭花酱情有独钟,一定是受了父母的影响,因为在我和父母一起生活的日子里没少吃韭花酱。特别是在我的童年时代,韭花酱在我看来就是美味。那时,家里穷,孩子多,哪能顿顿都吃上蔬菜啊,鱼肉就更不用说了,那时大多时候都是以咸菜佐餐,例如芥头丝、萝卜干、雪里蕻、豆瓣酱、豆腐乳等等,偶尔也能吃个咸鸭蛋,也要切开分着吃。咸菜轮番上阵,总有吃腻歪的时候,每每入秋以后,我就期盼着母亲能做韭花酱吃。

    终于有一天,母亲从菜市场买回来韭菜花了。摘干净、洗干净以后,母亲就把韭菜花放在盖垫上,摆弄均匀,拿到窗外晾着,晾干后,就放在菜板上用刀剁碎,然后再放在蒜臼子里捣一捣。不喜欢做活的我这时常常会抢着干,心想,做好后我多吃一点母亲也许就不会说什么了。可是捣好后撒上盐并非马上就可以吃,而是要放进一只小瓷坛子中,封好口,稍稍发酵后才能食用。同时,母亲也不会忘记,开封后用小碗盛上一些分给左邻右舍品尝。

    最近读汪曾祺《旅食与文化》,其中有《韭菜花》一篇,文中写道:“北京的韭菜花,是腌了后磨碎了的”,“熬一锅虾米皮大白菜,佐以一碟韭菜花,或臭豆腐,或卤虾酱,就着窝头、贴饼子,在北京的小家户,就是一顿不错的饭食。”而我们家吃韭菜花时,母亲总是先用一只小碟子盛好,然后再滴上几滴香油,于是,韭花酱的香气、香油的香气就在小屋子里弥漫开来。大家便津津有味地吃着,想必干粮一定会比往常多吃许多吧。如果是吃面条的话,那就更对味了,盛一碗面条,舀一勺韭花酱一搅拌,常常会吃出汗来。但是因为太咸,母亲怕孩子们吃多了咳嗽,就在一边不住地喊:“少吃!少吃!”父亲在一旁则说:“美食不可多用啊!”

    如今母亲离开我们已然十几年了,令人欣慰的是,母亲做韭花酱的本领并没有失传,因为现在老伴又成了做韭花酱的好手。或许有人会问:“商店里不是能买到瓶装的或者袋装的韭花酱吗?何必要费事自己做?”那我就要告诉你,买来的韭花酱无论是口感还是香气比自己做的那真是差远了。

    老伴现在做韭花酱不用再像母亲那样用刀剁了,因为用刀剁一是费劲,二是粗糙,但是用电动小磨磨出来又太细,也不好吃,所以最好是用手摇小磨,老伴说我有耐心,所以这活便归我做。做好韭花酱后,老伴用小瓶子分成多份,自己留一份,其他的就分给邻居和朋友了。自己留下的那一份也不是马上就吃,而是放在冰箱保鲜层内待时而吃,因为现在的饭菜已然比较丰富了,并非从前离了咸菜不能吃饭的日子。可是遇到这些时候,韭花酱便派上了用场:一是吃嫩豆腐,二是涮羊肉,用了自制的韭花酱后味道都非常的鲜香可口;另外是盛夏季节,因为出汗特多,所以这时会常常拿出韭花酱来吃,以补充盐分;春节期间,鱼肉蔬菜都吃腻歪了,老伴就会拿出一点小菜加以调剂,这其中就有腌蒜、腌藕和韭花酱;另外,偶尔地,老伴还会做煎饼果子,这时也会用到韭花酱……

    新近在网络上、报刊上看到几则介绍韭花酱做法的短文,和我们家的做法是不一样的,有的配方是韭菜花加梨丝加姜加盐,有的配方是韭菜花加苹果泥加姜加花椒加盐,但是我只愿意一如既往地吃我已经习惯了的、味道纯正的韭花酱……

  • 标签: 分类 评论:10 | 查看次数:190
  • 上一篇:我爱济南
  • 下一篇:护牙使者张一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282328
  • 文章总数: 368 篇
  • 评论总数: 9231 个
  • 今日访问量: 1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