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伞 发表于 2017-6-28 9:16:00



  • 说伞

    至少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就喜欢伞了。说起来有点可笑,那是因为此时我曾经看过一场电影,演的是黄梅戏《天仙配》,只见那个叫董永的,身后背着一把油纸伞,在一棵大槐树底下走来走去,口中还不断咿咿呀呀地唱着。后来我就问家里的大人,那个董永为什么身上老是背着一把油纸伞呢?大人就和我讲,那是因为在江南的梅雨季节里,对于不期而至的雨水人们是要时时提防的......

    看完电影后,我就把家里两三把油纸伞翻找出来观看,观看之余却是非常的失望——那几把油纸伞或者是伞面陈旧、图案洇涣,或者是伞面开裂、支架断损,竟然没有一把完好如新的。这样的油纸伞,打出去是毫无兴致的,所以下雨的时候,我宁肯披着一块雨布也不愿意打着这些破雨伞。但是我并没有由此而把油纸伞忘却,因为不久后我就在一本课外书籍中读到现代诗人戴望舒一首叫《雨巷》的小诗,其中有诗句云:“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撑着油纸伞......默默彳亍着,冷漠,凄清,又惆怅。”从此我的心中就会常常出现那个打着油纸伞,忧悒地行走在深深雨巷中的丁香姑娘......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我参加了工作,其时油纸伞也已然退出历史舞台,渐渐地被布伞和塑料伞取而代之。我特别喜欢布伞,因为布伞更加轻巧,更加美观,而且可以晴雨两用;钢骨支架,把柄多样,携带非常方便。记得有一次我到中山路去买书,从书店出来之后,我又径直走进青岛市工艺美术商店,因为这也是我常常光顾的地方。而就在楼底一层的一个柜台上,我看见摆放着许多黑布伞,我竟然很痛快地花了六元钱买了一把。六元钱,那可是一个月工资的六分之一啊!买了后,我感到心里沉甸甸的,但是再看看那黑绸般的伞面,光亮的钢架,弯如初月的的把柄,心里又安定了下来……

    于是在夏秋时节,无论是上下班,或者是平常外出,我便常常把这把布伞带在身边。也许是因为那个时期读了不少欧洲特别是法国古典小说的缘故吧,带着它迈步在大街上的时候,我竟然幻觉自己是走在巴黎的香榭丽舍大道上,因为这里常常有贵妇人们游逛,打着漂亮的阳伞和领着乖巧的宠物......如果遇到天空下起雨来的时候,我便小心地撑开心爱的布伞,高高地擎着。当我看到许多人的伞在大风雨中不中用了、被风雨吹打得支离破碎的时候,我常常暗自庆幸,我相信我的伞是坚不可摧的,我相信它的质量是上乘的!尽管贵点,也值——我常常作如是想。

      你别说,就是这样一把伞,在我的人生旅途中还真发挥了一点作用。因为就在此时,我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于是每到周日,我便约女友外出游玩。不知为什么,在那个年代里,男女之间总是怯生生的,每每走在路上,两人总是相距很遥远。可是有一天,天公作美,忽然下雨了,我和女友各自撑起了自己的伞,女友远远地跟在我的身后。雨越下越大,我忽然灵机一动:“我这把伞大,快过来吧!”女友矜持了一下,还是跑了过来,于是两个人一下子挨近了距离......

    其实我的喜欢伞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我不仅认为伞只是一种用具,它还是一种艺术品。它能装饰人,装饰生活。你看,一个漂亮的女士如果再配上一把漂亮精致的伞,她突然间就靓丽了三分。更何况我们的女士们,她们几乎天生个个都是艺术家,她们手擎小阳伞千姿百态的写真,看上去是何等迷人!实际上,伞,也确实是艺术家们的道具。你看看舞台上那些手擎花伞的群舞吧,似彩蝶飞舞,似凤凰展屏,直看得你扑朔迷离、眼花缭乱,忘记了自我的存在。不久前读报,我又知道了我们山东的曹县每年就有一个“蹦伞节”,届时,大姑娘、小媳妇,甚至七八十岁的老人都能把一把看似简单的伞,玩出许多花样和故事来。另外,无论是在炎热难耐的夏季,还是在阴雨霏霏的日子,社会上有什么民间集市或者群体活动之时,你远远地望去吧,万伞云集,五色斑斓,流光溢彩,那是何等的壮美和奇妙啊!

    不久前看央视《走遍亚洲》栏目,其中有一节专门介绍了泰国的油布伞。说是泰国的油布伞是由中国的僧人传教时带过去的,已经有200多年的历史,现在他们却是具有国际声望的油纸伞制造和销售的大国。这里每年一度的“油纸伞节”也是热闹非凡,不但油纸伞的做工绘制要进行比赛,而且全国著名画家都来到节会上,在油纸伞上现场作画,然后评选出前十名来……

    其实中国才是最早发明和使用雨伞的国家。最早的传说是春秋末年鲁班的妻子所发明创造,至今已有3500年的历史,更为确凿地说,至少唐代之前就有了类似现在油纸伞一样的雨伞了。因为在唐代,油纸伞曾被那些来大唐学习的日本人、朝鲜人和其他地区的人带回他们各自的国家,16世纪之后又传至英国和欧洲。想一想我们的文化遗产在人家那里却得以“发扬光大”,再联想到前些日子我们的“端午节”竟然被韩国在联合国申请为他们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实在叫人憋气。但是恰恰在此之际,我在网络上又读到一则消息,即在我国全面挖掘民族文化遗产之际,我们中国的油纸伞又再度复出,南北几个城市制作的油纸伞以其款式多样、做工精致、品位高雅而打入国际市场,大受欢迎。至此,压抑的心绪才得以释怀。

    多少年过去了,我用过的许多伞都坏了,扔了,但是那把在工艺美术商店买的布伞却依旧完好如初,陪伴在我的身边。每每雨下如注之时,每每烈日当空之际,我常常会躲在伞下打量着个世界,想到遥远的古代,内心对于伞的最初创制者,和后来不断提升其品位的人产生出深深的敬这意……


  • 标签: 分类 评论:9 | 查看次数:65
  • 上一篇:梁实秋的青岛情结
  • 下一篇:盛夏补书记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376989
  • 文章总数: 498 篇
  • 评论总数: 9304 个
  • 今日访问量: 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