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刘书章 > 日志 > 我的日志 > 刘半农与“她”

刘半农与“她” 发表于 2013-10-13 16:49:29

  •   刘半农与“她”

    “天上飘着些微云,地上吹着些微风。啊,微风吹动了我头发,教我如何不想她?

        月光恋爱着海洋,海洋恋爱着月光。啊,这般蜜也似的银夜,教我如何不想她?... ...

    当我们如今唱着这首传唱将近百年的《叫我如何不想他》时,许多人或许并不知道这首歌词的作者姓啥名谁;或者是仅仅知道作者的姓名,但却并不知道关于作者的一丝情形;对于“她 ”字为刘半农首创就更不知其所以然了。

    《叫我如何不想他》的作者刘半农在“五四”之后的新文化运动中,也算是一个颇为知名的人物,这正如鲁迅先生在《忆刘半农君》一文中所说:“他活泼,勇敢,很打了几次大仗。譬如罢,答王敬轩的双鐄信,‘她’字和‘牠’字的创造,就都是的。”这两个“大仗”都产生了积极而深远的影响。譬如第一个“大仗”,就是刘半农和钱玄同在当时的进步刊物《新青年》上演出的“双簧戏”。事情是这样的,1918315日,《新青年》杂志第四卷三号上,忽然发表了一篇写给《新青年》杂志编辑部的公开信《给<新青年>编者的一封信》,署名“王敬轩”(实际作者为钱玄同)。信是文言的,全信4000多字,不用新式标点,以一个封建思想文化卫道者的形象,列数《新青年》和新文化运动的所有罪状,极尽谩骂之能事;而就在同期,发表了另一篇以本社记者半农之名写的观点与之针锋相对的文章《复王敬轩书》,书信洋洋万言,对王敬轩的观点逐一批驳。这一“双簧戏”,对于新旧文化之优劣各执一词,垒垒分明,证据确凿,在当时知识文化界和青年学子中引起强烈反响,许多人由此走上信奉新文化、新道德、白话文,抵制旧文化、旧道德、文言文的道路。

    再一个“大仗”便是在现代白话文中首创“她”、“它”,以和“他”形成三分之势,从而各有替代,避免混肴。特别是“她”的产生,颇有些来历。

    刘半农1891527日生于江苏省江阴县,小鲁迅10岁,是与鲁迅交往颇深的朋友,先于鲁迅而逝,鲁迅曾有纪念他的文章。14岁时刘半农从翰墨林小学毕业,以江阴考生第名的成绩考取由八县联办的常州府中学堂。刘半农天资聪颖,每次考试各科成绩平均都在90分以上,深受学监(校长)屠元博的喜爱,并为屠父,当地的一位大儒破格收为弟子。刚入常州府中学堂第一年,刘半农每次考试几乎都名列第一,被学校列入“最优等”。可是,在常州府学堂毕业前一年,出于对学校保守教育体制的不满和失望,刘半农做出了个惊世骇俗的决定,毅然从学校退学,并决定离开家乡到外地发展。1912年,刘半农只身前往上海,经朋友介绍,在时事新报和中华书局谋到了一份编辑工作,并业余在《小说月报》、《时事新报》、《中华小说界》和《礼拜六》周刊上发表译作和小说。但是努力的工作和没日没夜的写作并不能换来稳定的收入和富裕的生活,特别是刘半农结婚后,家中有时困难到不得不靠变卖物品度日,就在刘一筹莫展之际,忽然接到了一封北京大学蔡元培校长寄来的聘书,正式聘请他担任北京大学预科国文教授。个连中学都没有毕业的人突然接到全国最高学府的聘书,不仅妻子难以相信,他自己也不敢相信。在这里我们不能不对蔡元培先生唯才是举的做法表示赞赏。

       当时北大的师资,除了大师硕儒,便是留洋而归的名人,刘半农自知资历浅,所以十分勤奋,讲课很受学生欢迎,创作也十分活跃,但在北大这个学院派占统治地位的地方,像他这样个连中学都没有毕业的大学教授依然被一些人视为“下里巴人”,并对他能否胜任教学工作常常表示怀疑。次在《新青年》编委组成人选上,胡适就直接提到了人选的学历问题,这对刘半农无疑是一个很大的刺激,于是他毅然做出了出国攻读博士的决定,这真可谓是被“逼上梁山”。在蔡元培的支持下,刘半农考上了公费留学的资格,并于1920年2月前往英国。

    刘半农到英国之前,由于对于语言有着浓厚兴趣和研究,曾发表过在现代汉语中用“她”指代女性第三人称、避免男女第三人称统用“他”容易产生混淆的文章,并一度引起关注和争论,伦敦后不久,对照国外语言,再次引起思考,刘半农反复琢磨后,进一步明确了在汉语中用“她”来与“他”区别,并创造出一个“它”来与“她”、“他”区别的设想。192094日他还创作了一首题为《教我如何不想她》的小诗,这首诗很快便被同在伦敦留学的赵元任谱成歌曲,随后在国内外传唱开来,流行至今。有人认为《教我如何不想她》是一首写给恋人的情歌,还有人认为这是写给自己的妻子的,也有人认为,“她”字在这里代表的是中国,这首诗应该是刘半农在异国他乡思念祖国家乡的心声。

    说到到“她”我们不能不提及刘半农与他的另一半,这也是一个非常有传奇色彩的故事。

    19106月,中学还没有毕业,刘半农就与未婚妻朱惠结婚了,这桩婚事的牵头人竟然是刘母。刘半农的母亲是个虔诚的佛教徒,逢年过节经常到离家不远的一处小庵堂里烧香拜佛,时间一久,就与经常前来拜佛的朱家女主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刘半农11岁那年,母亲带他到庵堂里烧香,碰巧朱家女主人也带着自己的两个女儿。朱家主妇见刘半农相貌端正、聪明灵活,便萌生了将长女许配给他为妻的念头,巧的是刘半农的母亲也相中了朱家的长女朱惠,而刘半农对朱家老大也有好感。可是刘半农的父亲却以朱惠比刘半农大3岁,并且朱家与刘家门不当户不对加以回绝。朱家却认准了这门亲事,诚恳地说,如果嫌老大大了,就把老二许配刘家,考虑再三刘家终于答应了这门亲事。然而“风云突变”,不久,朱家二女儿竟患病去世了,刘家很叹息了一阵子。本来这门亲事算黄了,但朱家又提出把老大许配给刘家,刘半农的父亲被对方的诚意感动了,最终同意了这门亲事。婚后,大江南北,国内国外,朱惠也跟随刘半农经历了不少奔波和磨难。

    另外,刘半农与另一个“她”的故事也颇受时人的关注,并引来不少非议,这一个“她”便是清末民初的名妓赛金花。赛金花因与八国联军的最高统帅德国将军瓦德西有染,曾经引来不少唾骂(赛金花本人曾经否认此事),而刘半农却在赛金花晚年亲临拜访,并与他的学生共同完成一本《赛金花本事》的传记,这不能不是一个大胆而有意义的举动,给今人留下了宝贵的研究资料。

    更加难能可贵的是,刘半农也算是一个以身殉职的人。刘半农为了写一篇有关北平、绥远地区方言声调的论文,1934619日,携白涤洲等助手离开北平前往,但在考察途中,刘半农遭到昆虫的叮咬,不幸传染上致命的回归热。他于1934710日抱病提前返回北平后,又被庸医误诊,714日才入北平协和医院,当日下午便与世长辞,年仅43岁。京城文化圈中多有名流前往吊唁;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赛金花也曾经前往吊唁,并献有挽联,挽联曰:“君是帝旁星宿,下扫浊世秕糠,又腾身骑龙云汉。侬乃江上琵琶,还惹后人挥泪,谨拜手司马文章。

    最近连续阅读了几篇现代文化名人回忆刘半农的文章,便想到这样一个题目,写成这样一篇文章。

  • 标签: 分类 评论:28 | 查看次数:435
  • 上一篇:无锡记游
  • 下一篇:莫道桑榆晚,共绘夕阳红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415959
  • 文章总数: 504 篇
  • 评论总数: 9347 个
  • 今日访问量: 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