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大眼 发表于 2020-7-14 6:57:51

  • 关大眼(小说)

    仇方晓

    同学关福林的眼,经常会让初次见面的人惊一下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眼!“关大眼”由此叫开。他那双眼委实太大了,近乎于“目眦欲裂”。可是细品,属于一种很调皮的吃惊状,不恶,反而为他点缀了一副娃娃脸。

    母校60年校庆时,见了面,许多人名字都对不上号了,只有他,一见面,大家(80多岁的班主任亦然)异口同声喊道:关大眼。再看那双眼,竟和45年前一样,还娃娃着呢!

    我们的班主任,认真的有点刻薄。总嫌关大眼学习成绩不好,拖了班级的后腿,丢了他的面子。时不时吼他:关大眼,你那双眼是窟窿啊,黑板上的东西,就一点也看不见!说着掰下一截粉笔头,嗖的一下击中关大眼前额(常操练故,很准)。关大眼便很惭愧地低下头。班主任笑着说:干嘛,关大眼,找地缝钻呐。大伙很庆幸没有地缝,要有,关大眼早就学《封神演义》里的土行孙,土遁了。那副神色,常让同学们生不平之情。搁现在,刁钻一点、懂点法律的家长,还不告班主任侵犯人权。不过,关大眼的学习也太差了,除了音乐,几乎每一门都补过考。寒暑假间,总见他忙着复习补考。看着很累,也挺刻苦的。

    关大眼从小父母双亡,靠舅舅抚养。在文工团乐队供职的舅舅,熏得了他音乐天赋,很小就学会了吹笛子。关大眼吹笛子,很受看,双肘如蝶翼翩翩,身子随着曲调起伏、晃动,自然柔和,疾徐有致,毫无夸张造作。两只大眼忽闪着,尤为动人。演奏技巧十分了得,运气足,绵长不断。舌上技巧全面,舌打音、花舌音俱佳,震音、滑音、叠音无不出色。那些年,我们小院的上空,常常笛声盘旋不绝,动人心弦。那些年,全院老少都能哼得出《紫竹调》、《喜洋洋》、《纺织姑娘》等很多笛曲。关大眼曾经给我们讲过笛子的历史,说“笛”古字“篴”,汉代已有,分竖吹和横吹两种。唐宋时,竖吹的“篴”,始称为“箫”,横吹的“篴”便成了笛子专称。众人服的不行(其实,关大眼还是能看见学问的)。一到学校搞文艺汇演,班主任就会让他出节目。关大眼的笛子,每次都会为我们班挣来大奖。班主任也会表扬他,夸他是班里的文艺台柱子,为班级挣了光。关大眼还是一副“找地缝钻”,很惭愧的样子(习惯了)。班主任便摇头笑起来,大家也笑,笑的是:老师真会来事。他似乎还在区里拿过什么奖,班主任没讲(也许这就是他刻薄的一面)。

    关大眼后来居然成了专业射击运动员(太居然了)!据说是一位射击教练,听说有个小孩(当然是关大眼),经常在公园里打气球,枪法很准。便去公园观察,见他砰、砰、砰,枪枪不空,把摊主打的要告饶了。还有一个版本说,正打着,一只麻雀落在靶架子上,只见关大眼一抬枪,麻雀应声落地。总之,关大眼是教练直接带走的,没经过“选秀”。更居然的是,不久他便入选到省队,挣工资啦。有人猜,他靠的就是那双眼。有人反诘,也没见射击运动员都那么大眼的。还有人扯,关大眼是满族,祖上“弓马娴熟”。不管是猜还是扯,大家一致认为,关大眼有射击运动员的禀赋。关大眼的枪法很快进入了全国前六名。有一次,还拿了亚军。不久,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关大眼的成绩搁浅了……

    前几年听说,关大眼被引进到×省射击队干了教练(已成家于斯了),如今退了休,属于返聘了。关大眼的妻子是他在国家集训队时的队友,家是彼省人,已退休在家。那年,山东全运会期间,我在济南见到了关大眼,我忍不住喊了声:“关大眼”!他一下子就答应了,一点也不生分。晚上,我请他去了回民小区啃羊蹄喝啤酒(那里的烧烤和羊蹄几乎是泉城名吃了,除了有特色,还对口。关键是:便宜),“席”间,他告诉我,他的学生,这次只拿了两枚银牌。口气挺沮丧的。我说,可以了,都退休了,大余热啦!彼此笑笑,握别。临行,我问他还吹不吹笛子。他说当然吹,那是一辈子的乐。

    按说,关大眼和我们小院早已无涉了。但毕竟是小院出来的骄傲。此外,写写他,多半为的是同学旧谊。再说,我是打心里羡慕这位老同学。一辈子,干的都是自己喜欢的事,多滋润啊。相比之下,我辈过得太粗糙了。

    服你了,关大眼!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2101088
  • 文章总数: 154 篇
  • 评论总数: 913 个
  • 今日访问量: 1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