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仇方晓 > 日志 > 我的日志 > 端午食粽觅趣

端午食粽觅趣 发表于 2019-5-27 11:41:23

  • 端午食粽觅趣

    仇方晓

    传端午节始于战国,吃粽子的风俗却是南北朝以后。

    粽子古称“筒粽”、“角黍”。南朝吴均《续齐谐记》记云:“屈原以五月五日投汨罗而死,楚人哀之,每于此时,以竹筒贮米祭之。”此为筒粽,又晋人周处《风土记》记:“仲夏端午,烹鹜角黍。”足见其盛。“角黍”因其形有棱有角而名。唐朝到了粽子已成民间常食之品。宋代依然。如黄庭坚《宜州家乘》(崇宁四年)四月初七日日记记他与友人:“时当、信中剥粽子。”是日,离端午节尚有一个月。粽子在历史上还曾受到皇帝们的青睐。其中,南齐明帝就吃过名粽“裹蒸”。《南齐书·本纪第六·明帝》记:“太官进御食,有裹蒸,帝曰:‘我食此不尽,可四片破之,余充晚食。’”一个粽子分成四份吃,简约如此。“(明帝)初有疾,无辍听览,群臣莫知……”带病坚持工作,还不让人家知道,延误了治疗。只活了48岁。清帝乾隆吃喝玩乐却得长寿。因爱吃肇庆裹蒸,使得裹蒸粽荣登清朝宫廷御膳。清诗人王世贞诗句:“除夕浓烟笼紫陌,家家尖甑裹蒸香。”道出肇庆裹蒸粽还是过年的节日食品。当年乾隆皇帝不但要在端午节在宫中摆粽敬神,还要亲自钦定粽子形状和加馅种类,包粽摆席以赏群臣百官。由于花样多数量大(依乾隆的见识之广,想必不会只用肇庆裹蒸一种),膳房难以应付,只好临时调来许多帮厨,日夜包煮,蔚为大观。

    如今,中国大部分地区,端午节都有吃粽子的习俗。不少地方,除了广东肇庆,广西崇左、横县等地还有过年吃粽子的习俗。那里的粽子最大的特点是大。如有“大粽美食之乡”之誉的横山,包的粽子大如枕头,重三五斤(虽然是用大的柊叶包制,依然称“粽”。也是约定俗成吧)。这要让南齐明帝萧鸾来吃,怕要分切几十份了。横山还有家逢丧事不能包粽子,但亲朋可以送“孝粽”(单数)给丧家之习。无独有偶,台湾河洛人食风中也有此俗,但决不能送粽子给没有丧事的人家,否则会被人误解。有趣的是在《中华民族饮食风俗大观·广东卷》(鲁克才主编,世界知识出版社1992版)第三章《河洛方言区食风》“岁时食俗”一节中,并没有“端午节”条。只有文末一言概之曰:“其他节日的食俗,大体同广州地区。”又据该书,广州地区也没有台湾河洛人食风中逢丧事包食和馈赠粽子的禁忌。可谓“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是也。

    有人把粽子分成“京、浙、川、闽、粤”五大流派。未及详考不敢妄论。粽子从用料上可分为两类。一是不加馅单用糯米包制,陕西人俗称“蜂蜜凉粽子”。我小时候物资匮乏,粽子是稀罕物,吃到的多是此类,感觉总是很甜(并不是蘸着蜂蜜吃)。二是夹馅的粽子,此品南地尤盛。嘉兴“五芳斋”肉粽为此中翘楚。七十年代初坐火车路过嘉兴,曾下车在站台上买过嘉兴肉粽,还温热,米香肉烂至今难忘。经验得知,嘉兴肉粽也得新鲜吃为好,热时最佳。真空包装的冷货,绝对赶不上新鲜的好吃,差远了。

    端午吃粽子,缘起屈原。传说当年屈原自沉汨罗,世人往江中投粽子引鱼吃饱以免伤及屈原。如今只吃不投了,也还是纪念。不久前重读《楚辞·渔夫》,依然被屈原“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的高风亮节震撼不已。屈原活了60岁,比那个时期平均寿命31岁(还有说更短的)多了30年。如果屈原听了渔父之劝,随波逐流,明哲保身,也许会活的更长。可那还会有“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屈原吗?历史没有如果,所以屈原是屈原。也才有了端午大节。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253671
  • 文章总数: 131 篇
  • 评论总数: 913 个
  • 今日访问量: 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