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仇方晓 > 日志 > 我的日志 > 烂柯一段事,神话几座山

烂柯一段事,神话几座山 发表于 2018-7-25 7:07:18

  • 莱芜棋山二景

    烂柯一段事,神话几座山

    仇方晓

    年少时,读刘禹锡《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诗,记住了那句频繁见报端的名句“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的同时,还记住了“烂柯人”典典。后来又知道了,弈棋又称“烂柯枰”,“烂柯人”又指“棋人”。虽然刘禹锡诗中“烂柯人”,所喻的是自己久谪归来,见到物是人非的心境。与棋无关。不过他还真是位精通弈棋的“烂柯人”。单从刘禹锡《观棋歌送儇师西游》“因君临局看斗智,不觉迟景沉西墙。”和“初疑磊落曙天明,次见搏击三秋兵。雁行布阵众未晓,虎穴得子人皆惊。”诸句中,可见他精通棋艺,且深得其趣。

    “烂柯”的传说,版本颇多。北魏地理学家、散文家郦道元《水经注》中讲的是晋时王质,在信安县(今浙江衢州)石室山(今名烂柯山)中伐木,见“童子四人,弹琴而歌,质因留,倚柯(斧柄)听之”。期间还吃了童子给他的枣核状物,不知饥饿。俄顷(不一会儿),童子催他回家时,“斧柯摧然烂尽。既归,质已去家数十年,亲情凋落,无复向时比矣。”南朝梁任昉《述异记》所记,也是樵夫王质在石室山中烂柯故事,情节与上述相仿。只是说他“见童子数人棋而歌”。提到了弈棋。又南朝刘敬叔《异苑》中则是:“昔有人乘马山行,遇见二老翁相对樗蒲。”遂下马观看,“自谓俄顷,视其马鞭,摧然已烂。顾瞻其马,鞍骇枯朽。既还之家,无复亲属,一恸而绝。”“樗蒲”也有下棋解。到了《郡国志》里,则说广东要高市的烂柯山,是“昔有道士王质负斧入山采桐为琴,与赤松子安期先生棋而斧柯烂处。”也是王质(身份却成了道士)故事尽管诸传说互有异同,颇有附会。却“传”出了多座“烂柯山”。除了上面所具,还有陕西洛川、河南新安县等地也有烂柯山。不仅都有类似传说,大多还辟有传说故事的“遗迹”景观。有趣的是,山东莱芜有座山,因山顶有巨石形若棋子棋盘,传为仙人所用。故名“棋山”。当地民间亦有樵夫进山遇仙弈棋,观棋柯烂的故事(一说樵夫也叫王质)。今已辟为旅游景点,成为“莱芜八景”之一。如此数来,王质采樵遇仙人弈棋的烂柯山,遍及四方了。读了这(几)位王质(或骑马人)的故事,不禁感慨万分。不过看了一会儿(俄顷)仙人下棋,却失去了自己几十年(一说百年)的岁月。斧柄枯烂,想必柴也没砍成,也未闻学得棋艺。还落得亲人凋零殆尽。那位“骑马人”,还因此悲极而死。这般遇仙记,何足道哉?

    叶廷芳先生认为:“取名‘烂柯山’的地方全国有多处,但‘烂柯’典故的真正出处是位于衢州的烂柯山。”(见《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此山海拔仅174米,却因“烂柯”故事,吸引了历代骚人墨客游莅,并留下大量诗文墨宝。如“千载空余一局存。”(陆游《游柯山王质烂柯遗迹》)、“局上闲争战,人间任是非。空教采樵客,柯烂不知归。”(朱熹《题烂柯山》)、“仙人与王质,相会偶多时。落日千年来,空山一局棋。”(宋·赵湘《游烂柯山》)可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了。窃以为,烂柯山虽名,只不过是演绎了一出不太热闹的神仙戏,布下一局千载不解的棋。

    弈棋本为游戏。世人却爱说:“棋如人生”。盖因棋战云诡波谲,变化莫测;神机奇招,层出不穷;进退维谷、胜败不常。清朝嘉庆、道光年间著名棋手于国柱,自号“烂柯山人”。一生悉心研究棋艺,历经二十年,完成《烂柯神机》一书。他标榜摒弃历代棋谱互相抄袭之弊,在该书《附识》中称:“是书虽不敢云脱尽恒蹊,然不敢效颦名手。是则区区所可自信。”他在《自序》中的一段话,尤可一读:“汉家萧鼓,魏国山河,不辗瞬而过目皆空;吴宫花草,晋代衣冠,一弹指而烟云俱变,由此言之,古今来亦何者非戏哉。”细品之余,不禁莞尔。游戏棋牌,要做到“胜固欣然,败亦可喜。”未必人人可能。然终究是玩,无伤大碍。若要游戏人生,殊非小可。玩到赢家的绝少,落得惨败者居多。人生在世,立身行事,步步小心为好。

  • 标签:随笔 分类 评论:0 | 查看次数:0
  • 上一篇:涓涓书香张店行
  •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581612
  • 文章总数: 120 篇
  • 评论总数: 906 个
  • 今日访问量: 1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