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仇方晓 > 日志 > 我的日志 > 浅议敬惜字纸

浅议敬惜字纸 发表于 2017-11-11 8:56:24

  • 浅议敬惜字纸

    仇方晓

    我国古代民间素有敬惜字纸的习俗,缘起于对仓颉造字的崇拜。仓颉传为黄帝的史官(一说是远古帝王),一般被认为是汉字的创造者。人称“仓圣”、“字祖”。多种古籍如《淮南子·本经》、《论衡·骨相》、《春秋元命苞》、《开辟演义》中把他传成了生有四只眼睛的神奇人物,说他得读灵龟负书后,遂能通天地之变化。“仰观奎星圆曲之势,俯察山川鸟迹龟文,指掌而创文字。文字成,天雨粟,神鬼夜号。龙乃潜藏。”这般神奇灵异,造成了文字的神圣化。窃以为,敬惜字纸之习俗应是“敬字”在先。当在后汉发明纸张到东晋纸张普及不用竹简以后,始有“敬惜字纸”说。表达了古人敬重文化的思想。具体源于何代,似无从详考。完颜绍元先生在《千秋教化》一书中论道,“据专家说:敦煌变文中已有‘字与藏经同’和在茅厕里将字纸当手纸用即为不敬的记载,因知此俗最晚在唐代就有了。”曾在古玩摊上见到一枚说是清代的“敬惜字纸”铜质花钱(一种具有玩赏、游戏等用途而不用于流通的古钱币),另一面铸的是“孔孟遗风”四字。想来有点意思:两位圣人何曾见过纸呢?  

    明代话本小说集《西湖二集》第四卷和《二刻拍案惊奇》第一卷中都有宋人王兼因敬惜字纸得福报的故事:王兼一生敬重字纸,无论是遗弃地上、还是落入粪秽中和垃圾场上,他都要设法取将起来,或投进长流水中,或洗净晒干焚化。如此多年,一日梦见孔子对他说:“汝一生敬重字纸,阴功浩大,当赐汝一贵子,大汝其门。”《二刻拍案惊奇》中孔圣人说的更玄:“我已奏过上帝,遣弟子曾参来生汝家,使汝家非常。”后来王兼果然得到一子,因之取名王曾。一如孔子想所言,王曾25岁举进士,乡、会、廷三试连中第一。是为咸平五年壬寅科状元。宋仁宗朝时拜为宰相。《西湖二集》中还由此引出南宋孝宗时宰相赵雄一段类似故事,赵雄“少时愚鲁”,后来,听了王兼的故事后,开始虔心敬惜字纸。又好行善,曾为无名尸骸安葬烧奠。后竟得女鬼(无名尸骸所化)相助科举高中。以上故事虽然皆近神话传说和谶纬瑞应之言。但敬惜字纸的故事,应该不虚。诚如钱穆先生所云:“讲历史,可以根据史前史、考古学来讲。但神话亦并非全部靠不住。出于口讲的并非一定有证据,但亦可能是真,故传说亦有可靠者。例如诸葛亮借东风是神话,但赤壁之战是真事。”(钱穆《讲学札记》,叶龙记录、整理,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4年7月版) 王兼、赵雄的故事,似可侧证民间敬惜字纸的风俗源远流长。

    此俗虽久,最初多半是出自民间约定俗成,未见古代官方(朝廷)“立法”强制的文本记载。鲁迅先生《门外文谈》中记:“中国的字,到现在还很尊严,我们的墙壁上就常常看见挂着‘敬惜字纸’的篓子。”和胡朴安《中华风俗志·上编卷四·福建二》“七夕”条记:“《汀州府志》:‘社学生彩画葫芦,清晨往郊外,或并燃所习课本。’”都是民间“敬惜字纸”习俗的记载。

    清末民初期间,此俗一度风行,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了官方的声音。如同治年间,天津知县萧某倡导敬惜字纸,民间人士纷纷响应,“民间各善社,见上行而下效之,均雇夫役,挨户去收字纸,汇而焚烧,将纸灰送入清流。并派夫役沿街拾取,敬惜之风大行。”天津知县还明令禁止鞋店纸包印字。认为鞋店纸包印字“等于以脚踏字,认为对字纸大不敬也。出示严禁,违者重罚。”同治十二年(1873)年初和年底,上海县令和两江总督分别颁布此类告示。连回收字纸再造纸也在禁止之列。上海的《惜字章程》更为详尽,所禁包括:用旧书字纸糊裱书籍和包制花炮,在刺绣织品、鞋袜肥皂、食品药剂等商品自身和包装盒与纸上印文字。甚至严令:“(犯者)一经察出……枷责示众,决不宽贷。”此间,《上海新报》、《申报》还有广东等地此类风气大开的报道。甚至还有《雷击不惜字谷》报道一妇女用字纸拭秽而遭雷击和6岁小孩扔掉吃剩的粽子遭雷击。并论二者都是引起“皇天震怒,大发雷霆”的罪孽。(参见浙江人民出版社李长莉《近代中国社会文化(第一卷)变迁录》)。显然带有迷信色彩。十九世纪是中国最苦难的一个世纪,清王朝腐败无能,外患内乱不止,直至甲午中日战争惨败败、百日维新失败,衰老的清王朝已无可救药。民生凋敝之下,敬惜字纸风气已是日渐稀声。虽然到了民初,此习又一度兴起。如1914年6月底,寓居上海的广潮帮商人组织的惜字公益社成立大会上,有演说者鼓吹:“半点只字,尽属圣人面目”、“惜字一举为华人共同沾益……惜字之有关人心风俗大矣!”湖北也有一班老儒旧绅组成的惜字社,还呈请巡按“责成警士严加考察,如再有以字纸裹物擦秽或抛弃,不知敬惜者,即行拿案罚办。”(参见罗检秋《近代中国社会文化(第三卷)变迁录》)但是,这些行动貌似大声,毕竟掺杂了迷信、保守、愚昧和功利化思想观念。所起的效果当然不显。渐渐地,随着工商业的发展和社会文化的变迁,这个曾有着教化作用的民间习俗已呈式微之势。

    如今,这个古老的民间习俗,更是不大为人提及了。这其中,除了上述说到的阻滞它发展的落后的思想因素外,仅仅对字纸的处理要求,不但缺乏可操作性,也是不科学的。如禁止字纸再造、要求焚灰投河(长流水)。这可能吗!资料表明:一吨废纸造出的再生纸,相当于18棵大树的造纸量(约850公斤)。目前我国年人均用纸量为28公斤。若把废字纸全部焚毁,不啻于毁林。这笔账有的算。虽然现在都在提倡“无纸化办公”,旨在节约纸张。但是浪费纸张的现象随处可见。“敬惜字纸”应该赋予新的内涵:在珍惜文字,规范汉字使用净化语言环境的前提下,大力倡导节约纸。

  • 标签:随笔 分类 评论:9 | 查看次数:68
  • 上一篇:盖达尔和他的《一块烫石头》
  •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
发表评论
  • 登录 | 注册
  • 留 言:
  • 表 情:
  • 验证码:
  • 悄悄话
  • 为了保护发言权,建议您[注册]一个账号,或者[激活]您原有账号的博客功能!
最近访客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331046
  • 文章总数: 117 篇
  • 评论总数: 749 个
  • 今日访问量: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