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阳光 发表于 2020-6-10 9:20:39

  • 走进阳光

    仇方晓

    我曾在一间十几平米的地下室里住了多年,其仄逼狭陋不必说,最恨的是不见阳光,窗井上的遮雨盖一捂,几乎就是伸手不见五指,大白天也要开灯。曾想取名“暗无天日斋”,又觉调子太暗,遂作罢。一进伏天,家里潮湿的令人寝食不安。碰上连阴天,更是让人抓狂。但逢节休周末天气晴好,一大早赶紧出去抢地儿拉绳晾晒衣被,等到傍晚收回,闻到那股“太阳味”便心生感慨。最可怜的是几大箱子书。起初没注意,后来发现好多斑斑霉点,不久发现书钉竟有锈脱的了。连书橱底下也长满了白毛,望之头皮发麻。书无法(也没地方)摊开晒,只能在家里翻腾。越看越恶心,不胜其烦。转念再一想,人都这样了,遑论书!

    那段“地下”的日子里,最想念小时候,去乡村外祖母家,在那充满草木和庄稼芬芳气息阳光下的田墁间奔跑嬉戏和秋冬时节在农家场院草垛下,挤靠在一起晒太阳的情景。那些充满阳光的青葱岁月断片,因阳光而鲜亮温暖的憧憬历历在目,每每让我感动不已。

    “地下”十年的生活,让我心中渐渐凝结成难以化解的阳光情结。无论春夏秋冬,我都喜欢在阳光下行走。读到有关阳光的文字也会让我喜欢不已。如“野人献曝”之典、陶渊明“冬曝其日、夏濯其泉。”和《击壤歌》作者之享,都让我心生感悟。只要有阳光,生活就不会缺少欢乐。晒过太阳的生活,无论多枯燥,也会生动起来;再粗糙的心情,也会被细润。可是,野人要把晒太阳这样一个“享受”献给国君,一向遭到嘲讽。我却以为,“野人”,自有他的智慧和诙谐。我宁愿相信他肯定知道帝王国君们都忙,明者旰食宵衣,昏者穷奢极欲。哪会有那份闲情(当然,他们自有足够的娱乐方式,不会稀罕晒太阳。再说,“太阳底下无新事”,太暴露了也危险啊!)至于陶渊明的人生境界,于今,常人难及,仅生活环境一条就绝难得到。只能“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了。然而,我们至少还可以走进阳光。因为太阳对芸芸众生绝无私见,只要迈开步,谁都可以走进阳光。

    有两则西方哲人与太阳的故事,读来让人深思不已。一是两千多年前的一天,巡游中的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与正在躺着晒太阳的古希腊哲学家第欧根尼邂逅,大帝主动向前打招呼并亮出了身份。第欧根尼也自报了家门,却没有起身。闻名,大帝肃然起敬,问:“我有什么可以为先生效劳的吗.?”哲学家依然没有起身,回答说:“有的,就是——不要挡住我的阳光。”他那无与伦比的精神气质令人震撼,而亚历山大大帝的含笑而退和此后“我若不是国王的话,我就去做第欧根尼”的感叹,同样令人震撼。彰显了人生思想的权利的神圣不可动摇。另一则故事说在哈佛大学任教的著名美学家桑塔亚纳,有一天正在上课,忽见教室夕阳映照,美不胜收。他立刻扔下粉笔,喃喃低语道:“我与太阳有约。”言毕飘逸而去。还有个说法是他被窗外一只欢叫不停的知更鸟所吸引,说了声;“我和春天有约”而去。那年他49岁。为了践约,辞职而去,不再旁顾,任凭思想飞翔,自由自在地徜徉于大千世界。桑塔亚纳活了88岁,却做了40年的“流浪学者”。

    我无端地遐想:什么时候知更鸟会在我的眼前欢叫起来。再一想,也许曾经有过,只是自己不曾听到。身心的自由是人间至美。俗人如我辈,听到又会怎样。也许一切都已错过!但也不必沮丧,纵然天有夜雨,心有阴霾,一时不见阳光。但是,太阳每天都会升起,阳光依然新鲜明亮。让我们走进阳光吧,沐浴在阳光下是一种无与伦比的享受,光明和温暖能唤起久违了的憧憬、甜蜜的回忆和沉寂的心歌。俄国自称为“太阳的歌手”的诗人巴尔蒙特,有首著名的诗《为了看太阳,我来到这个世上》,末句是:“我要歌颂太阳/直到人生的最后时光。”人一生若能满目阳光,是生命的智慧和福祉。

  • 评论:0 | 查看次数:0
  • 上一篇:漫话赠书
  •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926156
  • 文章总数: 151 篇
  • 评论总数: 913 个
  • 今日访问量: 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