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赠书 发表于 2020-5-24 7:03:39

  • 漫话赠书

    仇方晓

    赠书,不外乎两种:一是作者签名题赠友人;二是为纪念什么事情,把书籍作为礼品送人以志记念。大都有作者(赠者)题词、签名乃至钤印。谓之签赠本。不管哪一类赠书,都给书注入了情感的温度。开卷别有风情。

    我曾在昌乐路“我们”书店,买下一本《气壮山河》(李天焕著,中国青年出版社1959年3月版),但见封面我一下记起了小学六年级时,一位同学把这本书借给大家,后来传丢了的往事。这是本关于1936—1937年间张国焘分裂红军,假传中央命令把红五军、九军、三十军组成西路军远征新疆的回忆录。作者时任红三十军政治部主任,亲历了全部过程。内容大部分已忘记,只依稀记得行军露宿时冻死和与敌人肉搏时牺牲的两位十五六岁红军小战士的情节。扉页上有段钢笔题词:“姚立真同志:听党的话,做党的好儿女!92571团小组于姚立真同志入团6周年纪念日。1961.6”。读得我怦然心动。一本不到十万字,定价仅三角四分的薄书,竟然是团组织赠给老团员的纪念品。六十年过去了,著者早已去世,受赠者也该是耄耋之年了。买下它,一是奢望用它还给当年借书给我们的同学(暌违五十余载,老同学你还好吧);二是被那段赠言感动。那是我们青春年华的主题词啊。

    我也有两本当年团组织的赠书。一本《政治经济学基础知识》(上海人民出版社1975年12月第三版),是退团时厂团委赠给我的,扉页上的钢笔题词云:“赠给:仇方晓同志离团纪念。一九七七、五、九”为了“学一点政治经济学”(本书第一章的题目),我还曾在厂图书馆里翻过马克思的《资本论》。可是只抄了句马克思语录:“金银天然不是货币,但货币天然是金银。”最终和赠书一样都没有读完(啃不动啊)。倒是我离团很久以后,有次帮厂团委干了点活,领导不过意,送我的那套铸雪斋抄本《聊斋志异》(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4月版,全二册定价2元)。虽然领导们没题赠词,却让我高兴,受用至今,是我案头必备之书。  

    陈晓维先生《失去的微笑》(见《好书之徒》)中有一则故事:1951年智利诗人聂鲁达来中国时,人民文学出版社印了100部线装本的《聂鲁达诗文集》作为礼物。因为聂鲁达当时在流亡中,居无定所。书没能全部带走。这些书没有定价,无法发售。剩下的就内部消化了。恰逢该社编辑方殷新婚。几位同事就送了一部做贺礼。还用毛笔在书前空白页上写着:方殷郑梅同志结婚志喜。8位赠者是:聂绀弩,孙剑冰,谭宝彝,陶建基,贾原,宋玉荣,贾芝,文怀沙。这般送书贺婚的故事,于今还会有吗。

    某年逛青岛糖球会,在书摊上发现一本叶文玲的《秋瑾》(浙江文艺社1996年版),九成新。索价8元。一翻,发现竟有作者题词:“金铭、金枝存阅,文玲。97.11.22于杭州。”还盖了两枚阳文名章。我捧书不放却佯作侃价,摊主喊道:“让你两块,六块,别叨叨了!”连忙付钱。又题签又盖章(还是两枚),足见郑重。何以散出,流落青岛地摊。受赠二位未及详考,当中故事,更是无从想象。叶文玲,1942年生。著名作家。已发表39本作品集及8卷本《叶文玲文集》,计有八百多万字。彼时,我正在搜集有关秋瑾的书,这本传记尤为珍贵。

    有一次在文化市场大门外游摊上,发现一本刘再复、金秋鹏、王子春合著的《鲁迅与自然科学》(科学出版社1979年第二版)。家藏鲁迅的书和写鲁迅的书不少。却没有这一本,很想买下。拿起一看,封面灰头土脸,书芯三面切口都已晒成铁锈色。便有些犹豫,刚想放弃。无意间瞥见扉页上赫然盖着两枚寸方印章,知有故事,赶紧打开细看,果然见有刘再复亲笔题签:“怀荣兄存正”,笔迹十分清晰。两方印章皆为篆字阴文,一枚是刘再复名章,另一枚是受赠者藏书印。我没动声色,只轻轻问价,摊主不屑言语伸出五指。我赶紧拽出五元钱走人。如鬼市捡漏窃笑而去。刘再复先生是研究鲁迅专家,又是文章大家,著述颇丰。早些年因一本《性格组合论》名噪一时。一个月前我还在书城买过他一本散文集《师友纪事》。这本三十八年前,作者郑重赠出、受赠者珍爱收藏的签赠本,我却在地摊上得到,虽是机缘巧合。其中秀才人情令人唏嘘。

    那年我在世界柔道大奖赛青岛站比赛打杂期间,听说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长、作家万伯翱先生来青搞赠书活动为比赛助兴。我求市柔道协会的崔先生替我讨了一本《六十春秋》。虽然万先生“仇方晓同志正之!”的题词让我汗颜。但得到未曾谋面作家签赠书,也是一种缘分。殊可玩味。

    做举重裁判几十年,久闻举重国际级裁判中有北京蔡氏兄弟。其中蔡福全先生早先是位体育特级教师,获得过全国优秀体育教师金质奖章和“全国十杰教师”称号。后历任北京市东城区教委主任、北京市政协教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曾荣获北京市劳动模范称号。喜欢读书写作,出过书。我俩只是名字互有印象,却和弟弟蔡福节较熟,彼此算是知道。四年前我“友情出场”,忝列淄博全国少年举重比赛仲裁席间,听说他也来。便请他代求哥哥的书。他人很热情,爽快应允。果然带来了乃兄相赠的签名本——教育随笔《志远行近》。书中那段兄弟们早年在北京王府井大街居民院里,用拆掉的城墙砖凿孔串上木棍作“杠铃”练举重的情节,让也有着自制杠铃练举重经历的我,读来倍感亲切。溽热之中,书香友情,令人为之一爽。  

    著名火花收藏家、老作家赵汝永先生,是位耿直厚道之人。得到他签名所赠《冷暖人间》个人选集后,得陇望蜀,又求他的火花收藏专集《花海泛舟》。他很快送来了。不知为什么,三个月后,签名盖章又送了一本。诧异间不忍说破,恭敬收下。也是一段趣话。

    还是在“我们”书店,半价淘到一本全新的“旧书”《街巷雅趣》(文物出版社2003年12月版),内容是介绍北京名街名巷的地名沿革、名人趣事、历史掌故。考据翔实、文字可读。著者董梦知生于山东青州,青岛长大,毕业于西安地质学校。1960年分配到北京工作,后入北京广播学院新闻系进修,先后在门头沟区文化馆、文化局、北京市文联任职。后任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秘书长等职。在网友活动中见过董先生几次,略有交谈,对先生的谦虚厚道印象颇深。去年他来青岛出席一个活动,我也参加了。趁机把书带去请他签字。见到旧著,先生面生笑道,难得。提笔写下“方晓先生雅正,梦知”。还随手送给我几册《作家通讯》(中国作家协会主办)。先生长我数岁,几本小书、行字落笔极见师长风义。

    曾读过一则趣闻:有位作家在废品收购店发现一本自己签赠给友人的书。当即买下再签名题词送了回去。还说是好玩。想是苦恼人的笑。

  • 评论:0 | 查看次数:0
  • 上一篇:春暖花开爱书来
  • 下一篇:走进阳光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2155054
  • 文章总数: 154 篇
  • 评论总数: 913 个
  • 今日访问量: 1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