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仇方晓 > 日志 > 我的日志 > 帝王皇子中的大力士

帝王皇子中的大力士 发表于 2020-4-22 7:42:32

  • 帝王皇子中的大力士

    仇方晓


    史书帝王皇子传中,常有“奇貌异色”和“力能扛鼎、手搏猛兽”的描写。虽涉溢美。却道出其中不乏大力士。

    夏桀商纣两位是历史上的暴君,都被史称“长巨姣美……筋力越劲”,夏桀能“伸钩索铁(把铁钩拉直、叠合铁板),手搏熊虎。”;纣王则能“倒拽九牛,扶梁换柱”。可见力量之大。然而,两位皆因荒淫无度、暴虐无道身死国亡!《淮南子·主术》论夏桀一语正合二人:“由此观之,勇力不足以持天下矣。”

    又如项羽也是位大力士。《史记·项羽本纪》注《索隐》云:“项羽掘起,争雄一朝,假号西楚,竟未践天子之位而身首别离。似亦不可称本纪,宜降为世家。”言其不该列入专记历代帝王的“本纪”。项羽虽“重瞳子”,又“力能扛鼎,才气过人。”却终未成霸王之业。岂是一句“天亡我也”说得清的。

    据《史记·秦本纪》记载:“(秦)武王(赢荡,前310—前307年在位)有力好戏,力士任鄙、乌获、孟说皆至大官。王与孟说举鼎,绝膑。八月,武王死,族孟说。”鼎,大者逾千斤,中小者亦多数百斤。秦武王因戏“举鼎不力,绝脉而死”(汉王充《论衡》),朝廷竟把孟说灭族。也忒残忍了。

    《三国志·魏书》记曹操的儿子任城王曹彰“膂力过人,手格猛兽。”东晋王嘉《拾遗记》中有他《负钟而趋》的故事:“(魏)文帝铸万斤钟,置崇华殿,欲徙之(搬迁)。力士百人不能动,(曹)彰负之而趋(背起急行)。”彼时一千斤即约合现在334公斤。万斤钟能“负之而趋”,可能吗!钟,圆不溜的没有个抓手。不似鼎,有三足两耳,可做把手举之。我在大钟寺古钟博物馆见识过大钟,一二千公斤重的口径至少一米半以上,一人哪能抱住,就是靠外人发上去,也没法“负之”啊!足见此段子实乃小说家言。

    明成帝朱棣次子汉王朱高煦,是个十足的阴谋家,处心积虑地想当皇帝。在哥哥朱高炽(明仁宗)、侄子朱瞻基(明宣宗)继位前后,都曾造反篡位均败。最终投降,沦入牢房。

    有一天,朱瞻基去牢房看望这叔叔。谁曾想,朱高煦冷不防使了个绊子,钩倒了朱瞻基。这个近乎无赖的举动,把朱瞻基激怒了。他命人用一口三百斤的铜缸把他扣住。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朱高煦不但没老实,还居然搞起了举重表演。当然不是抓举、挺举。只是顶着铜缸东倒西歪地乱走(看不清路啊)。虽然力量不凡(练过?),样子却像个小丑。朱瞻基亟命(想是气急败坏了)人在缸上堆满煤炭点燃,“火炽铜镕,朱高煦死”连儿子也搭进去了(“诸子弄死”)。史称温和厚道的明宣宗发起怒来竟如此可怕。可见皇帝谁也惹不起。叔叔也不行。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2107299
  • 文章总数: 154 篇
  • 评论总数: 913 个
  • 今日访问量: 1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