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仇方晓 > 日志 > 我的日志 > 致敬,英雄大武汉

致敬,英雄大武汉 发表于 2020-2-27 15:18:51

  • 致敬,英雄大武汉

    仇方晓

    上高小时,一位要好的同学,要随父母迁去外地。我把自制的集邮册送他留念。同时记住了他去的地方——武汉。

    不觉六十年过去,我们竟再没有见过面。武汉有着我一份遥远的思念。后来,多次赴湖北公干路过武汉,每次我都故意逗留。那次宜昌亚洲裁判员学习班,秉领导意我让出晋级名额,领导开恩让我去“陪读”(报销待遇不变)。我趁机早到武汉满世界转了两天半才去报到。此间,我天天遛弯江边,顿顿吃臭干子和热干面(便宜的武汉名吃)。两次登黄鹤楼,数次拜谒阅马场、孙中山像,多次逛新华书店、省图调剂书店、二手书店淘了不少书。行走间,一直幻想着能与老同学邂逅。然而奇迹没有发生。所谓“一别如雨”啊。

    猪年岁尾,惊闻武汉发生新冠肺炎疫情,很快疫情蔓延愈演愈烈,顿时引起万众瞩目。鼠年春节一过,响应防疫号召杜门不出。为打发时光,便翻箱倒柜找出一摞书翻读,还特意翻出了萧乾主编的《新编文史笔记丛书》中《楚天笔荟》、《江汉采风》和武汉作家方方的《武汉人》、池莉的《太阳出世》等书,顺势再读读武汉。

    人云“武汉是英雄的城市”,当缘于“辛亥革命首义城”之称。所谓“首义”,并非指辛亥革命第一次起义,而是指第一次取得胜利的起义。1911年(农历辛亥年)由于炸弹的意外爆炸,使得湖北新军中革命组织的起义计划暴露,革命党人刘复基、彭楚藩和杨洪胜被捕,于10月10日凌晨被杀害。当日傍晚起义提前,工程营革命党总代表熊秉坤发出“武昌首义第一枪”,号令全营杀出。经过多路起义军联合作战,最终攻占了清廷湖广督署府。当晚就占领了武昌。辛亥革命首先在武昌取得了胜利。敲响了中国两千多年封建帝制的丧钟。武昌有条“彭刘杨路”,就是纪念彭楚藩、刘复基、杨洪胜三位烈士。以三人姓氏命名一条道路,别处似从未闻见。辛亥革命起义后军政府所在地——武昌蛇山南麓的阅马场(亦称阅马厂)在近现代革命斗争中,不断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革命事迹:“五四”运动前后,这里成为群众举行反帝、反封建示威游行活动的集结地;1926年北伐军攻占武昌城后,广大群众在此集会庆祝;1927年3月,三十多万各界群众在此举行盛大型集会,庆祝湖北省农民协会代表大会召开;“四一二”反革命事变后,武汉人民在此举行声讨蒋介石大会。1981年在这里举行辛亥革命七十周年的盛大纪念活动。如今的阅马场已成为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和游览胜地。

    湖北省省会武汉,在经济、地理、政治、军事、交通、环境、民生、文化、教育诸多方面,不仅是全省的中心。而且在全国省会城市和副省级城市中也是名列前茅。清末张之洞倡建修成的京汉铁路,早已使得武汉“九省通衢”的称号名副其实。

    孙中山先生在《建国方略》中曾设想武汉建设:“应略如纽约、伦敦之大”,上世纪二十年代,三镇合一为武汉,遂有大武汉”美称。1938年抗日战争武汉会战时期,冼星海指挥武汉万众合唱的抗战歌曲《保卫大武汉》,让“保卫大武汉”的口号响彻全国。“大武汉”与“大上海”交相辉映,成为中国仅有的两座曾被冠以“大”的都市。

    武汉人性格豪爽浪漫、敢斗好争。《汉口竹枝词》有云:“此地从来无土著,九分商贾一分民。”想必武汉人口多有外来者,因此武汉人一向包容、不排外。也很少自称“大武汉”。不似上海人派头大,瞧不起外地人。这让武汉人好骂“婊子养的!”都没了恶毒感(池莉小说中人物常闻此骂,却不失可爱)。

    当年梁启超来江夏(今武汉)讲学,造访张之洞时,张出了句上联“四水江第一,四时夏第二,先生居江夏,谁是第一?谁是第二?”请梁属对。梁启超应声答曰:“三教儒在先,三才人在后,小子本儒人,何敢在前?何敢在后?”联中张之洞尊称梁先生,明问“名次”,实以第一自负,却不露痕迹。梁启超自谦“小子”,语似调侃,却绵里藏针,又没失分寸。至今传为名联。“大武汉”当然与对联无涉,却与张之洞有关。光绪十五年(1889年)张之洞因建议修卢汉铁路(即京汉铁路)被调任湖广总督来武昌,一待19年。期间,张之洞又办新式教育、兴办实业、练新军、修江堤。终把武汉“做大”,得享“武汉城市之父”大名。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张之洞调任体仁阁大学士、授军机大臣进京后。湖北人还建了一座“奥略楼”纪念他(初名“风度”,后由张改之)。此楼距光绪十年(1884年)被大火焚毁的黄鹤楼遗址不远,故后人常有误认为黄鹤楼者。直到1985年重建黄鹤楼时才被拆除(一说1955年修建长江大桥时拆除)。可见张之洞在武汉人心中的分量。

    略举武汉籍响当当的历史人物就有:辛亥革命功勋熊秉坤(也有人说第一枪是鄂籍人程定国所开。但公认这无损于熊秉坤的功勋);民国第一任副总统、第二任总统黎元洪;早期无产阶级革命家恽代英;现代伟大的爱国主义者、民主战士、著名学者、诗人闻一多;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新四军政委项英;鲁迅《为了忘却的纪念》中“左联五烈士”之一、早期共青团中央宣传部长、《中国青年》主编李伟森;著名物理学家、中国工程院首任院长、“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朱光亚……又如当下抗击疫情,武汉人更是举城舍死忘家:疫情“吹哨人”、医生李文亮救人感染身死;院长刘明智三昼夜连战竟至感染牺牲;中国移植专家林正斌火线救人感染牺牲……“疫情上报第一人”张继先;张定宇院长“渐冻”绝症在身,依然“快跑”救人不止……浩然之气、敢斗精神全线驰骋。大武汉代有才俊,英雄辈出。英雄城市名至实归!

    疫情肆虐,武汉落难,但英雄气不短。又有八方援手,砥砺前行共战疫情,武汉必胜!

  • 评论:0 | 查看次数:0
  • 上一篇:读美食家书犹过屠大嚼
  • 下一篇:青岛的蛤蜊,真鲜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926454
  • 文章总数: 151 篇
  • 评论总数: 913 个
  • 今日访问量: 1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