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仇方晓 > 日志 > 我的日志 > “我们”11岁店庆得书纪略

“我们”11岁店庆得书纪略 发表于 2019-12-13 7:42:53

  • “我们”11岁店庆得书纪略

    仇方晓

    青岛昌乐路上的“我们”书店,常年五折售书,以书品佳、店风好、价格低闻名遐迩。多年来,已成了我不忍心空手离去的书店。11月间,“我们”书店11周年搞店庆纪念,全部书再降一折4折优惠,闻讯,不免流连梭巡数日,淘了个痛快,买书不少。粗读之余,择几册敷衍几句书话与同好共享。

    叶祖孚的《燕都旧事》(中国书店、1998年12月版),全新。据编者介绍,叶先生写此书的宗旨是:“不嚼现成的馍,一定写出新内容,挖掘新材料。”全书分“故人”、“旧地”、“老店”、“梨园”、“拾零”5辑。到底是文史名家,钩沉抉微、行文流畅,十分好读。我还收有他一本《北京琉璃厂》,与本书一路文风。

    《馂余杂记》(北京燕山出版社2004年1月版)是著名学者周绍良为《烹饪杂志》写的一些饮食笔记。所记多是老北京的传统小吃。佳肴渊源、名店轶闻、吃客掌故在大学者笔下不同凡响。读之既可益智悦神,亦如过屠门大嚼。周绍良的父亲是著名的红学家、佛学家周叔迦。曾淘到他一本《法苑谈丛〈插图本〉》(上海辞书出版社),初见书名,不解其意。一翻才知是一部关于佛教典制与文化的书。大家文字、精美图片,可谓图文并茂。我不信佛,买它是因为资料性强,又好看。正迎合我的杂读之好。

    汤一介、乐黛云、汤丹、汤双一家人写的《燕南园往事》(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4年11月版),初见时就喜欢,本想找一找打折价。找了4年,这次才在“我们”淘到。汤一介是著名哲学家汤用彤的儿子,也是哲学家,妻子乐黛云是比较文学教授,两人都任教于北大。汤丹是他们的女儿、汤双是儿子。燕南园位于北京大学中心,东南角的58号是他们一家三代居住过的地方(57号是冯友兰先生的家)。他们的回忆饱含甜酸苦辣咸,读来令人感叹。乐黛云在末一篇《噩梦中的噩梦:儿女求学之路》中记述了为儿女公平求学而“奋斗”的锥心之痛。先是为在已兵团8年女儿汤丹返城参加文革后第一次高考,竟然卖掉了家传的一套《全唐文》凑钱请客送礼。不料,都考过录取线的儿女们却因“政审”不过关未能录取,待到第二次高考又险遭同样厄运。最后还是靠四处求人通融,还惊动了高官,才如愿以偿走进了了大学。早已学业有成。乐黛云和汤一介先生在《前言》中说,对这些回忆“我们不怨天、不尤人,深知人要在这种史无前例的环境中活下去,就得有一种把悲剧变成喜剧的本领。学习冯友兰先生在一切批斗时,都在心中默念‘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到底是大学问家,常人不易做到。

    贾植芳是我最敬重的文化老人之一。一生坐了四次监狱。前三次都在解放前,分别因参加“一二·九”学生运动、参加抗日活动和从事革命活动先后坐过北京警察厅、日本特高课、国民党中统的监狱。第四次是因胡风案入狱。1980年平反,回到复旦大学任教授。这本《把人字写端正——贾植芳生平自述与人生感悟》(东方出版中心2009年4月版)中,选录了贾先生的生平自述和人生随感。记录了他是怎样实现自己那句:“生命的历程,对我来说,也就是我努力塑造自己的生活品格和做人品格的过程。我生平最大的收获,就是把‘人’这个字写得还比较端正。”名言的。贾先生一生坐监狱和改造达25年,竟活了92岁。著名作家应红的《我眼中的风景——贾植芳先生散记》一文说他“交友甚广,热情豪爽,仗义执言……是个古道衷肠、极富情感的老者。”比如贾先生曾为生活落拓(卖菜)的陈独秀女儿,奔走呼吁,终使陈女工作与生活得到了妥善安置。又比如胡风追悼会上,贾先生在胡风遗体旁号啕大哭。读来令人动容。难怪有人认为应红这篇文字是写贾植芳先生最好的文章之一。我买过数本贾先生的书,其中,那本《狱里狱外》对其牢狱生涯记述甚详。

    董鼎山先生25岁就定居美国,是位著名的翻译家、作家、美国问题专家。是我国著名翻译家董乐山的哥哥。在美国有大名。弟弟在国内名气也很响亮。数十年隔离,生活经验的差异,造成了他们晚年的隔膜。董鼎山先生每次回国,常会被介绍为“董乐山的哥哥”。他似乎不太愿意人们这样说。《董鼎山口述历史》(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6年12月版),是由本人口述且过目。撰者王海龙在自序中说:“董鼎山就是一本活着的百科全书,读这本书,我们能照见过去、照见沧桑、照见未来。”序文写成于2016年秋,口述者已去世一年,未能见到。他的弟弟董乐山先生也早在1999年去世。本书的《附录》是董鼎山先生的《至爱兄弟不了情》一文,落笔直抒胸臆,不乏情真意笃,却也引人思索。苏联文学研究专家蓝英年,最初是在董乐山先生的鼓励和推荐下,开始在《读书》等报刊上发表苏联文学研究方面的文章。他和董氏兄弟颇有过从。曾说:“你一定要读董鼎山!”我读过蓝英年也买过他的书。是他这句话,让我买下了董鼎山先生的这本书。

  • 评论:0 | 查看次数:0
  • 上一篇:亥年尾说老鼠
  • 下一篇:“知了、知了”何所言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666533
  • 文章总数: 143 篇
  • 评论总数: 913 个
  • 今日访问量: 2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