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仇方晓 > 日志 > 我的日志 > 转载唐吟方先生《雀巢语屑》中关于画家书法一则

转载唐吟方先生《雀巢语屑》中关于画家书法一则 发表于 2019-7-11 11:39:43

  • 两版《雀巢语屑》书影

    转载唐吟方先生《雀巢语屑》中关于画家书法一则

    仇方晓

    按:唐吟方先生《雀巢语屑》一书,2004年由浙江古籍出版社初版,2010年由金城出版社出版了修订本。内容篇幅增加不少。前者书名为朱家溍先生题写,后者由王世襄先生题写。两版“小引”同是一文,不知为何,初版署名为“湛垒”,修订本却为“战垒”。“小引”中有云:“唐吟方君《雀巢语屑》,专记现当代艺林人物轶事,笔意简练,而卓有风姿。其体裁,取径仿佛(郑)逸梅翁,而所记人物时代可补翁之不及。吟方少从湖南沈红茶先生游,学有根柢,复进中央美术学院深造,毕业后长期在京工作,身处艺林,见闻既夥,笔记又勤。诠次成册,斐然可观。所记不惟可广见闻,佐谈助,亦可供艺术爱好者取资参考,以启益心智。是书轻松活泼,不必正襟危坐而读,宜于舟车读。倚枕读,品茗读,对酒读,消闲读,解闷读,要之,以自由放松之心态读之,则相契而快意也。‘书当快意读易尽’,惟快意则不觉其终卷之速也。”今从《雀巢语屑》修订本中撷取关于画家书法一则转载如下,以飨同好。

    工画而书法极佳,老辈中比比皆是,今画坛中鲜有昔日景观。以尚在世画家为例,孙其峰草、隶固得厚重之趣,亦具生气,略嫌生涩,只称工能。范曾号为能书,下笔多用顿挫,气韵阻隔;复喜湿墨,雨淋墙头,愈形薄弱,病其骨软。梁树年偶然作书,有极老辣之笔,然不得笔者,涣散无神气。韩羽自言学不像正统,乃按自家笔路作书,专注于趣味,叛经离道,奇奇怪怪,如其漫画。余喜其创格,天真野心,自暴烂漫。上海女画家陈佩秋亦长于书,细捻轻转,墨香四溢,秀发笔端,余视为新闺秀书。程十发自是画苑健将,左书右画,称誉沪上近四十年,当其英年时,奋笔挥洒,才情流露处,今法古情,今老矣,把笔木啄,不复盛年豪气。黄永年书亦不恶,老来颓唐,一反常态,援笔作书已入不避好丑之境,书至此,耳目手眼俱不顺,但听声名耳,此中大略,切合其“湘人老刁民”性格。江浙素称人才渊薮,老辈之后,中青辈转以西学为体,书画分道,亦云可悲。至于闽粤、川蜀之地,为余目力所未到,不知究竟。

  • 评论:0 | 查看次数:0
  • 上一篇:我与《中华故事》的缘分
  • 下一篇:小书引我识天地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256637
  • 文章总数: 132 篇
  • 评论总数: 913 个
  • 今日访问量: 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