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仇方晓 > 日志 > 我的日志 > 我与《中华故事》的缘分

我与《中华故事》的缘分 发表于 2019-6-24 12:15:06

  • 《中华故事》书影

    我与《中华故事》的缘分

    仇方晓

    2004年前后,有一天在济南文化路致远书店里,见到一套12册的中华书局版的《中华故事》(潘武、屠元礼编选)。稍一翻,便记起小学时代,曾见过一册红色封面民国版的《中华故事》,有画有字,初以为是连环画。薄薄一本,一会儿就“看”完了。才发现这不是自己喜欢的武侠和《三国演义》、《杨家将》、《说唐》、《水浒》一类“飞檐走壁”和“骑马打仗”的故事,也不是连环画。再没有兴趣看下去,只是记住了《中华故事》这个好大的书名。

    这套书虽然是2002年1月新版。但仍然是以中华书局1941年版的《中华故事》为蓝本重新点校出版的。故事均选自中国古代典籍,经、史、子、集都有,内容包括神异传说、历史故事、人物轶事。一共12册,每册四十几个故事,每篇最多不超过二百字。释文、点评皆言简意赅。在编选时还对有些故事的文字进行了适当加工。如原版中故事出处、人名舛误,都在新版中的加黑宋体简化字重复的原文里改过(想必是为不识繁体字的青少年而设,却增加了字数)。故事分为原文、注释、译文、点评4部分,并保留了原书的插图。故事原文仍按旧版楷书繁体竖排,和插图合为一个版面,四周有双栏墨线框和黑鱼尾。古香古色,图文并茂。书为32K本,窄窄的一册单手可握,极易翻检。我只浏览了数页,便感到饶有情趣十分可读,立马喜欢上了。可是一见价格,每册三万字,定价7元,感觉有点贵。犹犹豫豫没破悭囊。可心里总放不下,后来又去过几次,见它一直站在那里。又查了查印数是16000册,不算少。总觉得该书不会热销短时告罄。决定先去别处淘淘便宜(这已是我多年来常有奇效的购书攻略)。结果,东转西转,别说便宜的,连书影都没见到。便决心再去济南时干脆买下一遂心愿。讵料,阴差阳错,此后近三年多,虽然多次路过济南,却因公干缠身一次也没下车逗留(过去但有济南转车,必买稍晚一些的返程票。寄存行李,逗留小半日,去逛一会古籍书店和文化公园旧书市),书自然没有机会买。自认好事天悭,心生遗珠之憾。

    2006年过完春节不久,有一天下班回家途中,转去逛延安路上的一家书店时,一进门就发现架上豁然摆着一摞全新的《中华故事》。一问价,店主喝出,三折。心中大喜过望。挑来挑去,发现可以凑齐两套。如此便宜,这般缘分,不由生出“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窃喜。索性把挑出的两套全买了下来,另一套送了友人。友人颇爱读书还很有钱。见书煞是高兴,竟开了瓶茅台请我喝酒。一时让我生出授人玫瑰手有余香之享。微醺间,彼此都很有了些文学的样子。

    时光荏苒。算来,自得到这套《中华故事》至今,不觉又过去了13年。期间,致远书店也早在6年前关门了。那个启功题写的红字店号,至今记忆犹新。后来去济南路过那里,惊鸿一瞥间,还会记起当年老友王惠田在致远书店里,鼓动我买下这套书的情景。谁曾想,王惠田竟于14年前罹难车祸,如今墓木已拱。身边世间亦多物是人非了。

    这套《中华故事》,一直和张巨才主编的14册一套“二十五史故事丛编”(每册各有编著者,学苑出版社1998年5月版)一起摆在近处,抬手可取。遗憾的是,十几年来我只不过偶尔闲来抽出数册随意漫读。虽有所得、所乐,却从未一口气全部读完过。想想自己竟疏懒如斯,慢待所爱,不免惭愧……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256368
  • 文章总数: 132 篇
  • 评论总数: 913 个
  • 今日访问量: 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