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博客 > 仇方晓 > 日志 > 我的日志 > 旧书摊淘出的思絮

旧书摊淘出的思絮 发表于 2019-6-18 8:40:02

  • 旧书摊淘出的思絮

    仇方晓

    周末闲逛,逛来逛去还是去了昌乐路文市。时近中午,阳光直射下的旧书区,热不可耐。心想,这倒真是晒书好时光,只是苦了书贩和蠹鱼们。匆匆浏览间,还是在临时旧书摊上淘到了一新一旧两本书。

    新书是《阅读与家风》(王红旗主编,红旗出版社201612月版),全新,原价38元,索值3元。此书为2017210日—630日间举办的全国第五届“书香三八”读书活动用书。本次活动主题是:“注重家教家风·培养家国情怀”全书共九章。第一章阐述了家风的内涵和培养树立好家风的现代价值与深远意义;第二至第八章分别介绍了崇尚阅读、家庭和美、夫妻和睦、孝亲爱老、勤俭持家、诚信友善、爱家爱国七种现代好家风;第九章讲的是如何培养树立和传承好家风。书中列举了众多古今中外从领袖到平民、从各界俊才到种地农民的齐家修身,读书传世的好家风故事,读来给人颇多启迪。该书印刷装帧俱精,其中还有七十多幅插图,想都是前届活动的获奖书法绘画作品,题材丰富,颇多佳作,更添阅读乐趣。

    得书的第二天是父亲节。据说网上(目前我还无意加微信,古云据说)有许多关于这个节日吸人耳目的说辞与歌曲。少年丧父的我每到这个节日,记忆深处总会升起一丝痛楚。又自知虽然已成“70后”,久为人父(且已做爷爷),可是生平不学,毫无作为,一事无成。从不敢言垂范后人,思来常怀惭愧之心。早就对父亲节淡漠了。又想起十多年前有一个对美国、日本、中国孩子们的“你最尊敬的人物是谁?”的问卷调查。结果美国的父母亲分列第一和第三名;日本的父母亲分列前两名;而中国的父亲排名仅为第十名,母亲更惨,竟被挤出了前十名。我不知道那个调查机构的权威性有多大,也未闻此后有没有过类似的调查,如果有,中国父母亲们的排名会不会有所靠前。我不得而知,无言以对。

    旧的一本是岛城作家周志公的《花薮掠影》(香港天马图书有限公司19999月版),所谓旧,除了后面数页有细察才能隐约可见的小片水渍,其实也在九品以上。这是一本诗集,共分歌词、古体诗、自由诗三辑。我曾在《青岛史志》总编署名和青岛市所属县(市区)志编审署名中见到过周先生的大名。他的其他作品读得不多,谈不上特别喜欢,本没有想买的意思。只是发现这是一本签赠本(还钤盖一枚作者的篆体阳文名章),因之生出些许感慨,加上摊主索价极其便宜所以买了下来。书原是送给一位编过报纸读书版的编辑(似还出过书话集)。是什么原因让这本书流落地摊。无从猜测。算来周先生该是八十多岁的人了。秀才人情纸半张,古来如此,说不清的。

  • 统计信息
  • 总访问量: 1256060
  • 文章总数: 132 篇
  • 评论总数: 913 个
  • 今日访问量: 3299